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5章 九字真言

第十五章 九字真言

“这种感觉......”

就在远在千里之外的林衍身上发生变化之际,正安然踏在金鹰背上的易清忽然似乎心有所感,脸上的表情下意识的微微一顿。

以仅自己可听见的声音低语了一句,易清的目光在这一刻不由就向着齐云山的方向望去。心中的感觉却朦朦胧胧,极为微弱,理不出个头绪出来。

“巨蟾张口吞神魔!”

正在这时,下方林线的突然一声低喝,瞬间就将易清的心神拉了回来。

那巨大的五毒幡幡面之上,此刻猛然升腾起一阵浓郁的玄光,隐隐有万千毒物的身影在其中浮沉显现出来。

五毒幡在林线的手中划过道道玄秘的轨迹,下一刻那原本被五岳镇魔碑镇压在地上不得动弹的五毒整个庞大身形忽然竟是诡异地溃散开来,化成一股股的墨绿色烟雾,向着那摇动中的五毒幡幡面之上纷涌而去。

无数的烟雾没入幡面之内,此时的五毒幡却恍若无底洞一般,将这些烟雾尽数纳下。陡然幡面上闪耀出一阵光泽,紧接着一道百丈大小的墨绿色巨蟾,忽然就诡异地从幡面之上蹦了出来。

百丈大小的身躯,忽的出现在林线的身前。通体墨绿之色,背上的鼓包一个个都宛如碗口粗大。甫一出现,那张巨嘴猛地便是一张。

旋即一道数丈长的软舌,带着腥臭的粘液,顿时就从巨蟾的嘴里激射而出。眨眼之间已是缠绕在了悬浮在半空中的一道巨大玉碑之上。

旋即巨蟾那颇为丑陋的硕大头颅猛的便是一扬,弹射出去的软舌随着也是一缩,顿时之间竟包裹着那块玉碑向着嘴中缩去。

“不好!”

眼见这兔起鹘落之间,五块五岳镇魔碑中的一块就将要被林线那突然召出的巨蟾吞回嘴里,易清的脸色蓦然一变。心念一起,就想凭借着祭炼玉碑时生成的感应,催动着这块玉碑爆发出无上伟力,挣脱这巨蟾软舌的束缚。

嗡嗡嗡!

被这巨蟾软舌包裹住的那块五岳镇魔碑,在易清的心念控制之下,蓦然碑体之上就爆发出一阵浓郁的光华,其上的符文在这一瞬间都是大放光明。

而整个巨大玉碑,更是在此刻猛烈挣扎颤动起来,带着重逾千钧的滔天伟力,忽然就向着上方遁去。

呱!

猝不及防巨蟾那原本回缩的软舌瞬间被拉出老长的长度,仿佛随时就会被扯断一般。而吃痛之下,巨蟾忍不住一声痛鸣,那上扬的头颅顿时一颤。

呱呱呱!

下一刻巨蟾吼腔中蓦地发出一连窜的闷鸣之声,紧接着那仿佛柱子般粗壮的前肢猛的用力,一阵磅礴的力道瞬间传至软舌之上。

嗖!

巨蟾的猛然发力,顿时就令得即将要挣脱开软舌束缚的玉碑蓦然一止。

从玉碑之上似乎能听见一声隐隐的哀鸣,旋即这玉碑在那软舌的强行拖动之下,以一种更加快速的速度倒飞而回,瞬间竟是没入了巨蟾那漆黑巨大的口中,不见踪迹。

呱!

将玉碑吞入肚中,巨蟾那巨大柔软的肚皮顿时再次一鼓,发出一声极为得意的蛙鸣。旋即眼皮翻动间,硕大的眼珠再次一顿,将目光定在了另外一块玉碑之上。

“好诡异的巨蟾!”见到一块玉碑被这巨蟾吞入肚中,易清的脸上猛地便是阴沉了下来。

对他来说,虽然每块玉碑都能够催发出莫大的伟力,但五岳镇魔碑最大的功效还是合在一起布置出五岳镇魔大阵。也只有五岳镇魔大阵,才有着那种镇压山河的无上伟力!

可现在,自己费尽心思炼制出来的一块玉碑竟然被这巨蟾瞬间吐到了肚子之中。

如今是想走都走不成了,五岳镇魔碑残缺,易清便会减去一个极其厉害的手段。

“既然你敢吞,我便把你打得吐出来!”目中一寒,眼见此刻巨蟾又将目光定在了另外一块玉碑之上,易清一声冷笑。下一刻心神蓦然暴掠而出,瞬间落在其余完好的四块玉碑之上。

“四岳齐出!”冷笑声中,只见那悬浮在半空中的四块巨大玉碑蓦然爆发出一阵光华。浓郁的光华当中,这四块玉碑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突然浮现出来的四座极为峻秀的神峰。

四座神峰之上,都是有着各色的璀璨光芒闪烁不止,山体并不比此时下方的那巨蟾小上多少。

突然出现的四座庞大神峰,当即令得巨蟾发出一声不安的蛙鸣。硕大的眼珠快速转动起来,而小山般的身躯更是忽然就往后微微移了移。

“哼!敢吞我的镇魔碑,今天就把你打的吐出来为止!”冷然一哼,下一刻易清的目光顿时凝住,犹如实质一般,冰冷地落在巨蟾那巨大的身形之上。

与此同时,原本悬浮在半空中始终未落的四座神峰猛然就向着下方巨蟾的背上落了下去。仿佛从天而降般,要镇杀魔魅,镇压天地九州山河!

轰!

四座神峰,皆有着太古时候四岳的一丝无上伟力。就是这沟通汲取来的一丝伟力,也绝对有着普通的数座山峰之重。十数座山峰的滔天巨力,瞬间就重重落在了下方巨蟾的背上,

神峰下落,从背上传来的磅礴巨力,顿时就令得巨蟾那粗壮柱子般的四肢猛然一弯。整个小山般的身躯都是瞬间下沉了下去,直直趴到了地上。而那巨大的嘴中,知道此时才传来一声极为响亮的哀鸣。

“给我镇压了!”

见此易清并没有停下来,反而目光愈加显得冷然起来。冷冷一喝,下一刻那重重压在巨蟾背上的四座神峰再次焕发出一阵光华,似乎一下子又增加了不少重量。当即令得巨蟾的身躯又下降了不少,柔软的肚皮,隐隐已经接触到了地面。

“哼!你要镇天,那我便将这天给翻了。”见到自己的巨蟾瞬间就被易清的四块玉碑镇压下去,林线脸上却奇怪的没有丝毫的震惊之色,反而露出冷冷一声哂笑。

下一刻手中的五毒幡蓦然摇动起来,一道道匹练粗细的幽芒瞬间从幡面之中急掠而出,落在巨蟾的身上。与此同时,一声冷喝,也再次从林线的嘴中阴冷吐出,

“巨蟾翻天崩五岳!”

呱呱呱!

随着那些幽芒入体,顿时就见巨蟾原本在四岳镇压之下萎靡下去的气息猛然便暴涨了起来。

一阵似乎显得极为愤怒的蛙鸣,忽的就从巨蟾的口中响起。旋即那被镇压的弯曲下去的粗壮四肢,猛地便撑了起来。瞬间下沉的硕大身躯一阵猛烈震颤。

轰轰轰......

随着巨蟾身躯的动作,原本镇压在背上的四座神峰陡然颤动起来,发出一阵沉沉仿佛山之将倾的轰鸣之声。而神峰之上的光华,忽然竟有些变得明灭不定。

连带着原本真实隽秀的神峰,都隐隐有些虚幻起来。再看下方的巨蟾,小山般的身躯震颤之间,却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重新挺立起来。

“糟糕!”感受着玉碑之上不断溃散的伟力,易清的脸上陡然便是凝住。眼眸深处,望着下方极力挣扎的巨蟾,也忽然涌现出一抹骇然。虽然布不成五岳镇魔大阵,但四岳齐出竟然镇压不住这巨蟾!

震惊之间,眼中的那四座神峰之上光华猛然一阵闪烁,下一刻却直接崩溃了开来,消散于无形,露出原本的玉碑形状。

只是此刻的玉碑,分明也有些受创的迹象,碑体之上只是残留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全无先前的神采威势。

“看来是拿不回那块被吞掉的镇魔碑了。”震惊过后,易清的心中瞬间便也是涌现出一种无奈苦涩。既然连五岳镇魔碑都奈何不了这巨蟾,恐怕其它的手段多半也没有用处,“哼!大不了回山后再搜集一些材料重新炼制一块。”

虽然是在安慰自己,易清的脸上蓦地却是闪过一抹肉痛。这五岳镇魔碑的炼制材料又岂是这么容易搜集的,炼制就更非简单之事。

心疼之中,却是赶紧一挥袖口,心念控制着将此刻首创的四块镇魔碑收了回来。要是再被那畜生吞去几块,恐怕就要更加心痛了。

“林线,这块镇魔碑就先寄在你那里,有时间我会亲自来收回的。”虽然这场较量算是自己吃了个大亏,但场面上易清却仍念想着找回气势。顿时收住脸上的肉痛之色,朗声向着下方的林线出声说道。

这一刻,我们的易大道长倒颇有一种输阵不输人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