都市大天

第1章 意外的邀请

第一章 意外的邀请

心中隐隐猜测着,易清嘴角却是缓缓勾勒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

只是旋即又暗暗摇头,这世上诡异之事何其之多,又何须自己妄自操心。尤其是修士之间的恩怨,贸自插手,往往会无端惹来一些麻烦。

再次若有深意地打量了下逐渐远去的那诡异中年人一眼,随即易清目光一转,也自顾自地顺着人流向着机场外走去。若是无事,便在天黑之后乘坐金鹰回山了。

仍旧是天风大酒店原先定下的那房间之内。

房间之内采光条件十分的良好,一束束的金色阳光,扑打在明净的窗玻璃之上,然后四下偏折着落在房间内的地板之上。愈加将整个房间照耀的纤毫毕现一般。

只是此刻,房间之内,却显得十分的幽静。

静静盘坐在床榻之上,手中所结的九天上清印,悄然逸散出一种莫名的韵味,隐隐带着道的气息一般。这股道韵,更是将修炼中的易清衬托的愈加出尘不凡。

泥宫丸内的神秘图卷,兀自在悬浮伸展着,自顾自的吞吐着青蒙蒙的青光。而弥漫在整个卷面之上的那层灵气云雾,几乎是微不可查的,却的确正在一丝丝的逐渐流入易清的体内,丝丝毫毫的壮大着易清的法力。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而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即使有着这无上的道缘,易清却不敢怀有丝毫的松懈之意。那浩瀚的大海,想来当初也是一滴一滴的水珠汇聚而成的。大道之途,更加决然不可能依仗外物。自身的法力修为,需要无数时间的积累打磨。

更何况,于易清而言。修炼,恐怕就是这世上最妙之事了。

每次修炼之中,恍若混沌无知,又似乎是已然不存。冥冥之中触摸到的那丝丝的大道玄奥,总令的易清从灵魂深处泛起一种极大的愉悦之感。与这种快感相比,那什么口舌酒色的享受,根本是不值得一提。

时间悄然流逝,却又似乎在这道年轻的身影之处顿住了一般。

而原本金灿灿的阳光,不知不觉中已是带上了些许昏黄之色,无端的多出一种凄美悲怆之感。只觉得这岁月无情,而万物生灵,偏偏又浑浑噩噩,不知所存,不知所求。

“砰砰砰!”

易清仍旧是在修炼当中,蓦然房门之处,却是响起一阵敲门声。这敲门之声不重,带着一股简单的节奏之感。

终究不是在山上,因此就算是修炼易清依然留了几分心神注意周身的情况。此刻听到这声音,阖上的双眸也缓缓睁了开来。莹然如墨的眼眸深处,有着一层清冷的精芒跃动,隐隐竟是带着种大道无情的意境。

只是眼中的异象不过维持了几息的时间,便又悄然隐没。旋即一抹疑惑之色,逐渐的浮上双目。

洛辰,周山几人都已经离去,这时候,居然还有人上门寻找自己?

心中掠起一丝疑惑,身子却早已是起身,来到房门处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入目的是一个身形壮硕的老者。这老者的骨架十分的宽大,因此显得十分的魁梧。在这江南之地,居然还有人能够生的犹如北人那般高大硕壮,倒让易清心里暗暗有些称奇。

似乎保养得非常好,虽然已入了花甲之年,头上却仍旧是漆黑一片。而双目之中,更是在不经意间就泄露出一抹威仪。

不同于上次见到古南省的省委书记叶建国身上流露出的那种威仪,反而隐隐感觉有种铁血,狠绝的意味在其中。配合上那高大的身躯,无疑更加的具有威慑之力。

此人身后,则是站着三个一脸彪悍的壮汉,皆满目精芒,有种血腥之气隐隐逸散出来。神色之间却极为的恭敬,护卫在这老者身后。

草莽枭雄。看到这老者的第一眼,不知为何,易清竟是突然想起了这四个字。

将心头的那丝惊异藏在心里,易清的面上仍旧是平静至极,古井无波一般。只静静打量着这突然出现的老者,等待他的开口。无缘无故上门,终究是有事而来的。

“可是易先生?在下冒昧登门打扰,还请勿怪。”

见到易清,这老者似乎立即反应了过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显得谦逊的笑意,出声说道。声音却异常洪亮,显得中气十足。

虽是在询问,易清却听出了这老者话音中的确定之意。说来也是,以这老者流露出的气势,想必不是寻常之人。既然上门了,又怎么会不事先打探清楚。

“正是。不知......”

这老者显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自己却的确是对这突然上门的老者一无所知。

“在下钟灿华,今日冒昧惊扰,实在是不得已为之。还请易先生不要见怪才好。”

报了家门,此时再说出这话,钟灿华的语气之中诚挚之意更是分明,更隐然是有着一丝歉意在其中。

“无事。不如先进来说话如何?”

虽不知这钟灿华口中的不得已为之究竟是所为何事,但此刻站在门口说话,终究是有些不妥。因此此时易清直接笑着说道,说着虚手一引,作出邀请之状。

钟灿华倒没有丝毫的犹豫,呵呵一笑,便迈步跨入了房内。其后的三名随从见此自然也是想紧随着钟灿华进去,寸步不离地保护在其周围。只是钟灿华却忽然眉头一冷,目光冷不丁地落在身后三人身上,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明显的不悦:

“你们就不用进去了,莫非还需要防范易先生不成?”

说罢也不待这三人反应,已是快步踏入了房间之内,更顺势将房门轻轻带上。

“钟先生请坐,”略微沉吟,易清便觉得以此称呼这钟灿华为好,尺度适中,倒没有什么逾礼之处。随后便问道,“不知钟先生亲身前来找易某可是所为何事?”话语中,也是有着一丝的好奇之色。

这钟灿华明显不是普通人,却肯委身前来,并且姿态竟放的如此之底。而刚才这人进门前对身后三个保镖的呵斥,想来大半也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这就由不得易清会感到好奇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只是不知道这钟灿华无缘无故为何竟是会找到自己。而看他那样子,更似乎认定了自己能够帮上忙一般。

“当不得先生两字称呼。”闻言钟灿华却立即摆手说道。旋即面色一正,没有顺易清之意坐下,反而再次在易清面前弯身微微一躬,神色上带着丝丝恭敬之意,“钟某见过易道长。”

易道长?听到钟灿华这忽然一改的称呼,易清的双眼忍不住一眯。目光之中,已是带上了些许的冷冽。看这样子,这钟灿华显然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底细。

可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暗地里去查自己:“你查过我?”

自从来到这长远市处理那赶尸事件,易清自问除了洛辰几人没人会知道自己是一名道士,毕竟他可没有洛辰兄妹俩那么招摇,直接就穿着道袍出来行走天下。如今这钟灿华竟然会知道自己的身份,立即就让易清心里生疑。

此人,莫非是别有用心?

“易道长误会了!还请莫要动怒!”见到易清这突然冷下来的脸色,钟灿华脸上顿时也有些急色,连忙解释道。

“嗯?”闻言易清脸上稍霁,摆出一副听其解释的样子。自己这道士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身份,刚才心里不舒服的只是怀疑这钟灿华暗地里派人调查自己罢了。

无论是谁,想来要有人无缘无故去调查你的一切,总归是有些不爽的。此刻见钟灿华这般模样,易清也想听听此人说些什么。

看到易清平静下来的脸色,钟灿华心底似乎也暗暗松了口气。多年久经风浪养成的威仪,脸上很快便是恢复了过来。脸色一定,旋即忽然就出口轻轻向着易清问道:

“易道长可听说过湘省钟家?”

随着话音,钟灿华的脸上在此时也是莫名的浮现出一抹自得之色。

湘省钟家?

闻言,易清的目中顿时有着一丝丝的波动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