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7章 临兵斗者

第十七章 临兵斗者

天际之上,蓦然幻化出一个数丈大小的巨大金轮。

金轮在半空中带起一道金色的半月形圆弧,飞速的切向下方的妖蛛。那疾速旋转着的金轮之上,荡漾着一股极为凌厉的诛邪意境。

妖蛛显然感觉到了来自头顶上方迅速靠近的危机,顿时一声尖锐至极的嘶鸣。硕大的口器当中,再次喷吐出一张张漆黑诡异的蛛网,向着旋转切割而来的金轮罩去。

只是在锋利的金轮之前,之前将金色小山束缚不能动弹的蛛网,瞬间便被金轮从中间切割成两半。速度丝毫不减,一张张的蛛网,在金色巨轮面前俱是同样的下场,凌厉切向下方的妖蛛。

唯一手段被凌厉的破去,妖蛛顿时发出一阵阵的尖锐嘶鸣。硕大的身躯在地面之上胡乱的移动着,显得极为的焦躁不安,却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一般,并不敢离开五毒幡太远,独自逃走。

天际的金轮眨眼及至,带起长长的一条半月形金色弧线,下一个瞬间毫无阻隔的没入妖蛛那硕大的身躯之内,又从妖蛛身躯的另一侧猛然蹿出。

“天蝎神钩破金轮!”

脸上的得意陡然凝聚住,望着同样被金轮切割成两半轰然倒地,继而再次恢复成烟雾状回到五毒幡之上的妖蛛,林线脸上猛然掠起一阵愤恨。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眼眸之中,逐渐的涌上一抹疯狂狰狞之意。

一只硕大的巨蝎,挥舞着两只毒螯瞬间出现在眼前。那粗壮的蝎尾,弯成钩状,闪烁着锋锐的寒芒。

巨大金轮见到这天蝎,在半空中蓦地发出一声颤鸣,顿时呼啸着再次狠狠切割而来。金光当中,充斥着一种神圣威严的诛邪气息。

而甫一出现的天蝎见到横切过来的金轮,尾部那狰狞的毒钩瞬间也是闪电般蹿出,闪烁着寒芒快速点向那金轮。尾稍那弯钩仿佛镰刀一般,带起一道漆黑的弧线,丝毫不相让的斩过去。

叮!

毒钩跟金轮瞬间相撞在一起,这次金轮却没有如之前诛杀妖蛛一般一招而尽全功。两者之间,猛然发出一声清脆至极,仿佛铁器相击之声。

而下一刻,在易清略显骇然的眼神当中,那巨大金轮忽然被生生撞得倒飞回去。

原本凌厉的攻势瞬间一乱。

逼退了金轮,天蝎那流露出浓浓邪恶的眼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光芒。下一刻身子猛然移动蹿上前去,迅速贴近倒飞而回的金轮。

尾部粗大的毒钩探到了头部之前,在半空中挥舞出一道道狰狞的残影。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凶狠地点向半空中的金轮。

叮叮叮!

一连窜的暴击声清脆的响起,金轮的切割之力根本突破不了天蝎那同样锋锐的毒钩。

反而是在天蝎毒钩那不断的凶猛打击中金光一阵明灭闪烁,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了下去。毫不怀疑,恐怕再过不久,这金轮便会彻底的湮灭在这毒钩之下。

果然,不过呼吸之间,仿佛泡沫破裂的一声极轻的声响突然传出,旋即半空中那早已黯淡到极处的巨大金轮终于坚持不住,瞬间如之前的金色小山一般,散作金色光点化成了虚无。

眼见得这巨大金轮在自己的轻松攻击之下消散,天蝎顿时极为高亢的嘶鸣起来。挥舞着粗大的两螯,邪恶的眼睛,却是猛然抬了起来,盯住头顶上方那依旧悬浮着的图卷之上。

似乎知道这才是罪魁祸首一般,嘶鸣之中,充斥着一股挑衅之意。

“斗!”

天蝎的挑衅,顿时令得图卷之上一阵光芒闪烁,仿佛极为的愤怒。隐隐传出的娇叱声中,一个古篆字体再次垂落下来。赫然是九字真言中的第三字,斗。

吼!

斗字真言甫一出现,在那股大道真意之下,瞬间幻化成了一只硕大的金色狮子。金狮的体型丝毫不比下方的妖蝎少,通体金色,仿佛就是神话传说中的战神坐骑一般。威风凛凛中,荡灭群魔。

一声霸气十足的狮吼,搅散漫天云层。旋即四肢在半空中猛然用力,脚下生云,仿佛踏在地面上一般,快速地向着妖蝎急冲而去。寒光闪闪的利齿,透过张大的巨口,狰狞的露在外面。

望着俯冲而下的金狮,天蝎眼睛之中全然没有半点畏惧。原本垂落的毒钩再次挺直起来,嘶鸣声中,挑衅之意愈加浓重起来。邪恶的盯着眼前快速靠近的金狮,极为人性化的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不过眨眼之间,金狮已经俯冲到了天蝎跟前,仰头一声怒吼,下一刻猛然便是一口咬向妖蝎攻击过来的毒钩。

看金狮的样子,竟是直接无视那令人胆寒的锋锐毒钩,反而要以强攻强,想将这妖蝎身上最大的攻击利器一口咬下来。

天蝎本来就用尾部的毒钩攻击,此刻见金狮一口咬下来,不仅没有避让,毒钩瞬间又快上了几分,竟主动地向着金狮那硕大的口中探去。

电光火石的交锋,等到金狮那锋锐的牙齿猛然闭合,一声凄厉至极的尖锐嘶鸣,陡然便从天蝎的口器中急促发出。下一刻天蝎那庞大的身形,迅速向着后面避让过去。

此时原本长长的毒钩,令人骇然的断了半截,最锋锐的尾钩部分不见了踪迹。

吼!

又是一声威风凛凛的狮吼,一口吐掉嘴里的半截毒钩,金狮并不给天蝎喘气的机会,瞬间再次撕咬过来。

最大的攻击利器都奈何不了金狮,如今的天蝎再无先前的挑衅心思,在金狮的利口之下四下逃窜。只是在金狮的速度之下,未过片刻这妖蝎便被金狮彻底破去。

“幽蜈扑天战金狮!”

尖锐的嘶鸣声中,再次出现一条庞大的墨绿色蜈蚣。此刻林线的面庞之上,一丝丝的苍白之色浮现而出,分明有种力尽不支的迹象。接连召唤出威力巨大的五毒出来,对于林线来说,决然不是易事。

偏偏每一种五毒出来,对方都能够迅速施展出对应的手段克制自己的五毒。林线面上虽然尽是吃力之色,眼眶之中却闪烁着浓浓的愤恨跟怒火,间或划过几抹疯狂。想也不想便施展出了五毒幡中的幽蜈。

显然林线认为自己的五毒手段接连被破都是易清施展出来的手段,只是若让他知道,此刻易清根本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不知道又要作何感想了。

“嗯,表现不错!”望着下方威风凛凛的金狮,易清早就麻木一片。极为无聊地坐在金鹰的背上,盯着不远处的那图卷,暗暗嘀咕了句。神色间却显得古怪之极,什么时候,贫道居然被踢出这场斗法了。

貌似,这是贫道跟那林线的恩怨吧?

不过易清也乐得如此,一来看林线那五毒幡的手段,自己还真没有克制的办法。更何况自己也能够更加清晰的了解一番这灵异图卷上九字真言的无上威力。

“不知道这蜈蚣那只狮子能不能咬的下来?”

瞥了眼眼前的图卷,易清不由得又是嘀咕了一句。这数次的争斗,易清忽然就莫名想起了演义三国中的斗将场景。

一方大将被斩,迅速的再跳出一个更厉害点的大将斩了对方,然后就这样循环开来了。按照这个规律,此刻这冒出来的蜈蚣应该能够秒了那只金狮吧。

这边易清没心没肺的做着猜想,下方的幽蜈早就跟金狮缠斗在了一起。

这次的战斗却有点出乎易清的预料,这幽蜈虽然全身都是锋锐的钩刃,可金狮连妖蝎的毒钩都能够硬生生咬下来,又岂会害怕这些威力小上许多的钩刃。

不过片刻的缠斗,在金狮的吼声当中,幽蜈早已是遍体鳞伤,整个身躯都隐隐有些雾化消散的迹象。随着金狮的再次奋力撕咬,幽蜈一声哀鸣,瞬间散作烟雾。

“咦!这家伙,居然灭了这只蜈蚣。”眼见金狮取得了胜利,易清坐在金鹰背上忍不住轻咦了一声,大有对这只金狮刮目相看的意思。

“青蛇翻天揽山河!”

“者!”

幽蜈被破,林线脸上陡然更加苍白,眼中的愤恨之色却愈加浓郁。再次一口精血喷吐在五毒幡的幡面之上,强行召出了最后的青蛇。

而此时似乎那图卷也学乖了,心知这金狮多半敌不过青蛇,瞬间再次祭出了第四个九字真言,者。

吟!

顿时之间,随着身躯百丈的青蛇的出现,天际之上忽然也是幻化出了一只数十丈大小的金鹰。

金鹰一出现,金翅一展,便迅疾地向着地面之上的青蛇俯冲而去。那锋利的巨大鹰爪,弯成钩状,闪烁着冰冷的寒芒,直直定向青蛇的七寸之处。

与此同时,地面之上的金狮并未散去,虽然全身的金光虽是一阵黯淡,仍旧凶猛的向着青蛇撕咬过去。

金狮,金鹰的攻击瞬间降落在青蛇的身上。尽管青蛇一击之下便将金狮生生撞散,但对于来自天际的金鹰,却显得无可奈何。禽鸟本就是蛇类的天敌,在此情况之下,青蛇的七寸之处,猛然便被金鹰的利爪穿透......

“呵呵,林线,我可是说过的,那块镇魔碑来日要亲自来取,没想到今日就可以取回了。”

青蛇被破,林线顿时一口逆血喷出,再也支持不住本就摇摇欲坠的身子,软软倒在了地上。

原本丈高的五毒幡似乎也随着五毒的尽数被破遭受了巨大重创一般,瞬间恢复成了原来的巴掌大小,跌落在林线的身边。

见此情景,我们的易大道长一把从金鹰背上坐了起来,显得极为的意气风发。眼见悬浮在半空中的图卷光芒收敛,迅速地向着地面上掉落下去,连忙驱使着金鹰赶至接在手里。

握住这图卷,易大道长此时心思却不在这图卷上面,望着地面上全无战力的林线,只觉得得意非凡,大有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只是易清没有注意到,此刻那拿在手里的图卷卷面之上的三尾白狐,全然没有第一次看到的那种闲静。

整个雪白的身子趴在青色的山丘之上,显得一副累极的样子。身后原本恣意摇晃着的三条毛茸茸的狐尾也早已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尖细的嘴角上,露出一条小小的粉红舌头,一副疲惫的样子。而那滴溜溜的眼珠子,却仿佛已经透过了画卷。

看到易大道长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布满了一种浓浓的不屑。似乎是在倾诉这家伙抢了自己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