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2章 出手

第十二章 出手

望着那向着自己飞来的图卷,易清的心中下意识地涌上一丝的火热。

若说对这传闻中的天师钟馗之物不动心,那绝对是在骗自己。道门修行,也讲究若法财侣地。这图卷,或许便蕴藏着千百年前钟馗的神通秘法。

接?还是不接?

这个疑问只是在心中稍稍闪现了下,下一刻易清的眸中猛然便是一定。原本平静的眼眸迎上林线那投过来的狠辣目光,也是迅疾地掠起一丝丝的果断。以及,逐渐强盛的冷意。

砰!

其实从前到后只发生在一瞬之间,图卷瞬间入手,在易清的掌心之中发出一声轻响。丝毫不理会林线那已是彻底阴狠下来的眼神,握着这还不知藏有何种玄机的图卷,易清的嘴角忽的勾勒起一丝微乎其微的弧线。

只是这抹弧线瞬间便又被抹平,易清也知道此刻不是探查的时机。心念一动,手中那绘有三尾白狐的图卷顿时就消失在了手掌之中。

下一刻目光微抬,再次迎上了林线刺过来的视线。漆黑的眸子之中,似乎愈加显得清冷。

“如果我是你,一定会把那图卷交出来。”

对于易清手里图卷的突然消失,林线心底暗暗涌现出一抹惊骇,不过也心知这必定是易清施展的手段。当即面色更加的阴沉,墨绿的瞳孔之中,那绿芒猛然间跃动起来。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易清,极为森冷的声音,也是缓缓从口中吐出。

对于林线的话,易清却懒得回答。既然已经决定虎口夺食了,哪还有还回去的道理。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那图卷。不要以为解除了青蛇蛊,就自以为本事非凡。”

见到易清的这种反应,林线的脸色愈加阴沉,仿佛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虽然有些惊疑眼前这华夏真修解除青蛇蛊,以及先前那凭空令图卷消失手段。但一想到那图卷可能蕴藏钟馗的修炼神通,这抹惊疑便迅速幻化成沉沉的杀机。

墨绿色的瞳孔之中,突然诡异地跃动了一下,却未令人察觉半分。

“呵呵,你大可......”

闻言易清的眼皮微微一动,一声轻笑,便是从嘴中冒出。只是话还没说完,眸中猛然掠起一道冷芒,脸色也是瞬间沉了下来。

下一刻想也不想,一道略显清冷的玉色光芒忽的便从易清的袖中蹿起。仿佛光幕一般,瞬间将易清笼罩在了这光幕之中。

玉清色的光幕,朦胧一片,隐隐有着万千道符箓的虚影不断浮沉出现,流露出一种降妖的气息。

就在这玉清色光幕刚起之际,整个光幕猛然便如原本平静的水面之上被投进无数的小石子一般,荡起一层层细微的波纹。只是这光幕虽然看上去薄弱,却极为的坚韧,并没有丝毫不支的迹象。

与此同时,整个光幕之上的那些符箓虚影,却猛然间变得凝实起来,一一释放出璀璨的玉清色微芒。紧接着光幕之上,忽然便是响起一阵阵细微的滋滋作响之声。

光幕外面,那全然由黑气凝聚而成的五毒身影,仿佛有着灵性一般,正张牙舞爪地极力想钻过光幕,扑到易清身上。只是每当与光幕触及之时,五毒身上便猛然升起一阵的青烟,令得这些五毒纷纷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尖锐鸣叫之声。

似乎这光幕对它们有着极大的克制炼化作用,凡是触及了光幕的毒物,下一刻整个身形忽的便溃散了开来。

“倒是好手段,可惜只是一些旁门左道!”

感受着手中暗暗握住的那天师法印本体的温润,易清的目光却霍的盯向不远处的林线。一抹冷笑,在唇角猛地浮现而出。这些突然凝聚而出的五毒,想必就是之前侵入这小院中的那些墨绿色气体。

这五毒幡本就林线布置,想要控制施展出来一些暗中的手段,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是自己之前已经吃过一次亏,怎么可能还不会多做留意。

颇为不屑的扫了眼此刻纷纷聚集在天师法印释放出的光幕之外的蜈蚣,蟾蜍等五毒。这些东西仿佛灵性十足,眼见突破不了这层光幕,反而还会霸道的被炼化,这时却不再前赴后继地扑上去,而是将易清围在中间。

远远望去,易清便仿佛被束缚在一圈墨绿色光幕之中一般。这层层包裹的绿幕之中,偶尔泄露出一丝丝的玉清色光芒。

“嘿嘿,你不用高兴地太早,五毒幡的威力可还没有发挥出万分之一。”

见到易清识破自己暗中施展的手段,林线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嘿嘿一笑。干脆是心中控制着那五根巨大墨柱范围内的大部分气体,向着眼前的易清包裹而来。

“哈哈哈,易清,今日我钟家灭亡,好歹也拉上了你陪葬!”

此时一旁的钟灿华再也忍不住大声惨笑出来,眼见自己的一个举措如愿以偿地引起了两人的厮杀,脸上尽是得意猖狂之色。

想来是林线将大部分的心神都放在了易清的身上,这时侵入这小院的气体并未快速地弥散开来,因此钟家父子这时倒没有性命之虞。

扫了眼早已是瘫软在自己身后的儿子,这时候的钟灿华却顾不及心疼呵斥。一双隐隐有些涣散的目光,怨毒的在易清,林线两人的脸上狠狠划过。

这时候钟灿华的心底,忽然就有些疯狂地嘶吼起来。他忽然并不希望易清这么轻易就被这林家余孽杀死。他要这两人狠狠激斗一番,斗得你死我活,斗得两败俱伤!

这时候的钟家死寂一片,心知横行独霸湘省数十年,自己苦苦经营十几年的钟家已是在一瞬间死亡殆尽,恐怕也就余下自己两父子了。既然钟家没了,钟灿华也再没有求活的想法。这十几年来钟家得罪了多少势力,自己最为清楚。

就算是残存下来,一旦被那些仇敌知道钟家湮灭,而自己两父子存活,恐怖下一刻就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抓捕自己父子。

与其生不如死,还不如就这般死了。只是他不甘心,不甘心眼前这两个高高在上的真修安然无恙,拿着自己祖上的东西含笑离去!

“先解决了这只苍蝇再说。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后悔!”

钟灿华的突然出声,当即令得林线的眉头猛然一皱。阴狠的再次盯了易清一眼,旋即目光回转,落在一脸疯狂之意的钟灿华身上。墨绿色的眼瞳之中,立即掠去一抹浓浓的残酷跟毒辣。

想要借刀杀人!我林线这把刀,又岂是这么好供驱使的!

极为不屑地扫了钟灿华一眼,钟家家主又如何。根本是懒得废话,下一刻萦绕在易清周围的五毒之气,蓦然便分出了几丝,向着钟灿华父子二人直奔而去。

感受着那种刺骨的死亡威胁,钟灿华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虽然明知必死,之前便是绝了求生之念。可直到这死亡临近之际,他才发现这种恐惧,并不是自己说看淡便能不再畏惧的。

“易清,我钟家数十口人在下面等着你!哈哈哈!”

脸上已是有些扭曲,目光丝丝盯着一旁的易清,其中怨恨滔天,仿佛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不能洗刷。在这最后一刻,他最恨的还是易清,恨易清的不出手,恨易清的袖手旁观。

却从未反省自己先前对易清是何居心......

看着钟家父子最终如同枯木一般僵硬地倒下,易清的目中复杂之色一闪而过。只是,天作孽,犹可火。自作孽,却不可活!

目光缓缓从倒地的钟灿华身上收起,下一刻易清的目光,猛然便是落在了一旁林线的身上。

苍蝇清理完了,接下来,想必是要对付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