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镇压

第九章 镇压

钟家绵延到现在,上一代还是有着真修的存在。此时钟灿华自然清楚什么是天师遗宝。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钟灿华面色才阴沉了下去。这些东西,都是真正钟家的无上瑰宝。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只要这些东西还在,就算抛弃了现在这份家业,钟家以后也必定有着崛起的机会。

这份遗宝,正是钟家之人身为钟馗天师后代的凭证。若是今日交了出去,那钟家,还能说是天师后代吗!

只是,现在还有自己选择的机会吗?此时冷静下来,钟灿华只觉得满嘴苦涩,迎上林线那**裸的杀机,忍不住心里一颤。

旋即目光却是忍不住向着祖祠前的那块牌匾看去。也直到此时才发觉,那牌匾之下正中位置,竟是被镶嵌进去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圆镜。这圆镜显然是被拆除了镜框,只留下镜面,通体镶嵌进了牌匾之内,反射着明光。

“嘿嘿,这便是天师镜吧?”顺着钟灿华的目光,林线自然也看到了这圆镜,当即目光便是变得炽热了起来。

钟灿华一阵沉默,却也无形中默认了林线的判断。这正是祖上留下来的一件异宝之一,天师镜。能够照出邪魅,使鬼怪现行。

当初正是因为天师镜,才被他发觉了自己儿子身上的青蛇蛊。若不然在刚开始就连易清都不能轻易判定钟岳究竟被施展了何等邪术,他一个未入道的普通人又岂能得知。

“倒是暴殄天物了。”火热地打量着那块天师镜,林线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想要将这天师镜取下来。

见此情景钟灿华下意识地便想伸手拦住,这可是自己钟家祖祠的牌匾,岂容他们亵渎侮慢。只是随即却又是无力地放下手来,如今性命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还遑论什么祖宗尊严了。

冷冷瞪了钟灿华一眼,林线却是得意一笑。当年将自己等三大家族撵的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钟家,今日自己却能够拆了这钟家祖祠上的牌匾。你钟家后人再着急再不甘又能奈我何!这般想着,心里不由得愈加畅快起来。

不过几步之间,林线便是来到了这牌匾之下。正想施展手段震碎这牌匾,取出天师镜。

就在这时,那天师镜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原本黯淡无光的镜面之上,蓦然有着光芒闪过,继而焕发出一阵灿灿的金光。这金光只在镜面上停留几许,下一刻猛地便脱离镜面,向着下方的林线笼罩过来。

不待林线反应,金光已经是落在了其头顶之上。顿时之间,那金光的尽头,便有着墨绿的色彩呈现出来。隐隐之间,更仿佛能够听见一阵阵的嘶鸣之声。

这般变故,当即就令的钟灿华父子脸上一怔,旋即却是猛然一喜。

目光更加紧紧地落在被笼罩在金光中的林线身上,眼中无不透露出一种希冀之色。心底强烈的期盼起来,这祖上传下来的天师镜能够消灭了眼前之人。即使不能够抹杀,将此人驱走也是好的。

在这一刻,两人皆是看到了钟家解除灭门危机的希望!

“哼!区区鉴照邪魅的天师镜而已。主人都不在了,莫非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金光临身,起初林线也是猛然一惊。等到明白这天师镜只有探查的功能之时,当即冷冷一哼,对这金光就显得丝毫不在意起来。

心念一动,头顶处的墨绿色光芒反而猛然浓郁了起来,呼吸之间,竟已经是倒溯而来,将大半金光都侵染成碧油油的一片。

嗡嗡嗡!

这天师镜仿佛还残存着灵性一般,感应着下方邪魅的强烈反击,整个镜面都是蓦然间微微颤动起来,并且颤动的幅度,愈来愈显得强烈。

“不过是有着灵性的异宝而已,连法器都算不上,也敢这般反抗!”望着那又是强盛了几分的金光,林线不觉冷笑一声。

此时的眼眸之中,诡异的已是变成碧绿一片。不耐之色瞬间一闪而过,下一刻手掌猛然一挥。一道略显墨绿之色的庞大力道,顿时脱手而出,凌厉地向着头顶上方的牌匾击去。

砰!

一声闷响,在这股力道之下,虽然牌匾是紫檀木筑成,但终究还是凡物,登时便四分五裂起来。大小不一的一块块碎木板,纷纷落下。

其中的天师镜,顿时也是快速的向着地面之上落去。先前的金光,此时早已收敛,整个镜面,重新变得极为普通起来。

这番变故,看的一旁原本满怀希望的钟灿华父子,脸色又是蓦地一白。那颗先前被提的老高的心,瞬间又是干干脆脆地落回了谷底。这种感觉,让钟灿华不由地想起了坐过山车。用得着这么玩人吗。

一把将迅速下落的天师镜接在手里,望着此刻神色苍白的钟家父子,林线的眼中忍不住就是杀机一吐。幸好只是一块天师镜,若是什么威力强大的诛邪法宝,恐怕自己刚才就要讨不得好了,

“也罢,我就先铲除了你钟家,在慢慢找这些天师遗宝。”

“给贫道镇压了!”

正想有些动作,蓦然旁边却是传来一声沉喝。

下意识地循声望去,却见原先一直被自己忽视的那个年轻真修,不知从何时起右手便结成了一道玄奥的道印。脸庞之上,快速地泛起一丝丝的红润。

双目霍然睁开,分明可以看见,那漆黑的眸中,顿时掠起两束精芒。

林线的心里无由地浮现出一种不妙的感觉。连忙沉下心神去感应,却发现此时竟是再也无法感应到那侵入这年轻人体内的青蛇蛊。

一抹惊慌之色,瞬间便毫不掩饰的涌现在原本得意至极的神色之上。

“怎么可能,你居然解去了我的青蛇蛊!”一声含着惊恐的高呼,猛然从林线的口中冒出。

悄然散去九天上清印,易清的神色之中仍旧有着一丝大难不死的心悸。就在刚才危机之刻,藏于自己泥宫丸内的那神秘道图终于是出手了。

似乎是受到了挑衅一般,原本在泥宫丸当中慢吞吞地吞吐着玉清光华的道图,瞬间舒展开来。整个卷面之上,青光暴涨。下一刻无数的青光交错在一起,在易清诧异之中,突然就蹿出泥宫丸,浩浩荡荡地直接奔着体内的青蛇蛊而去。

青光仿佛是有着灵性一般,来到青蛇蛊面前,也不待这灵蛊反应,直接就将青蛇蛊霸道地卷了起来。青蛇蛊灵性十足,可是无论如何嘶鸣挣扎,却奈何不了神秘道图发出的青光半分。

随即青光又是浩浩荡荡地缩回泥宫丸之内,回到了那神秘道图之上。这一下的出手,极为的干净利落,雷厉风行。唯一不同的便是带回来了一只青蛇蛊。

此刻心神凝视,易清分明可以感应到道图之上,那道人右手笼在袖中的三阳真火附近,有着一只筷子粗细的青蛇光影。仿佛是被囚禁在了道人的右手范围之内,这青蛇光影游动的范围,却始终未超出道人的右手。

而且道人指尖的那团三阳真火,会时不时的忽然分出来一丝。无论那青蛇光影如何躲避,都会准确无误地落在其身上。

这三阳真火的威力,与易清施展出来的绝对是有着天壤之别。至少先前在易清手里的三阳真火奈何不了这青蛇蛊半分,但此刻只是一丝的火焰,每次都引起这青蛇蛊一阵尖锐的痛苦嘶鸣。

看到四处奔逃,却总是逃不出道人右手范围的青蛇蛊,易清只觉得是出了一口大大的恶气。先前受了那么长时间痛入骨髓的折磨,这时候也算是风水轮流转了。

“嘿嘿,现在你倒成了那孙猴子了。”也不管那青蛇蛊懂不懂自己的意思,易清忍不住一声调侃。

旋即却是不再理会这已经被道图镇压住的小东西,目光霍然一转,便是落在了一脸惨白之色的钟灿华身上。

嘴角之处,缓缓掀起一抹极为玩味的笑意。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