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8章 天师遗宝

第八章 天师遗宝

“要求吗?嘿嘿,我只是不希望你们钟家之人再留在这世上罢了。”

阴测测的目光,从钟家父子的脸上一一划过。其中透露出的冰冷跟杀意,不由令得钟灿华打了个寒颤。

而一旁的钟岳,早已脸色惨白,双腿隐隐都是有些打颤。这时候对于眼前之人的来意,再愚笨之人也是看得明白了。

又怎么会想到,自己父亲刚刚费尽心力用一位高高在上的真修性命换来自己的生机。下一刻便又是要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而这一次的危机,针对的不再仅仅是自己。而是整个钟家!

“哈哈哈,莫非是天要亡我钟家!父亲你可看见了,你当初的一念之仁,今日我整个钟家阖族之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到了这时候,钟灿华如何不明白眼前这林家之人对于自己整个钟家的恨意杀机,必定是要将自己钟家铲除才会心甘。心知就算自己再如何巧舌如簧,也不能改变接下来的结局,忽然便是大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已是隐隐带上了疯狂之意。原本沉稳威仪不凡的脸上,尽是绝望之色。

“的确,要怪就怪当初你家那老家伙没有赶尽杀绝。哈哈,如今我倒可惜那老家伙死的太早了。若是能让他亲眼看见自己一手创立起的钟家灭门消散,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啊。”

眼看平日高高在上的钟家家主,在自己几句话之间便是威风尽失,慌张失措。这种一下子将此人打落尘埃的感觉,不由令得林线从心底泛起一种畅快舒爽,忍不住便是恣意大笑了起来。此刻望向这钟家家主,目光之中充斥着一种戏谑冷意。

这时候林线倒没有了当初那种一见到此人便出手斩杀的心思,反而想看看这钟家接下来会如何的挣扎。

猫戏老鼠的感觉,不是很好吗。

“爸,我们该怎么办?”那种刺骨的杀意落在身上,钟岳刚恢复的红润脸色早已瞬间又变的苍白无比。下意识地便向着钟灿华靠过去。

从小到大,自己这父亲就是自己的最大偶像。在他的眼中,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父亲解决不了的。

蓦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钟岳的眼神之中猛地爆发出一阵光芒,急忙对着自己父亲喊道,“对了,爸你有那么多的手下。赶快叫他们过来,叫他们来保护我们啊。”

听到儿子的话,钟灿华原本有些恐惧的眼中也仿佛是找到了希望一般,拿在手里的手机下意识的一阵攥紧。只是猛然间却反应了过来,找这些人来有什么用!在一位真修面前,难道还希望凭借着这些普通人能够抵抗得了吗。

易清之所以会中招,是因为青蛇蛊的缘故。若是没有青蛇蛊的依仗,他又怎么敢生出暗算一位真修的心思。

这般想的明白,钟灿华的脸色猛的便是一阵惨白。下意识的向着眼前的林线望去,却发现这林线的脸上一脸戏谑。那冰冷的目光之中,落在自己手里的手机之上,似乎还有着一丝丝的鼓励期待之色。

鼓励?期待?

明白那目光的含义,钟灿华心中刚升起的那点希望是彻底被掐灭。嘴唇轻颤之间,却说不出任何的话语。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似已经随着心底的绝望被抽取。手上一颤,握紧的手机顿时滑落。

啪!

那价值不菲,明显是特制的防监听手机,瞬间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而以这手机的质量,粗粗看去,竟是没有丝毫的损害。

只是这时候,却没人去关注那手机的情况如何。

见到父亲手里的手机落地,钟岳脸上一急,连忙便是惊呼起来:“爸?”脚下下意识的一动,便想上前捡起手机。

“没用的,岳儿。”见到儿子的举措,钟灿华蓦地便是一声惨笑,无力的摆手制止道,“他是像你爷爷一样的真修,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得了的。我们认命吧。”

下一刻望向钟岳的目光之中,忽的竟闪现出一抹深深的慈爱,其间却又有着一丝丝的愧疚,

“我当初不应该叫你回来的,若是你不回来,也许就能够逃过此劫了。”

对于自己这唯一的一个儿子,钟灿华从小到大都十分的宠爱,若不然也不会在发现钟岳身中青蛇蛊之后毅然去谋害一位真修了。

此刻见到儿子脸上的那种恐惧之色,内心愈加觉得愧疚起来。若是当初不令他回国,恐怕现在还在国外安安心心地玩耍吧。

“嘿嘿,你倒是想的天真。等到铲除了整个钟家,那些漏网之鱼,我们三家自然会一一前去收拾清理了。斩草不除根,岂不是自寻死路。”

听到钟灿华这话,林线嘴角顿时一掀,冷森森地哂笑起来。

“你!”

闻言钟灿华目光猛然就是定在了林线的脸上。双目之中,突然间涌现出一股熊熊的怒火,便连原先的惊惧之色,都是压下去了不少。只是一个字之后,却说不出任何话语出来。如今无论在说什么,结果还会改变吗。

这是要彻彻底底的斩草除根啊。一想到这里,愤怒之中顿时间多出了一抹悲哀。

人家这分明是要将整个钟家连根拔起。若不然还要令若干年后今日的情景再发生在他们三家身上吗。

结局已定!

一想至此,钟灿华的面庞之上是彻底憔悴了下来。也不再去理会林线那猖狂戏谑的脸色。目光似乎不再聚焦,漫无目的地张望起来。

蓦然,那目光忽然一顿。看到那道人影,神色顿时开始有些复杂起来。

目光尽头,正是重新闭目不动的易清。略显瘦削的脸上一片苍白,布满着一滴滴的汗水。那两道漆黑剑眉,此刻紧紧皱在了一起,眉梢不断微颤抖动着,仿佛是在忍受着这世间极大的苦楚。

机关算尽太聪明!无由的,钟灿华却是想到了这句话。费尽心思去谋害一位真修,到头来却天意弄人。整个钟家都要消亡,就算解去了自己儿子身上的青蛇蛊又能如何。

隐隐之间,钟灿华心底忽的生出一股浓烈的后悔。

若是自己尽力交好,没有谋害的心思,那此时此刻,自己厚颜求救,这易清应该会出手住钟家逃脱此难吧。这般想着,双目之中猛地也涌现出一丝的火热。只是旋即又快速泯灭,现在想这些却是无用了。

“易先生,这一次是我钟灿华,是我钟家,对不起你。”

听到钟灿华这突然极为感慨的一句,易清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脸色灰白的钟灿华身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

这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虽然大部分心神都是在体内那诡异恐怖的青蛇蛊之上,但之前的一幕幕,易清皆是听在耳里。对于这段百年恩怨,也着实感到有些始料不及。但自己如今是自身难保,更何况这两方在易清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此易清倒是乐得这两方不来打搅自己推演解蛊之法。虽然世上都言青蛇蛊无解,但只要有着一线生机,易清都决然不舍得去放弃。

只是这么长时间推演下来,易清却感到一股颓然。这青蛇蛊,竟然恐怖到如此境地。无论自己是何等手段,貌似都对这灵蛊无效。恐怕再过一段时间,自己,也要坚持不住了。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即使是易清,此刻要面对死亡,心底也猛然变得十分的畏惧起来。这无关修为,纯粹是人之本性。天地万物生灵,可能够超脱生死的?

在这种死亡的威胁之下,易清根本懒得理会钟灿华的话语。只冷冷看了钟灿华一眼,双目又是欲闭阖。没到最后一刻,又岂能就这般放弃,无力受死。

只是并没有人注意到,就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时间之内,易清那缓缓阖上的眼皮蓦然一顿。半阖的眼皮之下,原本黯淡下去的眼眸猛然掠起一抹璀璨的精芒。

一缕惊喜,顺着目光透露出来,却又是瞬间被下翻的眼皮遮掩住......

看到易清的这般态度,钟灿华并不觉得意外。生死之仇,又岂能是一句对不起能够原谅的。他刚才之所以这般话语,也不过是将死之际求得一丝安慰罢了。

“嘿嘿,钟馗天师的后人,手上应该有着不少好东西吧。若是你肯将这些东西交出来,我倒可以考虑放过一些钟家的血脉。”

见到钟灿华似乎是认定了这般命运一般,林线也懒得再去戏弄,突然冷声说道。

随着话音,林线的眼眸之中,也是顿时闪过一抹浓浓的贪婪之色。这次来华,可不仅仅是为了铲除钟家报仇,最主要的是掌握在钟家手里的那些天师遗宝。那些捉鬼降妖的无上法器,以及那华夏正统的修炼秘籍!

南洋一代,虽然大多是百年前从华夏迁居出去的华人子孙,但是华夏正秘典,却更加可遇不可求。自己入道,走的也只是旁门蛊毒之术罢了。比

之华夏的那些真修,大道之途总是走了弯路。如今有着这般机会,林线自然不容许自己错过。

听到林线的突然改口,钟灿华眼中猛然也爆发出一阵欣喜的光芒。等听完林线所说,脸上却是一沉。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