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南洋灵师

第六章 南洋灵师

“岳儿,你怎么样了?”

钟灿华的心思,从一开始就是落在了易清的身上。此刻见到自己儿子脸上那种青色正在逐渐褪去,心里猛然一喜。

听到钟灿华这突然的话语,易清虽然疼痛难忍,也是下意思地向着眼前的钟岳望去。等见到钟岳的情况之时,双目之中,忽的也是一怔。

旋即目光一沉,被青蛇光影印染的有些碧绿的眼瞳,猛然就是向着钟灿华盯去,丝毫不掩饰其中那冰冷的杀机。

配合上此时易清被那灵蛊侵入体内所造成的症状,一种森然之色,顿时弥漫而出,直直冲击向一旁的钟灿华。

刚才所见,钟岳原本冰冷铁青的脸上,不过呼吸之间,竟已经是大有所缓。一种健康的红润之色,从面庞深处泛上来。而原本僵硬木讷的面目,也渐渐变得舒展开来。明眼人一下子便能够看出来,这钟岳所中的蛊毒竟已经是被解除。

再联想到自己此刻的情景,易清只一想便是明白,这灵蛊多半是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好一招移花接木!这钟灿华从一开始抱的心思,就是让自己做他儿子的替死鬼!

“钟家主好算计。”冷冷盯着眼前的钟灿华,此刻那股从灵魂深处泛出的苦痛,都隐隐有被那份凛冽的杀机遮掩的迹象。心底也是突然涌起一股子的后悔,终究是自己太过托大了,明明探听到这钟灿华不怀好意,却仍旧陷了进去。

“想来钟家主是早知道令公子所中的是何灵蛊的了。不知道可否为我这替身代死之人解惑?”

愈加剧烈的疼痛令得易清的眉头忍不住又是紧皱了几分。一丝丝的汗滴,从发梢处的鬓角不断渗出,悄然顺着苍白的面庞划落。只是这时候易清的眸中反而更加清冷一片,嘴角微翘,显得尤为嘲讽地向着钟灿华望去。

替身代死吗?

感受着易清冷冰冰落在身上的目光,钟灿华却一脸平静。也只有在听到易清这略带自嘲的四个字之际,眼眸深处才有着丝丝的精芒波动起来。

“这种灵蛊钟某也没有见过,只是在祖上留下的典籍中有所记载,传闻为青蛇蛊。”打量着此时陷入这般境地的易清,良久钟灿华也是深深吸了口气,面上却毫无表情地回答道。

青蛇绝蛊!

闻言易清一怔,旋即却猛然反应了过来。当钟灿华说出“青蛇蛊”三字之时,他终于是想起了自己之前在一卷典籍上看过的一些资料介绍。青蛇蛊,所有的真修却更习惯于称呼这种灵蛊为青蛇绝蛊。

不为其它,就为了这个“绝”字。

传闻是上古时候南疆精通蛊毒之术的真修百毒老祖在偶然机缘之下得到了一只幼蛊。百毒老祖经过数代培育,终于是形成了青蛇蛊。一经出世,就伴随着百毒老祖创下了赫赫凶名。

青蛇蛊,一旦被下到人体内,就会直接对那人的神魂发起攻击。而逐渐侵蚀之下,到最终中蛊者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不得入轮回投胎,完全消散在天地之间。这对真修而言,决然是最残酷的下场。

最令人惊惧的是,一旦有人妄图出手助中蛊者解蛊,那青蛇蛊必定会放弃对原先中蛊者的攻击,反而激烈攻击出手之人。原本青蛇蛊还在在下蛊之人的控制之下,此时却是全然不收下蛊之人的控制。不死不休!

正由于青蛇蛊的这种特性,但凡是听说过青蛇蛊凶名的,都对这蛊敬而远之。而数百年来,若是有人被下了青蛇蛊,更无人敢去出手相助。青蛇绝蛊,便是阎王贴!没有哪个修士敢去招惹中了青蛇绝蛊之人,因为这与找死无异。

青蛇蛊,在当初之际,不知误杀了多少大神通,大修为之人。数百年前的百毒老祖,正是因为青蛇绝蛊,在整个华夏真修中留下了赫赫凶名。

易清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居然招惹到了这种恐怖的东西。难怪就连上古闻名的三阳真火都对这灵蛊无可奈何。若是有用,这青蛇蛊在当初也不会令人谈之色变,畏之如虎了。

看到易清忽然沉默不语,钟灿华心知易清必定是听说过这青蛇蛊的凶名。目中微微有些闪烁,整个人却是忽然面向易清一躬,口里沉声说道,

“易先生对小儿的救命之恩,我钟家没齿难忘。易先生有何吩咐,可以尽数道来,我钟家就算是倾尽全力,也必定为先生完成。”

看着眼前这般姿态的钟灿华,易清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种作态,还真是与先前恭敬延请自己出手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啊。

盯着钟灿华那一脸平静至极的脸色,虽然脸色愈显苍白,易清的唇角却是忽然就勾起了一道弯弯的弧度。与此同时,一道显得极为戏谑的声音,也是在钟灿华的耳边响起:

“那不知你钟家可否为我解了这蛊毒?”

易清这讥讽至极的淡淡话语,却是令的钟灿华面色当即一凝。下一刻,一抹冷冽,也是迅速从眼瞳中划过,

“易先生说笑了,青蛇蛊古今无解。据我钟家祖上留下的典籍记载,中者必死!”

面上仍旧是毫无表情,但随着话音,钟灿华的目光却是唰的盯住了易清。感受着易清那似乎是猛然间衰弱下去的状态,眼眶之内也是有着一缕的复杂之色。

只是这抹神色瞬间便被一种狠辣果决所代替。其中的杀机,登时便仿佛不再遏制般纷涌出来。

这些年执掌钟家家主之位,钟灿华却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事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绝。斩草要除根,而打蛇不死,必受其噬!

这一次为了解去青蛇蛊救下儿子的性命,算是彻底与易清这位真修结怨成仇。而以对方真修的身份手段,自己钟家绝对抵挡不住对方的疯狂报复。到时候说不定要被对方将绵延百年的钟家斩尽杀绝,连根拔起。

预想到这种场景,钟灿华目中顿时也涌出丝丝的惊惧恐怖之色。只是旋即,眼神中便是一阵的轻松。

青蛇蛊无解,中者必死!

从一开始,他所依仗的就是祖籍中对于青蛇蛊的这一句话。也正因此,他才敢设局谋杀一位真修。作为钟馗后人,真修那种移山填海的玄奇手段,又怎么会没有丝毫的了解。

若是不能保证易清中蛊之后必死无疑,他就算再如何疼爱自己儿子,也不敢轻易拿阖族性命开玩笑,去得罪一位真修。

“不愧是天师血脉,贫道记住了。”

将钟灿华那杀机毕露的一句话听在耳里,易清心底更是一沉。只是脸上反而更加显得平静清冷起来。这时候易清也不会傻到说些无谓没用的狠话,深深看了钟灿华一眼,半晌才深呼口气,淡淡说道。

说完这话,易清也不再理会眼前的钟灿华,干脆是直接闭上双眼,一心感应着侵入体内的青蛇蛊。心中瞬时之间已是推演出了种种解救之术,到最后却无奈发现这些手段在这青蛇绝蛊面前,没有丝毫的用处。

青蛇绝蛊,竟然凶悍至斯!

在呼吸不到的时间之内,所会的道术法诀符箓,之前浏览过的全部道门典籍,都纷纷在脑海中掠过。而心神深处,更已经是将推演之力发挥到了极致。

这种近乎疯狂的推演,极耗心神神魂之力。内里又有青蛇蛊的不断攻击侵蚀,因此不过几息过后,易清的脸上已隐隐有种大汗淋漓的迹象。那抹苍白,迅速的向着面下蔓延开去。

偏偏一时之间,穷尽所学,推演到最后都是误解必死之局。即使是以易清不断打磨的道心,此时也不由的带上了一缕气馁与绝望。

莫非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吗?

只感觉此时体内的青蛇蛊愈加的疯狂,组织起的法力阻拦,却丝毫不见的有效。原本被修炼的稳固如山的神魂,此时就仿佛正在遭受着极力的锯割,痛入骨髓之中,在这极短的时间之内,竟隐隐有着溃散开来的迹象。

“爸,这人该怎么办?”

此时钟岳解去蛊毒,也已经是大体恢复了过来。稍稍了解事情的进展,再望向此刻一动不动闭目站立的易清,不由的问道。

见到儿子清醒恢复,钟灿华脸上终于是彻底放松下来。此时闻言,目光瞬间便又落回了眼前易清的身上。眼眸中的宠爱柔情,猛然被一抹深深的狠辣代替,

“这人不能留。虽然祖上记载中这青蛇蛊中者必亡,但真修的手段,诡秘莫测。谁也说不好这人是不是有着什么秘密的道术,能够解开这青蛇蛊。为防万一,现在就彻底除去这祸患!”话语中,透露出一种毒辣,以及那种斩草除根的深谋远虑。

话音刚落,已经是掏出随身的手机,准备叫个心腹手下前来处理掉这人。身为钟家家主,有些事,自然不必亲自去做。

“哈哈哈,想不到当年名镇湘西数带的钟馗天师后代,居然歹毒到这种地步。今天,还真是看到了一场好戏。”

正在这时,小院之中却突然传出一阵大笑之声。笑声未落,一道黑色瘦高身影,已经是诡异地出现在院墙之上,

“要是让当年出走的那些家伙知道,恐怕要高兴的几天睡不着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