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6章 一字之威

第十六章 一字之威

“哈啥,易清,你也就这点本事!”

见到易清这兀自嘴硬的样子,林线蓦地一声大笑,话语中奚落不屑之情分明。却并不收回眼前召出的巨蟾,仰头望着天空脚踏金鹰的易清,下一刻话音再次一转,

“若是现在你肯将那幅图卷交出来,我还可以将那块玉碑还你,如何?”

夺下一块对自己根本没有半点用处的玉碑,又岂有先前钟灿华口里的天师遗宝更动人心。林线自然看出了这玉碑对易清的重要性,此刻却是又动起用这玉碑交换被易清夺下的那白狐图卷的心思。

林线那得意至极的大笑,本就让易大道长易心里极度不爽起来。再听及这些话语,顿时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直接懒得理会,心念一动,脚下的金鹰蓦然一声清亮鹰鸣。金色的巨翅伸展,在下方林线那阴沉的眼神当中,就欲冲天而去。

只是就在这时,易清的脸上忽的有些顿住,旋即升起一抹古怪之色。脚下的金鹰,也是在瞬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此刻踏在金鹰那宽大的背上,易清的心神却大半都进入了自己修炼出的袖里乾坤当中。

心神所视,可见袖里乾坤那几丈大小的空间之内,俱是青蒙蒙的一片。其中搁置着不少的物件,黄纸朱砂,符箓法器,便连一些平常的衣物,也是放置了不少。

其中自然属天师法印,剩下的四块玉碑等最为引人注意。本身便有着一丝丝的灵气,释放着阵阵豪芒,与空间内的青光争辉相映。

只是此刻易清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这些法器之上,所有的心神都是落在了空间中那诡异悬浮在半空的图卷上。

这图卷正是先前收入的那绘有三尾白狐的天师遗宝,只是此刻却古怪的自主悬浮了起来。

图卷,易清的脸色变得愈加古怪起来。因为此时他竟分明是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意念从这图卷上散发出来。

出去,出去......

出去?

配合上整个卷轴那幅极力想遁出的架势,易清隐隐有些反应过来。这东西是说让它从袖里乾坤中出来?

这个念头一蹿起,连易清自己都是吓了一跳。这图卷居然有着自己的意念?成精了?

这一刻易清倒是忽然肯定了这东西绝对为天师钟馗流传下来的东西,要不然怎会如此的灵异。心里暗暗有些欣喜,旋即却又浮现出一抹犹豫。

以易清一向谨慎的心思,对这突然灵异起来的图卷,又岂会没有一点的警戒之心。虽说是天师遗留下来的东西,却也难保不是什么邪恶之物。若万一真放了出来,恐怕绝对是个大麻烦。

到底要不要按着这股传出来的意念做呢?

只是稍稍的犹豫,下一刻易清的心神猛然一定。

贫道才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这东西在人家钟家手里几百年都没事,一到了贫道手里就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心神退出袖里乾坤的空间,易清猛地一咬牙,袖口旋即就是一抖,袖里乾坤内的那幅图卷顿时便出现在了眼前。

图卷一出现,整个卷轴更仿佛十分兴奋一般颤动起来,释放出一阵阵乳白色的豪芒。旋即在易清的注视之下,忽然便是自主伸展了开来,露出画卷上那三尾白狐的图像。

图卷的这般变化,瞬间令得易清心神戒备。下一刻易清的双目却是忍不住猛然一凝。

只见先前的图画卷之上,此时竟是忽然诡异的浮现出九个金色硕大的古篆字体。其中之一位居正中,其余八字摆列在四周八方。一眼看去,竟组成了道家八卦的阵图。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等辨认出这九个忽然浮现的古篆字体,易清的整个身子蓦然也是微微一震。

居然是道门流传的无上降魔真言九字真言!

传闻这九个字体蕴含九种无上大道真意,天道威严。一经祭出,便有着冥冥中的煌煌天威加持,灭妖诛魔,无往而不利。

只是还不待易清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整个九字真言忽然在画卷上又一阵变化。

这九个字体蓦然变得模糊不可辨认起来,只余下一束束的金光,以最中央的那个字体为中心,汇成一道金色的八卦阵图,恰好覆盖在画卷上那三尾白狐的身躯之上。

此刻在易清的眼中,这九个字体释放出的金色光束,分明变成了九道细小却威力巨大的锁链,将那三尾白狐全体锁在画卷之内!甚至隐隐间,能够瞥见白狐那毛绒绒的面孔上一丝丝的痛苦烦闷之色。

这个发现,令得易清脸色当即变得有些惊疑起来。瞬间望向画卷上那三尾白狐的目光,若有所思。眼眸深处,则是多了一缕的谨慎。

“易清,交出这图卷!不然我们必死不休!”

半空中的变化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此时这图卷的异样,下方的林线同样尽收之眼底。

想起天师钟馗的名头,林线心尖瞬间掠起一抹深深的火热,手中五毒幡翻滚间,眼前的巨蟾顿时配合着鼓鸣起来。

对于此时林线的叫嚣聒噪,易清却是置若罔闻,没有功夫理会。就在这瞬间,眼前悬浮着的画卷又再次变化了起来。

而等到看清图卷之上具体的变化,易清的眼孔猛然一缩。

“临!”

只见图卷之上,蓦然蹿出一个金色字体,迅速向着下方落去。隐约之间,似乎听到了一声极为清脆的娇叱之声。

金色的字体正是九字真言的第一个字,临。

一经出现,整个字体之上便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猛然竟幻化成了一座金色的小山。

小山不大,甚至比下方那巨蟾的体型还要小上数分,却通体散发出一种镇压一切,巍峨不动的磅礴意境。

金色小山瞬间下落,其中的镇压之意,比之先前的五岳镇魔碑竟是还要浓郁上数倍。而下落的目标之处,赫然是那只巨蟾!

忽然出现的金色小山,顿时就令得下方的林线脸色一变。等感受到那股比之先前磅礴数倍的威势,脸色猛然间更是变得难看起来。

几乎是想也不想,手中的五毒幡晃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也是响起一声略显急切的厉喝,

“巨蟾张口吞神魔!”

话音刚落,那原本沉寂不动的巨蟾白色肚皮鼓胀间,顿时发出一阵蛙鸣。硕大的嘴巴再次张开,其内的软舌弹射而出,就想故技重施将这小山也如先前的镇魔碑一般吞入腹中。

按两者的大小体积来说,巨蟾张口,倒的确有将这金色小山吞下的可能。

只是,尽管只是九字真言中威力最小的第一个字体,也不是区区一只五毒幡中的巨蟾可以吞下的。

砰!

金色小山猛然落了下来,巨蟾的软舌还没有触及缠绕上去,就被狠狠的一路镇压碾碎而下,势如破竹。

等到软舌尽头,金色小山顿时便落在了巨蟾那硕大丑陋的头颅之上。一声剧烈的闷响,体型庞大无比的巨蟾竟是瞬间被镇压的碎裂开来。

“好厉害!”见到这临字真言凌厉无比的威势,易清嘴巴下意识地微张开来,脸上浮现出一抹骇然。

这金色小山一镇之下,此时哪还有什么巨蟾的身影。只见一团团浓郁的墨绿色毒物,正纷纷涌进五毒幡之内。

“怎么可能?”若说易清只是微微的骇然,林线脸上骤然却是涌现出一抹极深的惊骇之色。望着被破去的巨蟾,眼中似乎兀自还有着一丝不敢置信,喃喃一声,下一刻蓦然变得狰狞起来,

“妖蛛魔丝缚仙神!”

五毒幡巨大的幡面之上,再次爆发出一阵玄绿色的光泽。一只数十丈高大的墨绿色蜘蛛,忽然出现在林线身前。

妖蛛一出现,那硕大的口器处立即喷射出一团团漆黑的丝线,凭空结成一张巨大的蛛网,向着整座金色小山笼罩而去。

而且妖蛛并不停歇,顿时只见一张张漆黑的巨大蛛网,眨眼间已将金色小山束缚在一层层坚韧的蛛网之中。

嗡嗡嗡!

金色小山颤动之间,那山岳般磅礴的镇压之力却丝毫奈何不来这极柔的蛛网。顿时之间蛛网上带有的一股股毒邪之力,透过层层蛛网,侵染到了金色小山之中,并且逐渐的蔓延而去。

砰!

未过多久,整座金色小山的光芒便是极为黯淡冷下来。紧接着竟直接化成了无数的金光,散做无形。

“哈哈哈,易清,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我有五毒幡在,你又岂能斗得过我!”

显然,林线将刚才的临字真言看成了是易清施展出来的另外一种手段。此刻见到这金色小山被自己召出的妖蛛破去,眉目间顿时更加显得得意。

此前因为巨蟾被镇压破解的惊疑也是顿时一扫而空,只觉得说不出的一种意气风发。

林线话音刚落,还没等易清说话,那悬浮在易清眼前的图卷仿佛也听到了一般,顿时猛然颤动起来。那般样子,就恍若被人轻视小看了。

下一刻,忽然整个图卷急窜而出,恰恰掠到了下方那只妖蛛的上空。

整张图卷上的金光一闪而没,旋即一个比之先前截然不同的金色古篆字体旋转着落了下去。

“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