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3章 五岳VS五毒

第十三章 五岳VS五毒

想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场景,易清的目中冷芒更甚。

“最后再说一遍,交出那张图卷。我可以放过你!”

丝毫不在意倒地消散生机的钟灿华父子,那般模样,说不出的轻描淡写,就恍若真的只是挥手清除了两只烦人的苍蝇一般。显然林线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与自己一样同为真修的易清身上。

“就凭这些吗?”

淡淡扫了眼围在自身四周的五毒之气,易清却显得极为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种不屑的神情语气,当即令得林线神色一沉。阴冷的眼眶之中,蓦然闪过一丝的不耐。下一刻那股杀意,疯狂地便是升涨起来。

只是还不待动作,林线原本弥漫而出的杀机忽的就是一顿。眼瞳之中,似乎也在这一刻有着些许的怔色。

一方古朴的玉色小印,就在易清话落之际,突然出现在其头顶之上。那古印只有巴掌大小,白玉无瑕的本体之上,却有着玉清色的微茫不断闪现,通体散发出一种玄奥的气息。

而随着这古印的出现,那原本只是紧贴在易清身上的玉清色光华,猛然间暴涨起来。

这古印,自然便是易清祭起来的天师法印。

一圈圈的玉清色光华,不断地从天师法印之上释放而出。而原本包围在易清四周的五毒之气,一旦被这光华触及,猛然便发出一阵轻响,旋即化成一道道的青烟消散在半空之中。不过瞬息之间,易清的四周,已是清理出了好大的一块。

“就凭这些吗?”头顶着天师法印,易清丝毫不理会弥散在这整个天地间的五毒之气,仍旧是如先前一般淡淡的语气。

目光忍不住地打量了那悬浮在易清头顶之上的古印,林线的瞳孔在此刻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缩。好厉害的古印!莫非,之前那青蛇蛊便是被这方古印压制解除的?

心里暗暗有些揣测起来,只是当听见易清那似乎满含不屑的话语之时,原本的惊疑陡然便幻化成一声冷笑,

“自然不止是这些!既然你自己找死,我便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五毒幡的真正威力!”

说完也不待易清反应,林线的脸上瞬间密布阴狠之色。下一刻猛然握住身边那一人多高的五毒幡幡杆,仿佛轻若无物一般,轻易就提了起来。摇动之间,墨绿色的幡面翻腾之间,顿时就有着道道诡异阴冷的光华升腾而起。

“天蝎妖蛛,金蟾幽蜈,噬魂青蛇。五毒诛神!”

林线极为阴冷的一声沉喝,五毒幡的幡面之上,陡然就窜出五道匹练粗的墨芒。以一种几块的速度,向着矗立在整个钟府周围的那五根巨大墨柱掠去。

见到林线这诡异的举动,易清的眼中陡然一凝。虽然还不清楚这林线准备施展的手段,但是五毒幡的威力,凭那些五毒之气所呈现出来的威力,就可见一斑。因此神情之上虽仍旧显得极为不屑,心中却不由地暗暗戒备起来。

在易清极为戒备的目光之下,那五道墨芒瞬间便接近了五根墨柱,紧接着直直没入了那墨柱之内。

轰轰轰!

墨芒入内,五根巨大仿佛撑天般的墨柱,在易清略显骇然的眼神当中瞬间轰然倒塌,散成浓浓的墨绿色烟雾之状。

只是还不待这些墨柱彻底消散,在一种诡异的力量之下,这些浓郁至极的烟雾忽然又一阵升腾翻涌,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最中央汇聚而去。

便连原先弥漫在整个钟府中的那些毒气,那扩散开来的趋势也顿时一止。下一刻便仿佛乳燕回巢般,纷纷汇集过来。

呱!

蓦然一声蛙鸣,诡异的在这小院之中响起。这声蛙鸣响亮至极,听在耳朵里,却陡然让人升起一种无端的烦躁之感。

紧接着又接连有四道极为响彻的不同声音,从这些墨绿色的烟雾之中突然传出。细细听来,是蜘蛛,蜈蚣等毒物的嘶鸣,与先前蛙鸣声交织在一起,猛然透露出一种邪恶至极的气息。

片刻的时间,烟雾凝实,五道仿佛小山岳般庞大的墨绿色形影,猛地便出现在易清眼前。赫然是五毒!

五毒一出现,就仿佛事先已然得到命令一般,顿时皆是一声嘶鸣,下一刻各自迈动着庞大无比的身躯,在地面的一阵轻颤中轰轰向着易清围上去。

突然出现的五毒,当即令得易清的瞳孔猛然就缩了起来。此刻身处这五道山岳般庞大身躯的包围之中,竟恍惚间有种身为蝼蚁,不敢轻易撼其威的感觉。满目皆是窥不到全形的庞然大物,易清的整个心神在这一瞬间都有着微微的失守。

好在易清片刻过后也是猛然回过神来,虽然惊骇于眼前这林线居然能够利用五毒幡凝聚出如此真实庞大的五毒之躯,但现在明显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此刻身子周围那五道小山般的五毒,在这眨眼之间已是掠到自己跟前。那股至邪的气息扑面而来,令得易清的神魂都一阵晃荡。

易清毫不怀疑,在下一个呼吸这些毒物便能够扑到自己的身上。

强行按下心头诡异升起的烦躁之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易清猛地一抬袖口。下一刻五道只有巴掌大小闪耀着细细光华的玉碑,瞬间便从易清的袖中掠出。

这五道玉碑甫一出现,便立即迎风而涨。轰然声中,玉碑不断的扩大,眨眼间竟已是变成了数丈高大重逾千斤的巨型碑体。下紧接着并不停留,瞬时分做五个方向,化成道道流光,向着半空之中掠去。

呼吸之间,这五道玉碑便遁到离地百丈之高的距离。可是随即这些玉碑却猛然一顿,滴溜溜地旋转开来。

下一刻整个碑体猛然一阵震动,忽然竟是迅速向着下方猛然坠落而去。碑体之上显现出来的符文,在这瞬间蓦然光华大作,焕发出一阵阵的璀璨毫芒。

而这五块巨大玉碑向下坠落的位置,赫然是奔袭向易清的五毒。

呼呼呼......

仿佛流星坠落,又似乎山岳倾倒,不过眨眼之间,五块玉碑就从天而降,携带着万钧之力。恍如撕裂空间,瞬间便出现在下方五毒那山岳般巨大的身形之上。

轰轰轰......

接连五道沉沉的闷响忽然传出,掀起了一股滔天的气浪。似乎在这一刻连整个地面都猛然颤动起来,隐隐在小院范围内,地面下陷了几分。

而原本迅速移动的五毒身形陡然就是一止,小山般的身形瞬间一沉,一阵暗绿色烟雾溃散出来。而五块巨大的玉碑,就犹如太古山岳一般,狠狠的镇压在它们的背上。顿时那腥臭巨大的口中,不由的就发出一声哀鸣。

五岳镇魔碑!

沟通了太古五岳精华之力的五岳镇魔碑,从被易清祭出,兔起鹘落之间,镇压五毒。

“这是什么碑!居然能够镇压住我的五毒?”

林线原本自信满满的脸上,在五毒被镇压的瞬间,陡然凝固。一声惊呼,情不自禁地从喉间惊呼出来。双目紧紧盯着那镇压在五毒背上的五块巨大玉碑,目光之中,惊疑一片。

“林线,旁门左道之术,可困不住我。”

正在林线惊异不已之际,又是一声极为嘹亮的鹰鸣,陡然从五毒包围的中间响起,声震云霄。旋即林线的目光忍不住猛然一缩,望着那忽然冲天而起的金色巨鹰,脸上顿时涌上丝丝的骇然之色。

踩在金鹰的背上,易清目光再次投落在林线的身上,目光深处还有着一抹余悸。刚才若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祭出五岳镇魔碑,恐怕自己真的要收到那五毒的重创。

虽然此时五岳镇魔碑镇压住了五毒,但谨慎如易清,当即就祭出了金鹰。旋即身子一跃而上,便是乘坐着金鹰冲天而起。所谓君子不立危墙,这虽然是儒家的那一套,但显然道出了一丝至理。

此刻远离地面百丈距离,眼中的林线已经小如蝼蚁。便连那小山般身形的五毒,此刻看上去也小上了不少,至少整个身形是彻底的看清了。如此一来,易清倒觉得自己已然是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怎么忽然有种作弊的感觉。看着脚下的金鹰,易清脑中倒突然划过一个念头,不过旋即又被易清含笑压下。不过望向下方林线的目光,其中警戒之色已是散去不少。

“呵呵,林线,那钟馗的遗宝,我便拿走了。不送!”

那卷钟馗遗留的画卷早已入了袖里乾坤之中,如今脱离危险,易清倒没有继续争斗下去的心思。不说还想急着回去研究一下这幅图卷的玄秘,眼前之人,虽是歹毒了一些,却与他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他易清修为还没有高到可以恣意充当西方那传说中超人的地步。更何况,超人?不就是个鸟玩意吗。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回山多看几卷道经。

呵呵一笑,易清心念一动,就想着将下方的五岳镇魔碑收起来。随后,自然是打道回山了。至于这里的惨案?又不是他做下的。更何况,不是还有警察吗。

“该死!易清,你打的倒是好算盘!”听到易清那轻松的语气,林线也是瞬间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旋即满脸忽的便全成了铁青之色。一抹不甘之色,顿时在脸上浮现而出。

看着距离自己有百丈高度的易清,林线也无奈的发现,自己即使仗着五毒幡,也决然再也奈何不了易清半分。只是,林线猛然就感到一种憋屈在心中迅速扩张。

“哼!不留下点东西就想这么轻松的走了,这世上哪有这么的容易的事!”

蓦然林线狠狠一咬牙,盯着空中金鹰背上的易清,眼中划过一抹狠厉。下一刻脸上忽的一阵红涨,紧接着一口鲜艳至极的鲜血,猛地就从林现代额嘴中吐出,尽数落在身边那五毒幡的旗幡之上。

这口鲜血吐出,林线的脸色变猛地苍白了下来,隐隐更见有着一抹肉痛之色。能不心疼吗,这可是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心血啊。

但是旋即一抹狞笑,却忽的在林线苍白的脸上绽放出来,猛然一声厉喝,

“巨蟾张口吞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