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3章 居心否侧

第三章 居心否侧

这年轻人,分明就是自己今日去送周山两人后,在机场遇到的那个古怪的青年。

记得先前这钟灿华可是说过,他儿子可是回来好几天了。

眼角瞥向钟灿华两兄弟,却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出来。只是,一抹阴霾,突然便在易清的心底悄然生出。

悄悄将这份狐疑压在心底,旋即一抹莫名的笑意,也是忽的在易清的嘴角缓缓绽放而开。眸子之中,却不经意间猛然掠过一抹清冷。

下一刻,易清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这钟岳的身上。上一次在机场内只是匆匆一瞥,看到一个背影。因此虽然感觉得出这钟岳的古怪,却甚为的模糊。

此刻近距离细细观察,才发现这钟岳的脸色极为的苍白,脸上面无表情,竟仿佛是得了失魂症一般。

除了之前叫了一声“爸”,这钟岳竟是再未发出一句话,显得十分机械的站在众人面前。

越是观察,易清的脸色便显得越加凝重起来。只感觉随着自己的打量,心底都是莫名的升起一种诡异的寒意。似乎,隐隐间,能够闻到阵阵似有似无的嘶鸣声。

那声音,像极了蛇类的嘶鸣!

如今易清可以肯定的是,这钟岳的确如钟灿华所说,身上被人施了邪术。

无由的,易清忽然就想起了在机场上尾随在这钟岳身后的那个诡异的中年人。最令易清难忘的,就是那中年人碧绿一片的双瞳。以及,那瞳中游动的青蛇光影......

隐隐间易清觉得自己是猜到了些什么。瞥见一旁一脸忧色的钟灿华兄弟二人,心里忽然一顿,总感觉这两人脸上的忧色不仅仅是为了这钟岳之事。唇角稳稳弯起一道弧线,易清却并不打算立即就将那中年人以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易先生,可是看出了岳儿的症状?”

似乎已经是忍耐不住,钟灿华忽然出声轻轻问道。

“的确是被人施展了邪术。只是究竟是何种邪术,一时半会却是无可得知。”闻言易清也是沉声答道。对于这邪术,心底莫名的升起一种危险的感觉。易清从不怀疑自己的感知,自己竟在这道邪术面前感受到了危险,显然是有些棘手了。

“易先生乃是隐士高人,肯定有办法的,还请易先生出手相救。我钟家定会感激不尽。”

此时出声的是钟灿明,不知为何竟是知道易清的身份。比之钟灿华,这钟灿明无端的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身上那种看不见的血腥之气,也是比之钟灿华浓郁上了数倍不止。

对于此人杀孽如此之重,易清心里着实不怎么喜欢。闻言只是略微一点头,才凝声说出了四个字:“尽力而为。”

手掌蓦然一翻,一道驱邪符已是猛然燃烧了起来。灵符燃尽,一道金光顿时从灵符上窜出,直接向着钟岳的眉心没去。

只是就在金光临身之际,变故突生,原本钟岳苍白一片的脸上,竟诡异地腾起阵阵幽靑之色,瞬间覆盖住了钟岳的整张脸。就仿佛是将钟岳保护住了一般,驱邪之力幻化成的金光,无论如何都是未能落在钟岳的身上。

“咦!”见此易清脸上更加一沉,刚才本就是试探之举,只是没想到试探出来的结果比自己预料的还要严重不少。连驱邪符都是无效,可见这邪术的厉害诡异之处。

“易先生?”

一旁的钟灿华两人自然也是看见了眼前场景。两人脸上似乎也立即有着一抹深深的震撼之色浮现而出。只是目光深处,隐约并无半点波澜,仿佛对这结果并不意外一般。

“令公子的确是被人施了邪术,而且极为的厉害。只是究竟是何种手段,却不得而知。”

略微按下心中的凝重,易清缓缓出声回答道。说罢也不再去管这两人,全部心神都放在了眼前的钟岳身上。

“恳请易先生出手,钟某必感激不尽!”

“易某还是那句话,尽力而为。”灵眼之下,却是发现不了丝毫的端倪,不由得令易清的心底更加感到凝重。

有种预感,恐怕这次莫名其妙求上门来的事会很棘手。更重要的事,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两位钟家兄弟。不知为何,易清总是感觉这两人有些诡异,不是很放心。

听闻易清愿意出手,钟灿华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均是发现了彼此眼中的那抹喜意。隐隐间,似乎有着一抹精芒划过,间或掺杂着几丝的紧张。

“只是却要等到明日才能够施法了。”缓缓吐出一句话,易清的目光顿时就凝神在了两人的面庞之上。这自然是托词,到了如今易清的修为,要真施法又何须算定时辰阴阳。只是想看看这两人是否有异状罢了。

若真居心否侧,千方百计想邀自己入彀,此时必定将有着一丝的马脚显露出来。

“明日?”闻言钟灿华两人脸上的喜色登时一顿,有些凝滞的现象。钟灿华似乎还好些,流露出的也仅仅是一丝意外,旋即归于平静。只是当瞥见一旁钟灿民的脸上神色之时,易清的心底便猛地一凝。

钟灿民的养气功夫似乎远远比不上其兄,听到易清所言,神色惊讶之中,隐约带着一抹始料不及的不知所措之感。这种神情,自然逃不过面前一直在暗暗观察两人易清的目光。

也更加让易清觉得,这次钟灿华无缘无故上门邀请,带着一种居心否侧的味道。

“这种事我们凡夫俗子不懂,自然依易先生所言。”似乎是注意到了易清探寻的目光,钟灿华的眼中忽的一缩,连忙是打着哈哈说道。言罢才带着询问之意说道,“不知易先生可愿意在这里将就一宿,明日也好方便先生做法行事?”

“也好,趁这些时间我细细准备一下,须得做到万无一失才好。”

略显沉吟,易清便是含笑答应了下来。

一时之间,三人颇有些谈笑风生的味道,在钟灿华兄弟两人的不断尊崇恭维当中,易清脸上的笑意似乎从未放下过。只是钟灿华此时眼瞳深处,已是隐然带上了一缕警戒。望着这被自己请来的年轻人,忽然觉得也许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人选。

而钟灿华兄弟两人不曾注意到的是,易清的眼眸之中,更是清冷一片,间或划起一道凌厉。便如那挂在嘴边的笑意一般,从未放下。

“灿民,你亲自去给易先生准备今晚下榻之处。”畅聊半晌,钟灿华忽然对着一旁的其弟吩咐道。旋即又是笑呵呵地向着易清说道,“易先生,不知喜欢吃些什么。今晚之宴,若是怠慢了先生,可叫我们如何过意的去?”

“呵呵,清淡些的便可。”闻言易清似乎也在细细考虑一番,片刻过后才笑着答道。

望着拖言要亲自去准备晚宴领着钟岳离开的钟灿华,易清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了起来,平静中带着股冷气。下一刻屈指一弹,一道米粒大小的金光,已是迅疾地掠到钟灿华的背后。然后悄然隐没入钟灿华的体内。

“易先生还请随我来。”钟灿华离去,一旁的钟灿民却依其吩咐去布置易清今晚入宿之处。

微微点头跟上,眼角瞥见逐渐消失在繁华的建筑背后的身影,易清的嘴角忽的弯起一道略带玩味的笑意。

倒还真想知道,这堂堂湘省钟家,对自己区区一个声名不显的真修,意欲何为啊。

旋即嘴角又是微微一抽,想起刚才自己打入钟灿华体内的那道灵符,忽然有些心痛的感觉。

千里传音符。

传音听力自然没有千里之远这么夸张,但是几百米之内,灵符锁定的范围,要想听清楚什么声音动静,却是轻而易举。

易清故意将施法救治钟岳之事拖到明天,又顺意留在钟家过夜,自是为了使用这千里传音符,看看这钟灿华到底打的是什么心思。

只是这东西还是洛真那妮子在临别前给自己的,只有两道而已。茅山派毕竟为道门大宗,这种功效玄奇的符箓之术,便如之前的牵机符一般,却是飞云观这等小地方没得传承的。

“看来也只有等以后再遇到那小妮子,问她讨要几道了。”

这般念头一闪而过,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钟灿民,易清倒隐隐有些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