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章 湘省钟家

第二章 湘省钟家

湘省钟家!

闻言易清的眸中顿时掠过一道精芒。记得几日前跟周山,萧逸两人闲聊时,就听他们提及过这个湘省钟家。

湘省黑道第一世家!

这是周山当时开篇说的第一句话。据说这钟家在民国期间突然崛起,在这期间就仿佛犹如神助般,令人诧异的发展壮大起来。而经过几代发展,俨然已成了以湘省为中心,威势辐射周边邻近城市的黑道领头家族。

想不到,这钟灿华竟是湘省钟家之人!

易清此刻也不由暗暗侧目,心中更突然警觉起来。堂堂湘省黑道第一世家,无缘无故找上门来求助于自己,又焉能是小事。

“原来钟先生是湘省钟家之人,倒是久仰了。”

心中瞬间闪过一道道念头,易清的脸色却仍旧是古井无波一般。不着痕迹地恭维了一声,轻声说道。

“倒是让易道长笑话了。钟某虽然忝为钟家家主,但终究凡人一个。若遇到一些古怪之事,便束手无策了。”见到易清没有动怒的样子,钟灿华心底斟酌着说道。

点明自己的身份,又自己亲身来请,自是要让这易清知道自己对他的重视。但其中语气又把握尺度,不能让这易清觉得自己是在自夸。

好在钟灿华坐在钟家家主位置之上十数年,这点分寸却是掌握的很好。隐隐留点尾稍,为自己此来的目的做个铺垫,才接着说道,“非是钟某自夸,在这湘省之地上,若有事情发生,多少能否知道消息一二。”

说着钟灿华的嘴边不自觉的掠起一丝细微的傲然,只是旋即便逝。下一刻再望向眼前的这年纪足足比自己小上差不多三倍的年轻人,眸中隐然浮现出一种敬畏,

“易道长前段时间与国安六处的人员共同对付巫孟的事,恰巧钟某略有耳闻。得天之幸,今日易道长还没有离去,钟某才赶紧求上门来。”

正是因为知道那个不为众人所知的玄奇世界,所以钟灿华眼中才有着敬畏之色涌出。自古无知者无畏,无畏是源于无知。真正明白了解那个世界的人,在那些人面前,都不会做到淡然无事。

想起钟家祖上流传下来的那些典籍中对于那类人的描述,钟灿华的目中不着痕迹地掠过一抹狂热。旋即一抹无奈之色,又是快速代替了这种狂热。

隐隐间,似乎掺杂着一种怨恨。

“嗯?”听这钟灿华所言,此人竟是知道自己与周山等人前阵子与巫孟激战的事情。便连那巫孟的名字,都叫的出来,想来知道的不是一两点啊。

不得不让易清有种心惊的感觉,这这钟家在湘省内的能量,可见一斑。

“钟先生也知道巫孟之事?”

“巫孟此人,是苗族的巫公,在湘西一带平时很有些名气。 说出来不怕易道长笑话,白道之上或许不知道此人,在江湖上此人却是各家都必须小心对待的对象。

那一手诡异的巫术,即使没有见识过,却也不敢故意去得罪此人。因此强如我们钟家,对那巫孟都是要避而远之。”

“想不到这一次巫孟却栽在了易道长的手上,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惊掉了眼珠子。而易道长之名,在整个湘省江湖之中,怕也要时常被这些人惦记于心了。”

这句话倒的确是钟灿华的感慨之言。巫孟的强大之处,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很多。没想到这次因为妄用赶尸之术盗取尸体,竟引来了易清这等真修,最后含恨而亡。如今钟家抢先一步得到消息,只是恐怕也瞒不了多久。

有些事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一辈子都触及不到的秘密,但到了一定的层次,真正的秘密,已经很少了。他不用想都知道,这易清今后,必定是整个湘省黑道上需要注意关照的人物。要不然万一哪家不长眼的惹到了易清,就绝对不是闹着玩的了。

“既是在红尘之中,道长之称倒听的有些不惯了。”

对于钟灿华所说,易清倒不以为意。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整个湘省都知晓自己又如何。反倒是追究起了钟灿华对于自己的称呼。

“易先生勿怪。”钟灿华很是能从善如流”,旋即面色一肃,隐隐带着些许急切,“钟某此次前来,还请易先生救命!”

“救命?”闻言易清微微一怔,这湘省第一黑道世家居然要求自己救命。心里暗暗狐疑,却是不动声色地说道,“不妨说来听听。”

“钟某此生只有一子,早早便送出国读书去了。最近从国外回来,我却发现儿子的行径举止大异于常人。真要描述起来,便是诡异二字。

原本以为是刚从国外回来还未能适应,可几日都过去了仍旧是这般。钟某担心是被施了邪术,还请易先生救我儿一命。”

说起自己儿子的症状,钟灿华的脸上下意识地流露出一抹忧心。只是易清没有觉察到的是,其眼瞳深处,竟莫名地掠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邪术?”听到钟灿华所说,易清的目光暗暗一凝。脸上有着些许的沉吟之色,一下子并不言语。

“还请易先生救命!钟某愿意散尽家产,只求先生救我儿一命。”见到易清这般模样,钟灿华还以为易清并不打算帮忙,眼中一慌,立即站起身子在易清面前恳求道。

“也罢,便去看看。”

见此易清眸中微动,倒不是贪图这钟家的钱财,只想不到这钟灿华为了请自己出手竟是敢做出如此承若。当即也不再沉吟,缓缓开口吐声道。

这钟灿华身为钟家家主,委身亲自来请,又说出这等话来。若是自己不答应,恐怕要惹起这湘省黑道枭雄的怨恨了。

凡事过犹不及,想来也是无事,倒不妨去看看。

“多谢易先生。“听到易清答应,钟灿华的眼眸深处也是不经意地暗暗轻松下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欣喜之色,“不知先生何时可以动身?”

“此时便走吧,免得钟先生心急。”听出了钟灿华话语中的急切,易清蓦地露出一抹笑意,轻声说道。

两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一前一后平稳地行驶在长远市的街道上。

不过十分钟不到,轿车便驶进了一幢单独的别墅里面。别墅面积很大,更是圈了不少的土地,布置成了山山水水,颇有一种清幽的隐世桃源意境。

车子停稳,钟灿华当先便从车内走出,显得尤为恭敬地帮易清打开车门。

整个别墅内布置的警戒保镖不少,更有不少的人进进出出,显得繁忙一片的样子,倒是与这别墅内布置的山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不知是因为眼前这喧嚣的景象,还是冥冥中忽然感应到的一缕若有若无玄奇的气息,易清眉头下意识的微微一皱。

若有深意地四下打量了几眼,易清却也只将心中的这丝异样压在心底,随着钟灿华的脚步向里走去。

这别墅的正厅内此刻有着不少的人,正在随意闲聊着什么。随着钟灿华的走入,所有人的脸上都明显拘谨了起来,带起一抹很明显的敬畏之色。

“你们都是岳儿的长辈,岳儿如今的情况你们也清楚。这位是我专门请回来的易先生,岳儿的性命就系于易先生一身了,你们不可怠慢了易先生。”

也懒得坐下,钟灿华目光在正厅内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旋即沉声说道,细细介绍了下身后的易清。

闻言不知是慑于钟灿华的威严,还是真心因为易清的身份,所有人都显得尤为恭敬地向易清一一见礼。

“其他人都散了吧。灿明,你去把岳儿叫出来。”大手一挥,钟灿华直接驱散了眼前的众人,只留下一个与他面目有七八分像的老者。

“爸。”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一个年轻人便是随着钟灿明出现在了这正厅之内。

见到这年轻人,易清的目中微微一愣。旋即不经意地望了眼身旁的钟灿华一眼,眼眸深处,有着一缕缕的狐疑跟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