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1章 五毒幡

第十一章 五毒幡

“我说过,你们玩的尽兴就行。”

极带戏谑的话语,在几人当中缓缓响起,却是令得钟灿华脸色蓦地一变,瞬间惨白起来。

易清这话中的意思,分明是说他不会出手。顿时钟灿华只觉的刚提起来的一点希望,正无情地被易清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击得粉碎。万念俱灰!这一刻钟灿华彻底是死了任何的心思,不再去做无谓的妄想。

林线自然也是听明白了易清的意思,当即眼眸中的冷意微收。原本暗自握紧的拳头,下意识地便有些松缓下来。

虽然未曾对这易清彻底放下心来,但至少眼下不用为此人分心。林线心中微松,下一刻落在钟灿华父子身上的目光,杀机顿时暴掠弥漫而出。

“嘿嘿,便让你们瞧瞧,真修的手段如何?”森冷的声音,从林线的嘴里缓缓吐出。凛冽的杀意当中,无端的多上了一抹阴鹜。

注视着眼前准备动手的林线,易清微微一笑,很是“识相”地后退了数步,只默默站在一旁观望着。

对于即将面临厄运的钟家之人,倒没有多大的同情。先不说这钟灿华陷害自己在前,其心可诛!便是这钟家之人,这些人横行在湘省黑道之上,灵眼之下,分明可见或多或少都沾惹着一些的凶煞之气。

用时下的一句话来说,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眼下,只不过是这钟家的还债之期罢了。

此时易清的注意力,倒大多颇感兴趣的放在了林线的身上。南洋灵师,大多修炼的蛊毒之道,这些年下来也衍生出了不少的手段。

这时候正好可以领略一下这种不同于华夏真修的手段。若是以前对这些旁门左道之术还有些轻视之心,此刻经历这青蛇蛊之事,易清心底却再没有丝毫的小觑。

知己知彼,想来以后与这些灵师敌对,也不会再轻易陷入险境之中。

林线的双眼,这时就仿佛是被一瓶打翻的碧绿墨水侵染了一般。从眼瞳深处,泛出一层层的墨绿幽光,泄露出丝丝冰冷阴森的气息。下一刻,右手忽的就是伸进了怀中,掏出一件巴掌大小的物件。

望着被林线拿在手里的那物件,易清蓦地目光一凝。清晰的可以看见,这是一面精巧的小旗。

那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旗面之上,正反两面,皆是诡异的墨绿一片。这层墨绿之色,竟仿佛水波一般,在那巴掌大小的旗面上面缓缓弥漫荡漾着,不时幻化出一些惟妙惟肖的动物形状。这些动物的形状交替出现,粗粗一看,却是有着五种之多。

再细细看去,这些被墨绿色勾勒出来的动物,分明是蜘蛛,蟾蜍,蜈蚣,青蛇以及蝎子,通体渗出一种异常阴森的气息。

五毒?!

将这五种动物联系起来,分明就是五毒。想到这里,易清的瞳孔也是忍不住微微一缩。

此人居然是炼制成了五毒幡!

五毒幡是当初邪道流传甚广的一件法器,虽然制作麻烦,要搜集五毒之气。但好在不比其他的法器那般需要什么天材地宝,因此炼制的真修很多。当然,因为五毒幡的邪恶气息,衷于炼制这东西的也大多是一些邪道真修。

“只是不知道此人所用来炼制旗幡的五毒搜集的是何等异种?”

微微沉吟,易清却是明白,五毒幡的威力,全然取决于其中的五毒。当年南疆百邙山上的那位,聚集了万邪天蛛,千足蜈蚣,三眼碧蟾等五种洪荒遗种炼制出的五毒幡,就是道门的几位前辈,都不敢直掠其缨。

易清这边心惊于林线居然拿出了五毒幡这样的法器,林线却没有丝毫的手软。随着法力注入五毒幡当中,旗面之上蓦然爆发出一阵浓郁的墨绿色光芒。

下一刻原本巴掌大小的旗幡,迅速凭空涨大,瞬间已是变的与人一般大小。墨绿色的巨大幡面,迎风舞动。

“五毒临世!”

蓦然一声低喝,那插立在地面之上的五毒幡幡面舞动的愈加快速起来。旋即墨绿的幡面之上,陡然射出五道庞大的墨光。五道墨光,分为五个方向,眨眼间已是消失在这院落之中。看那样子,分明是将整个钟家别墅都笼罩在了其中。

不过片刻之间,众人猛然便是感到头顶上似乎都蓦地的一暗。

钟灿华父子下意识地就抬头向着头顶之上看去,只是肉眼凡胎,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几乎是要把刚才的感受当成了错觉。只有一旁的易清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的错觉!

灵眼之下,只见钟家别墅范围内的五个方位,此刻陡然立起了五道百丈高大的墨绿色气柱。这些气柱普通人并不能看到,却真实的呈现在了易清的眼中。

一丝丝墨绿色无形的气体,悄然从这五道粗大的气柱之上逸散出来,逐渐向着整个钟府弥漫开来。看似无害的气体,等到触及别墅内的一些植物之时,却是令得易清的瞳孔再次忍不住地一缩。只见但凡被这气体沾染到的植物,瞬间都是变得漆黑如墨。

下一刻便是猛然枯萎了下来,不论是百年光影的古树,还是绿地上的小草,在一瞬间竟都是诡异的被夺取所有生机!

“好霸道的五毒幡!”

心底微微有些惊骇,易清的目光下意识地再次落在那一人大小的五毒幡之上。这时候总算是看了出来,这五毒幡中,看来不是普通的五毒之物啊。难怪这林线胆敢一人便来华夏腹地,还想这般明火执杖地要灭人满门,原来有着这般凭借。

墨绿色的气体仍旧在以一种固定的速度从那粗大的气柱中释放出来,以易清的耳力,隐约能听到不是有砰砰的倒地声传出。这时候整个钟府,都似乎是被掐住了喉舌,诡异的寂静了下来。而逐渐的,有些也是侵入了这古旧的小院之内。

当看到院外那苍翠的植被一瞬间诡异的枯萎下去,钟灿华父子瞳孔之中猛然缩成了针状。原本还不知道这林线究竟施展了什么手段,这时却一切都明白了过来。这是真的要彻底赶尽杀绝啊。

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手段,但只看那些植被的下场,钟灿华就知道现在在院落之外的钟家之人,应该无一幸免。

“哈哈哈!好一个林家余孽,好一份真修手段。我恨呐,父亲,你当日为何没有斩尽杀绝,以致今日我钟家有此灭门之祸!”

想到只是片刻之间,整个钟家就几乎死伤殆尽,钟灿华终于变得疯狂起来。仰天一阵狂笑,双目之中,却好似流血一般,显得猩红一片。明知必死,钟家已是相当于被灭门,此刻钟灿华的脸上再也没有丝毫的恐慌之色,只剩下满目的疯狂与怨恨。

忽然,钟灿华的那猩红的目光,唰的却是猛然盯在了一旁易清的脸上,

“易清,你好狠毒的心肠,坐看我钟家满门被灭,居然无动于衷!我很没有早点在你中蛊时杀了你啊!”

此刻,钟灿华无端的对眼前的易清万分怨恨起来。若不是这人不肯出手,自己钟家就不会被灭门;若是这人肯稍稍出手相助一下,结局就会有很大的改变!

心里蓦然升起这般念头,钟灿华望向易清的眼神,愈加显得怨毒起来。

听到钟灿华那近乎咒骂的疯狂之语,易清的双目中却是清幽一片。不屑的撇了撇嘴,当初是谁为了替儿子解蛊想要谋害自己性命。既然敢中下恶因,自然要尝受这份苦果。

“哈哈,易清,这钟馗祖宗传下的异宝,我今日就送给你!”

又是一阵大笑,钟灿华忽然就将手中的三尾白狐图卷卷起,奋力向着易清抛去。双目之中,怨毒之色却更加浓郁了起来。

眼见向自己飞来的图卷,易清的脸色蓦然一变。

这钟灿华将死之人,居然还要跟自己玩出这样的诡计!

下意识的偏头,果然就见立在五毒幡之下的林线,目光正冰冷的刺过来。绿油油的眼瞳之中,开始慢慢掠起一抹狠辣之色。

(第四更!青丘未曾失言,各位看官,可否打赏点,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