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0章 三尾白狐

第十章 三尾白狐

只这般轻笑着看着钟灿华,却是令得钟灿华的脸色猛然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从林线的那种反应中,这易清居然是解除了号称中者必死的青蛇绝蛊!望着眼前易清那快速恢复着的脸色,钟灿华只觉得一颗绝望的心又是开始继续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向下沉去。

他可没有忘记,正是自己诱骗易清,才会使得易清身受青蛇蛊。由几夺人,他更不会相信眼前的易清会很大度的将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如今看来,自己钟家恐怕是要迎接两位真修的猛烈报复了。

想到这里,钟灿华心中的悔恨之意更加浓重起来。一步错,步步错!原本自己钟家是可以结交到一位厉害的真修,甚至能够逃脱此劫的。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生生将整个钟家都葬送了出去。

悔不该!悔不当初!

钟灿华此刻心中的剧烈悔恨之情,却是干扰不了一旁的林线。

眼前这人居然解开了自己的青蛇蛊!一想到这一点,林线再也来不及心疼失去自己辛苦培育多年的青蛇蛊。猛然就是盯住易清,终于开始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年轻真修起来。

现在才发现,这人竟是如此的年轻。可是林线此时却再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之心,连青蛇蛊都能够解去,顿时就给了林线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千百年来,这恐怕是第一个解除了青蛇绝蛊的修士吧。

“这位小兄弟,钟灿华居心否测,居然敢暗害于你。不如我们一起出手,铲除这钟家如何。那天师遗宝,大可我们二人平分。”

对于易清先前的遭遇,林线可以说是看的一清二楚。事实上,正是因为易清第一次对青蛇蛊的试探,令得林线感应到。未免计划出现意外,他才在今日就显出踪迹出来。此刻心里一思量,林线顿时就是试探着说道。

虽然不见得就斗不过易清,但是轻易就与一位深不可测的真修斗法,却是殊为不智。

“我没有兴趣,你们玩的尽兴就行。”

听到林线的试探之语,易清也是将目光从钟灿华的身上移开。似笑非笑地望了林线一眼,才淡淡地说道。

对于眼前的钟灿华,易清自然满心杀机。只是如今有人代劳,连带整个钟家都赔了上去,易清却是乐的袖手旁观。再者言之,这种灭门杀孽,还是不要妄自沾惹为妙。

道门有言,大道五十,而天衍四十九。就连天道之下,都给人留下了一线生机。

眼前这人想的却是要灭人满门,斩尽杀绝。其中造成的业力,不知凡几。虽然百年来已不再见得天道监管,降下雷劫惩罚凶邪。但是冥冥中,恐怕早已将这一份杀孽加在了身上。

自己要的是大道机缘,可不想什么关键时候蹿出心魔业火之类来阻碍道途。

说起来易清却是打得好算盘。以易清的心性,被人如此谋害,若是不加诛杀,恐怕立马就要念头不畅,诞生心魔。这时有人代劳,自己不沾任何因果杀孽便能令这钟灿华食得恶果。如此好的谋算,易清自然不会错过。

一旁听到易清说不参与进来,林线双眼不由的一眯。旋即脸上却也露出些微的笑意,算是默认了易清的做法。

这人是真的不打算参与进来,那自然是最好。若心底是打算着什么摘桃之举......想到这里,林线那半眯的眸中猛然掠起一抹血腥的寒芒,又深深看了易清一眼,才转身向着钟灿华父子望去。

薄薄的嘴唇之上,蓦地便是掀起了一抹残酷的笑意。

对于易清的不出手之举,钟灿华也是微微有些惊讶。但是此时却再顾不得这些,感受着眼前林线那凛冽的杀意,一抹恐惧,在瞳孔之中迅速的扩大着。

也直到此时,他才是明白,这十几年来轻易掌握他人生死。临到头来,对于死亡,自己居然是这般的畏惧。逐渐的,钟灿华的双目之中,也是猛然涌现出丝丝的疯狂。脑海中不由自主地便飞速运转开来,想要寻出一丝逃脱此劫的可能。

“易先生,先前是我对不起您。只要您肯出手,我钟家有一件异宝,是钟馗祖上亲自留下来的,必定双手奉上。”

想来想去,钟灿华最后的目光不由的还是落在了退到不远处好整以暇的易清身上。几乎是想也不想,直接便高声喊了起来。如今的情景,在场的恐怕也就只有易清才有这个能力解救自己等人了。

在这一刻,他倒是全然忘记了先前自己对于易清的谋划。

“钟馗留下的东西?”

闻言易清倒的确是升起了一些兴趣。对于此时也是望过来明显带有一些警告的林线的目光,却浑然不在意。蛊毒之道,不是易清孤高,故意看不起对方。这种旁门左道之术,若真心有些防备,自己又岂会中招。

此刻钟灿华的一颗心莫名的是悬了起来,生怕易清毫不犹豫的拒绝。等到见易清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才猛然涌现出一抹的欣喜。

心知这是自己等人最后的机会,钟灿华略一犹豫,下一刻蓦地一咬牙,也不管一旁的林线是否会突然出手,直接便是转身向着祖祠之内跑去。

对于钟灿华口中钟馗留下来的东西,林线自然更是动心。见他向着祖祠之内跑去,想必便是去取出那异宝了。因此林线更不会阻拦他的动作,眼中炽热之色愈加浓重。随即却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一旁易清的身上。

对于林线而言,此刻对自己有威胁的也只有同为真修的易清了。更何况刚才钟灿华的话他也是听得清楚,难不保这易清会因为这件异宝出手阻拦自己。此时将目光落在易清身上,眼中警告之色分明。

未过片刻,就见钟灿华捧着一张图卷又跑了出来。

图卷打开着,幅长接近半米,幅宽也有一半之数。画面之上,全无他物,只绘着一只玲珑娇小的白色狐狸,慵懒地趴在一处青色山丘之上,显得可爱至极。最令人惊异的是,这狐狸的尾后,竟被画上了三条尾巴。

三条雪白细长的狐尾,毛茸茸的,恣意轻舞摇摆着,看上去煞是可爱,却又无端的透露出一种魅惑的气息。

“这就是钟馗天师留下来的异宝?”

虽然感觉这图卷上的三尾白狐绘画的栩栩如生,生动异常,就仿佛活物一般。若是拿出去贩卖,想必会有不菲的价钱。

但是对易清这等人而言,却当不得异宝二字。当即便是有些狐疑地向着钟灿华望去。这钟灿华既然知道自己两人的身份,应该不会拿这种俗世之物糊弄自己。

一旁的林线这时也是将目光从那图卷上重新移到钟灿华的身上,显然也如易清一般,没有看出什么,心有疑惑。

闻言钟灿华神色不由的一阵尴尬,连忙是灿灿地解释道:“这的确是钟馗祖上流传下来的东西。只是几代下来,我们都没有发现这图卷有什么玄奇之处。”

似乎是怕易清误会,钟灿华又是紧接着说道,“也许是我们后辈无能,无法看出这图卷上的玄机。钟馗祖上流传下来的东西,肯定不是普通之物!到了易先生手中,说不定就能看透玄机,得到天大的好处。”

听到钟灿华不似作假,这副图卷竟真是钟馗留下来的东西。两人几乎是同时又将目光重新落在了他手里的那图卷之上。双目灼灼,恨不得真如这钟灿华所说,立马看出这图卷上的玄机。

这时候,易清若说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易先生,只要您肯出手,不仅这东西双手奉上。我钟家的所有资源,任先生取用!”

见到易清似乎有些意动,钟灿华心底一喜,连忙趁热打铁说道。

闻言林线却是唰的将视线落在了易清的身上。神色忽的变得冷酷起来,薄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深深的杀机。不管能否破解这图卷上的玄机,这幅图卷,他要了,绝不容他人染指!

出手吗?

感受着落在身上的那如刀的眼光,易清唇角蓦地一勾。

(第三更!终于是码出来了,这周强推最后一天,青丘忍不住又想蹿出来嚎叫一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