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8章 天劫

第十八章 天劫

下方的都市,在白昼之中充斥着一种繁华。

而此时几千丈的高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金鹰双翅一振之间,便是几百米的距离,迅速地从城市的上空掠过。

原本以易清的打算,并不准备大白天的就骑乘金鹰回山。只是刚解决了林线这个南洋灵师的麻烦,心头忽然就有所感应,似乎山上有着重要的事情发生一般。因此也顾不得被世俗之人发现的可能,迅速向着齐云山观内赶去。

此刻盘坐在金鹰背上,易清随手把玩着从林线手里夺来的天师镜,脸上着实是有些欣喜。这次侥幸打败怀有五毒幡的林线,以易清的心性,自然不会再容许这么个生死大敌存活。

趁你病,要你命,易清就在刚才是彻底做到了这点。

连带着林线先前从钟家夺得的天师镜,也一并拿了过来。这东西虽说用处不大,但拿回去摆放在飞云观中,却正是防范邪魅的无上法器。

又把玩了会才将这天师镜放入袖里乾坤之中,旋即脸色忽然一阵肃然。眼睛紧紧盯着手里拿起的图卷,隐隐浮现出一抹凝重。

这蕴含着道门无上秘法九字真言的图卷,若说是异宝,决然没有说错的地方。要知道如今恐怕就连龙虎山这样的道家祖庭之地,也没有关于这道门九字真言的秘术。

此刻突然出现在这图卷之中,又如何不让前阵子颇感到有点黔驴技穷意味的易清欣喜若狂。

只是在这层欣喜之下,易清却也显得犹疑起来。将先前的情况在脑海中串联起来,隐隐有了些猜测。恐怕这图卷上出现的九字真言秘术,正是当初钟馗为了封印困住这图卷中的阴邪之物所留。

“小狐狸,你说我该不该炼化了这九字真言,顺便将你放出来呢?”

目光微微下移,盯在画卷中的那只三尾白狐身上,易清似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就是在对着这白狐征询一般。

猜测到了这一步,那当初钟馗要封印的妖物也就呼之欲出了。打量着画卷上这只略显懒散,又有点可爱的小白狐,一抹细微的弧度,也是缓缓的攀爬上嘴角,显得有些玩味。

易清的话音一落,画卷上的三尾白狐忽然就对着易清轻轻眨了眨眼。那粉红的小舌头再次伸了出来,显得异常的俏皮可爱。

“也罢,天予不取,必遭其咎。这九字真言秘术,既然落在了贫道眼前,又岂能错过。至于你这小狐狸,放便放了,大不了学会这九字真言之后再把你封印进去就是了。”

说到这最后一句,易清双目颇显的恶狠狠地盯住小狐狸,一副浓浓警告的样子。

似乎听懂了易清的话,画卷上小狐狸那尖细的狐狸脸上忽然就露出一抹极为人性化的委屈表情,仿若在抗议这混蛋的居心不良一般。不过旋即那明亮的眼珠就是一阵眨动,流露出一股狡黠的灵光。

一直便盯在这三尾白狐身上,小狐狸的变化自然被易清看在眼里。

而既然知道了这小狐狸可能是当初被钟馗封印在画卷中的妖狐,易清对小狐狸的反应倒并不感到多少惊讶。脸上在此时也忽的泛起一抹笑意,这只小狐狸,还真是有趣。

再次戏弄调耍了会小狐狸,易清的目光才转到覆盖在小狐狸身上的那九字真言组成的八卦阵图之上,脸色顿时一肃。

这九字真言,既是封印妖狐的强横手段,也是无上的秘术妙法。若能够炼化,便相当于是洞悉了这九字真言的玄妙,自然在今后凭借着修炼能够将其领悟掌握。

当然,一旦炼化,便也预示着这当初钟馗天师所下的封印被易清解开了。自然,画卷中的妖狐也能够摆脱封印出来。

闭目盘坐,全身的法力鼓荡间已是小心翼翼地向着画卷上的这九字真言接触过去。虽然大体有了炼化得到这九字真言的盘算,但其中细节,却仍需要易清自己去小心把握。

此刻易清的的心神收敛,面上亦是一脸的凝重之色。

虽是闭着双眼,易清却分明感觉到了随着自己法力的进入,画卷上的这九个字体猛然间一片闪烁,变得璀璨耀眼起来。

当即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将自身的法力一丝丝的包裹到临之一字上面,打算先行炼化这九字真言中的第一个字体。

九字真言何等威力,易清能够炼化也是偷了个巧,又岂敢做蛇吞象之事。

金鹰凭借着易清之前留下的一丝神念兀自向着齐云山展翅飞去。鹰背之上,易清却仿佛亘古的磐石一般,整个身躯一直未曾动过一下。

只是隐约可见,脸上的喜色愈加浓重起来,夹杂着一丝丝的明悟了然之情。

而此时画卷上九字真言组成的那八卦阵图,分明可以见到其中的一条金色锁链金光黯淡了下来。画中的小狐狸,那柔软可爱的白色狐尾轻轻在尾后摇摆着,眼珠内浮现出一丝丝的欣喜之意。

齐云山,飞云观。

在先前布置四相锁灵阵异象纷呈从而震惊华夏之后,齐云山注定要再一次震动整个天下。

龙吟,虎啸,凤鸣,龟吼,再加上天上已是覆盖住整个飞云观的浓密乌云,其中雷声阵阵,无数电弧闪现。这等异象顿时就呈现在整个世界之人的眼中。

头顶之上仍旧是艳阳高照,一点变化都没有。偏偏齐云山地界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还有一声声震撼人心的神秘吼声。

发现这种神奇的景象之时,尘世间所有看到的人都是沸腾了起来,一片哗然之声。

当有心人翻出之前就引起天下关注,又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齐云山异象之时,所有的人再次陷入了震惊燥热之中。一股本已经沉寂的寻仙热潮,瞬间又在所有人的心底形成。

这只是普通人的所见所想,一些名川大山,国家秘密机构当中,当一些人看到这突然出现在齐云山上的异象之时,一声满含震惊的惊呼,几乎瞬间同时从这些明显不是普通人的嘴里冒出:“劫云!”

“天劫!”

“这齐云山,究竟住着哪位得道前辈,接连弄出这般大的阵仗!”

一时之间,又是天下瞩目,天下震惊。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转到了这小小的齐云山之上。

只是此时的飞云观后山小峰之上,却是寂静一片。唯有不时从九地之下响起的阵阵嘶吼,与头顶之上的雷鸣之声相互纠缠,互不相让。

在天劫传下的阵阵骇然压力之下,林衍早已退出了修炼状态。此时仰头望着头顶之上不断压下的浓云电弧,脸上凄然一片,只觉得嘴里一阵发苦。

至于吗,一次入道衍生出法力,居然引来了传说中的天劫!

修道大半年时间,平时又受易清影响,闲暇之际多是在翻看道经典籍,自然是一眼便明白了这忽然出现在自己头顶之上的为何物。

这可是所有真修都畏之如虎的天劫啊!自己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飞云观六代弟子,何德何能啊,居然能够引来老天爷的注意。

脸上凄然苦涩一片,可是老天爷丝毫不理会林衍心中的哀嚎,那翻涌的劫云不断降落下来,电弧乱窜。其中轰轰的雷声,愈加响彻天际。震撼人心,逸散出一股磅礴的毁灭气息。

“贼老天,你就这么看得起我啊。”在这股毁灭天威之下,林衍只觉得全身刚入道衍生出的法力都被压制的不能够动弹半分。

双目颇显的悲愤地盯着头顶之上轰轰作响的劫云,下一刻蓦然狠狠一咬牙,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小道爷今天拼了!看你能不能够劈死我。”

双目之中仍旧有着丝丝无法掩饰的惶恐,但瞬间就被那下翻的眼皮遮住。双手顿时再次结成道印,静静进入修炼状态。呼吸的时间,脸上的骇然之色便丝丝的退去,一抹淡然恬静之色,悄然浮现起来。

而随着林衍进入修炼状态,陡然之间,从林衍的身上蹿出一道巨大的光华。光华呈现玉清之色,瞬间化为一个庞大的圆形光影。光影被一道扭曲的弧线分成了均衡的两半,有着分明的两个小型圆孔。

从远处看去,这光影分明化成了两条紧密相连的阴阳鱼。那两个圆孔,便是阴阳鱼的鱼眼所在。

整个阴阳鱼似乎在游动一般,带动着这幅太极图光影旋转开来。一种磅礴的道韵弥散开来,瞬时之间冲散了不少天劫带来的压力。

就在这片刻的时间,天际之上的劫云似乎也已经酝酿完成。陡然一道粗大的银色闪电,从劫云中落下,直直向着下方林衍的头顶之上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