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天师血裔

第四章 天师血裔

入夜,许是得到了钟灿华的吩咐,整个钟家别墅之内,寂静一片。

至于夜幕之下,在这湘省第一的黑道世家家中,有着多少的交易与对话,就不是易清这个外人可以得知的了。

早早就来到了钟灿华为自己准备好的房间之内。盘坐在床榻之上,易清此时却没有如以往那般显得不肯丝毫浪费一秒钟进入修炼的架势。

一双眼睛在这寂静的黑暗之中,若有人在侧,定会觉得这目光仿佛已是洞穿了夜幕一般,闪烁着清冷的精芒,又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良久过后,一抹浅浅的冷笑,终是在易清的嘴角,悄然绽放。

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易清分明是听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些东西。

“倒要听听,你们怀着怎样的算计?”喃喃自语了一句,话语之中显得颇为的玩味。只是这丝玩味当中,也有着一丝丝的冷意泄露出来。

“大哥,那易清可真的是真修?”

此刻,钟灿民处在大哥的房间之内,轻声出口说道。话语之中,似乎是有着一丝丝说不出的忐忑。

“巫孟此人你也听说过的,可是就连巫孟都含恨折戟在这易清手上。再者言之,看此人刚才探查岳儿时所施展出的手段,应该是那些真修无疑了。”

怔怔望着挂在墙壁上的一副巨大画卷,是一副钟馗降妖图。若是有懂得书画的人在此,定会惊疑起来。这副钟馗降妖图与流传在外的那些同类图作截然不同,决然是出自名家之手。

尤为奇异的是,其中更隐隐有股降魔镇妖的意境在卷面上流转。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

钟灿华缓缓吐出音节说道,脸上此时竟显得分外的冷肃。

“既然是真修,我们如此做是否有些不妥?毕竟真修的手段......”

虽然外人都说他阴狠毒辣,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心底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哥,一直都心存着畏惧。此刻说出这反对之语,脸上也显得有些犹疑之色。

只是想起一旦要承受真修的那种可拍报复,钟灿民心底又是一急,略显急促地将心中早已冒起的话说了出来。

“是啊。真修的手段!”听到钟灿民的劝说之语,钟灿华脸上莫名的也是一顿,目光下意识地定在了那副钟馗降妖图上,神色复杂一片。

半晌,才见他幽幽说道,“灿民,你说当初我们祖上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闻言钟灿明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料到自己大哥会突然提及这个话题。旋即反应过来,目光也顺着钟灿华的目光落在那副钟馗降妖图上。虽然是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作为钟家血脉,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大哥话中所说的意思。

想起这些年来自己所遇到的一些事,钟灿民的目光一时之间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良久才轻声说道:“祖上留下的遗命中不是说了吗,那时候天地大变,修炼所用的灵气大失,导致迈入真修的修炼之人越来越少。”

语气一顿,忆及从小到大自己所熟知的钟家典籍历史,才是接着说道,“祖上才毅然决定弃道入俗,到了父亲这一代,又恰逢天下动荡,西夷之说流入中国。父亲凭借着一些家传的真修手段,不过区区十几年就创下了湘省钟家的这份庞大家业,延续至今。”

“咦!祖上?看来这钟家的历史也不简单啊。”这边易清通过千里传音符将这兄弟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惊疑。

旋即暗暗有些明悟,怪不得明知自己真修的身份,还敢怀着其他的心思,想来应该是有所持仗了。

按下心中的好奇,易清默默端坐,继续窃听起来。

“的确,那一辈祖上是果敢之人,父亲的做法也是对的。”幽幽一叹,只是旋即钟灿华猛然就盯在了那钟馗降妖图上。更准确的说,目光大部分是落在了那图卷上所绘的钟馗的身上。

神色在突然之间,竟是突然变得有些怨恨起来,

“祖上说真修已没落,那为何这世上还有如此多的真修,如此多的真修手段!而为何我钟家,上至我们,下到任何一个血脉,依照祖上留下的修炼典籍,却始终不能够入道,不能成为真修!”

“那巫孟,凭借着一些诡异手段,却敢数次威胁盘剥我钟家。若是祖上风采神通仍在,小小巫孟,又岂敢在我钟家门前放肆!”

似乎是颇为的激动,钟灿华此时却无钟家家主的威仪沉稳,“有谁知道,我钟家是钟馗后裔,是天师血脉!”

天师钟馗?

听到钟灿华这最后冒出的话语,易清忍不住心里就有些吃惊。这钟家,竟然是那钟馗天师的血脉后裔?

钟馗其人,道门典籍中也有所记述,传闻在唐初年间得道,生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丑,却是才华横溢,满腹经纶。一手道门捉鬼之术,最令世人称道。

遍行天下,斩妖驱邪,以致有一段时间,世人只知有钟馗天师其人,而不知道门龙虎山天师道一脉。传闻还曾被唐德宗下昭封为“驱魔大神”,如今道门却是敕封其为镇宅驱魔天君。

这就是真正的天师血裔了。相传一些大神通之人,自己后代,都能够通过血脉联系,享有无尽的好处,可谓是天生不凡。

一想到这里,便连易清,心里着实也有着一些丝丝的艳羡。以天师血脉之身,若是踏入修行,其中助益,恐怕就算比之自己那天地所钟的阴阳眼徒弟,也不会差上多少。这一点,在那些妖族身上,最能够体现得出。

若是自己这一种类祖上跟脚不凡,甚至是洪荒异种。后代妖族,无论是隔了多少辈,修炼到一定境界,大多能够血脉重溯,得到当年祖上那纵横无敌的血脉神通印记。

“也许是后来这天地间又有我们不清楚的变化了。”对于自家大哥这近乎是发泄的话语,钟灿民也深有同感,只是平时未想的这般深入罢了。此时讷讷一句,权当是在劝慰自家大哥了。

旋即话语一顿,似乎显得有些迟疑与不安,“可是大哥,那易清毕竟是真修,若是被他发觉我们的用心,恐怕......”声音一停,其后的话钟灿民并未说出口。但在他想来,自家大哥定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虽然祖上为无人不知的天师钟馗,但如今的钟家,却是实实在在的普通人家。那湘省黑道第一世家的身份,在那些有些玄奇神通的真修面前,恐怕根本无济于事。

他最担心的是,若是被那易清发觉,说不好人家一怒之下,就连这份家业,都要赔进去。

“可我只有岳儿这么一个儿子!”

一字一句显得极为低沉的吐出,钟灿华的脸上,突然之间竟变得阴狠无比。一抹凶光,从双目之中暴掠而出,直直定在自己身边钟灿民的身上,仿佛是瞬间化身成了噬人凶兽一般,

“岳儿一回来,我就看出他有些不对劲。暗暗用天师镜一照,竟然有人敢给我的儿子下蛊!”

说道“下蛊”两个字,钟灿华的声音已经是奇寒无比,愤恨之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杀机。

而一旁感受到自家大哥那近乎暴虐的目光,钟灿华身子忍不住轻微一颤,眼瞳之中顿时就有着一抹深深的畏惧之色浮现而出,却是再也不敢有任何言语。

“这钟灿华竟是已经知道自己儿子中了邪术了。”这边将钟灿华的话一丝不漏的听入耳中,易清也是微微一怔,“原来是蛊,怪不得给我的感觉森冷中竟又有着一种隐隐的灵动生机。”

暗暗忖道,目中忽然也是幽然一片。这天师血脉,果然是不能够小觑。

天师镜吗?想不到还流传下了这般厉害的法器。

“而且你放心,这蛊的威力,你在祖宗留下的典籍中也见识过。”

房间之内,钟灿华似乎已经是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出一句话,目光之中,却猛然掠起一抹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