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百年恩怨

第七章 百年恩怨

“谁?”

突然出现的人影,当即令的钟灿华的心底就是一沉。双目紧盯着眼前之人,口中顿时就一声猛喝。

来人却恍若未听到钟灿华的喝声一般,自顾自地轻松跃下院墙,踱步来到几人眼前。也直到此时,钟灿华父子才看清来人的面目。脸型偏瘦,留着黑色的短小黑须,双目有些微陷,漆黑的眼瞳,却无端的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是你!”

蓦然钟岳一声高呼,声音中似乎有着浓浓的惊讶吃惊之情。

“怎么,岳儿你认识此人?”

对于眼前来人,钟灿华本能地觉的来者不善。更何况堂堂钟家,防卫何其严密,此人却能够不声不响地出现在祖祠这里。一种不妙的感觉,猛然就是从心底蹿了出来。再听到此刻钟岳的惊呼,目中也是有着丝丝的惊疑。

“当初在国外的时候遇到过几面,有点印象。”

再次细细打量了来人一眼,钟岳才是低声解释道。话音中也有着一抹疑虑,不明白此人突然出现有何目的。

来人听到钟岳的话却只是漠然一笑,目光在钟岳的身上停留片刻,旋即却落在了易清的身上。与此同时,一道极为奚落不屑的声音,也是忽然从这人的嘴里冒出:

“我林线还从未见过你这样找死的真修,居然敢插手青蛇绝蛊的事。嘿嘿,死了也是活该,只是可惜了这一身的修为。”

闻言易清终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视线第一时间就落在了此人的面上。等到看清此人面貌,眉毛忍不住更是一紧。

居然是这人!

眼前之人,分明是自己那日在机场遇到的那诡异中年男子。记得当初由于自己暗中留意了下气息异常的钟岳,还被此人无声地警告了一番。记忆最深刻的,便是此人眼瞳中那碧绿游动的青小蛇。

随即易清的眼神之中也是有着一丝的释然之色。当初就发现此人跟踪在钟岳之后行踪诡秘,再与这件事联系在一起,一切的缘由恐怕是呼之欲出了。

果然,认定了中了青蛇蛊的易清必死无疑,林线也懒得再跟易清废话,冷然嘲讽了一句过后,便是悠然转身,视线盯在了钟岳的身上。一抹冰冷的残酷之色,忽然就在偏瘦的脸上浮现而出,“这中了青蛇蛊的滋味如何?”

听到林线这突然的问话,钟岳略微一愣,旋即却是猛然反应了过来,

“是你对我下了这蛊毒!”想起中了青蛇蛊那段痛不欲生的日子,钟岳的脸上不自觉的闪现出浓浓的惊惧心悸之色。惊呼一声,双目涌现出一股骇然,下意思地就后退了数步。

“嘿嘿,若不是为了试探你们钟家是否还有真修力量。就凭你这小子,还真没有资格让我下那青蛇蛊。”

青蛇蛊有这般凶名,本身自然不会是大路货色。林线辛辛苦苦培育出来一只,先前下蛊到这钟岳的身上,也是为了试探出这钟馗天师的后代绵延到如今是否还有跨入真修的存在。

若是钟家还有真修,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后辈子弟受这青蛇蛊折磨之苦。更遑论这中蛊之人还是这一代钟家家主最为疼爱的唯一儿子。

如今看来,这钟家,是真的如先前自己听到的那般,彻底没落下去了。

一想至此,林线眼瞳深处的那丝戒备,也是顿时松懈了下来。而随即一种激动兴奋之色,快速地出现在眼眶当中。期间夹杂着丝丝的怨恨腥芒,从略带绿意的眼瞳中一闪而过。

“这位朋友,不知道为何要对小儿下如此的毒手?”听到林线毫不顾忌的说出自己对钟岳下蛊之事,钟灿华面色陡然一凝,双目之中猛然间掠起一抹深深的怒意。只是理智却告诉他,眼前之人绝对不简单,恐怕九成是如易清一般的真修。

因此虽然满腔怒气,钟灿华却极为克制自己说话的语气。

“嘿嘿,为什么?”听到钟灿华的话语,林线却是嘿嘿一笑,目光似乎漫不经心的在四周一扫而过。下一刻面色却骤然阴沉了下去,一抹冷笑,在那略薄的嘴唇之上勾起,

“你叫钟灿华吧,上一代钟家家主钟无,便是你的父亲。那你是否听那老家伙说起过当初湘省的三大家族!”

听到这林线对自己钟家这般熟悉,钟灿华心底顿时一怔。等到听及林线最后一句,脸色猛然间便是一变。年轻时候父亲偶然谈起的钟家早些年的一些事,快速地从尘封的记忆中浮现出来。

“王,林,陈,你是哪一家的后辈?对了,你自称林线,你是当初林家的后代?”

目光猛然盯住林线,片刻之后几乎是想也不想,钟灿华直接脱口而出。声音之中,已是带上了一丝骇然戒惧之色。

凭借着祖上钟馗留下的修炼秘法,当初自己父亲还是顺利迈入了真修之门。记得幼时听父亲说起那时候还是处在辛亥革命不久,天下动荡不安,其后各地又有不少的军阀势力割据混战,狼烟四起。

正是这种境况之下,钟无才毅然决定彻底摈弃天师之路,凭借着祖上传下来的的秘术,率领着钟家子弟在湘省之中扎根。那时的湘省除了军阀势力之外,江湖黑道之上便数王,林,陈三家霸占着整个湘省。

要想出头,自然便要从这三家嘴里虎口夺食,将这三家打压下去。有着真修的手段,对付起只是普通势力的江湖家族,自然不在话下。

其中钟无是如何对付这三大家族的,当初给钟灿华讲述之际不知何故直接一笔带过。因此钟灿华只知道到最后这三家之人集体退出湘省,迁居海外南洋定居。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今日这当初三大家族之一的后人,竟是悍然找上门来。

只是天意弄人,如今的角色,却是互换了一下。自己钟家没落成无一真修的普通家族。眼前之人,却拥有着真修的手段。

“我父亲当初不愿赶尽杀绝,才让你们顺利离开湘省,旅居南洋。今日你找上门来,不知道意欲何为?”目光盯着林线,钟灿华已是一脸冷峻严肃,不由地沉声问道。

“不愿赶尽杀绝吗?”闻言林线眼瞳中碧光猛地一阵缩涨吞吐,瞬间透露出一种冰冷阴森的气息,“嘿嘿,那时候我们三家家主尽亡,精英丧尽。

只剩下一些孤儿寡母,偷偷带着一些没被你们钟家刮走的钱财,连夜出海逃到南洋一带。你们钟家还真是仁义啊。”

“你们可知道那时候我们三家数十孤儿寡母,无根无萍的来到南洋一带,在其后十年之内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似是回忆起了父辈口中对那段艰辛日子的描述,林线双目幽幽,神色一阵明暗。下一刻再望向钟灿华之时,脸上的怨恨之色顿时便是加重了数分,直接冷笑着讥讽道,

“你们钟家的仁义,我们三家从父辈开始,可就天天惦记着呢。只是他们两家没有人像我这般幸运罢了,被南洋的一位灵师看重,教我蛊毒之术。更有幸入道衍生出法力,成为了真修。这不,放下所有的事,我便是立即从南洋赶回来报恩来了。”

说道“报恩”二字之时,林线再也不掩饰心中森然的杀意,望向钟家父子的目光之中,冰冷一片。

听着林线那杀机毕露的话语,钟灿华一颗心早已是沉到了谷底。恐怕这一次,钟家是真正的遇到生死难关了。

而这时候除了担心整个钟家的安危之外,隐隐之间,心底更有些埋怨起自己那逝去的父亲起来。当年要么干脆将这三家之人都驱走,要么就连那些孤儿寡母也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何至于杀了人家家主精英,却还留下那么些人。这不是故意留下祸患,给后辈子孙没事找事嘛。

“都是几家先辈的恩怨,几十年过去,我们何不化开仇怨。若是有什么要求,你们可以尽数道来,倾尽我钟家之力必然达到。”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林线必定是欲报当年祖上之仇,钟灿华却忍不住仍旧轻声小心翼翼地劝说起来。

钱财虽是珍贵,却比不上阖族之人的性命。若真的以钟家的财富,能够令得林线放下杀念,钟灿华绝对会二话不说答应林线。

只是钟灿华想的的确是有些天真了。

颇为戏谑地盯着在做无谓劝说的钟灿华,林线眼神之中的冰冷,却是从始至终未衰减多少。

而接下去森冷的一句话,也是令的钟灿华的脸色猛然一变。一抹绝望之色,顿时从钟灿华的脸上浮现出来。

PS 诸事终于快忙定了,可还有着一点尾稍,青丘明日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