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威严气息

第五章 威严气息

百里齐云山地界,似乎残余的威压还未彻底散去。

虽是蓊蓊郁郁,灵气浓郁,其中动物一时半会却并不敢再冒出行迹出来,因此仍旧显得有些寂静。

最为神秀的一处山峰之上,古朴苍凉的飞云观若隐若现,透露出一种玄奥的气息。其内香火缭绕,有着不少的游客上山来到观内敬香求神。一旁更有着两三身穿道袍的年轻道人,颇有古风道韵。

只是此时所有的人,无论游客还是那几个年轻道人,皆仰头望着天际。面庞之上的表情,惊人的相似。都一脸的震撼惊骇之色,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超出常理的景象一般。

如此良久过后,才算有人反应过来,将一直仰着的头放下。接着却丝毫不顾从脖颈处传来的酸痛感,一阵嗡嗡私语之声,陡然从人群中爆发出来。

“天气上不是说今日晴朗吗,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大片乌云,居然还劈下来了闪电?”

“你们刚才看见了吗?好大的青龙啊,还有白虎......当时看到的时候,那股子威压,差点没忍住要跪了下去。”

“嘿嘿,果然来对了,不愧是传闻有仙人仙缘的地方。刚才肯定是仙人在做法,召唤出来了雷霆......”

一片极为热闹的讨论声浪,夹杂着无数激动火热的情绪,猛地便扩撒开来。就连知晓了一些玄秘之事的刘晨江盛两人,此刻也有些目瞪口呆,半晌才反应过来。

“师兄,刚才那就是之前你说的师傅施展法术时招呼出的四相神兽吧。”咽下一大口口水,带着不确定的语气,一旁的江盛忽然讷讷问了一句。

脸上仍旧残留着浓浓的震惊之色,刚才那风起云涌,地动山摇的景象,令得从未见多这等仙家异象的江盛震撼之极,一时间竟不觉有些怔住。

“嗯。”刘晨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见识,但反而因为如此,内心愈加火热激荡起来。一时间只觉得一股热气直冲上脑门,内心只余下一个念头。修道!

从来未有这一刻,自己原本那一颗懵懵懂懂的修道之心这般坚定。

“不好!我记起来了,那好像是典籍中记载的天劫!大师兄在后山......”

陡然刘晨却一声惊叫,双目霍然望向后山的位置,瞬间涌现出一抹忧色。几乎想也未想,拔腿就欲向着后山那小峰处跑去,看看大师兄林衍是否有事。身边的江盛闻言,也立即想起了其中的关键,连忙迈步跟上。

“天劫渡我,阴阳天眼,凝!”

两人刚一寻到后山小峰之处,蓦然一声大喝忽然响起。声音之中,似乎含着一股莫名的意境,顿时听到声音的瞬间仿佛一股威严充斥在心头。在这股威严面前,生不出丝毫的邪魔念头,只觉有着无尽的正义。

循声望去,只见一道人影正盘坐在地,一道硕大的阴阳太极图案,将其整个人都罩在了其中。

最吸引人的是此人的一双眼眸,若是盯上去,猛然便会发现两道玄奥无比的漩涡取代了原先的瞳仁,快速的旋转起来。

盯得久了,似乎连自己的整个心神都被吸引进去了一般,无比的深邃。

林衍倒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两人师弟因为担心自己匆忙跑了过来。此时双眸睁大,双手之上,却下意识地结着一个个印诀。

十指翻飞,所结的印诀皆是极其的深奥,流露出一种威严、深邃的气息。瞬息之间,竟已是打出了数十道的印诀。

随着喝声,林衍的双手剑指陡然虚按在了自己双眸之上。半晌过后,开始沿着一股莫测的轨迹,剑指齐齐向着中庭位置移动。

覆盖在周身的阴阳太极光影愈加显得璀璨,光华流转,带起四周数丈范围内元力的颤动。

从双眼处到中庭位置,不过短短一指不到的距离,林衍剑指移动,却足足过了十数分钟的时间,才触及额头中庭。

“天地为道,左阴右阳。左眼开鬼门,右眼炼邪魂。阴阳眼,凝!”

陡然一喝,下一刻缓慢一动的左右双手剑指蓦然一顿。旋即猛地剑指交叉,点在自己的眉心位置。

顿时之间,林衍的剑指指尖之处,猛然爆发出一阵浓郁的光泽。深邃,左手剑指指尖之处,是无比的深邃墨黑之色。

而右手剑指指尖,却恍若烈阳一般,无尽浓郁的金光。神圣而威严!

黑色,金色,两道浓郁的光泽顿时就交织缠绕在了一起,激荡起一种极为玄奥磅礴的气息。

下一刻,林衍的眉心之处,忽然诡异的裂开了一道竖缝。虽然裂开,却并没有鲜血流出来,其内空洞一片,却又似乎正有着什么东西在酝酿一般。

而两手剑指指尖处的金黑两色光泽,一见到这裂开的竖缝,立即就齐齐向着这竖缝中涌去。

一只眼睛!更准确的说,是一只竖起的眼睛!

金黑两色的光泽全部涌入了林衍眉心那诡异裂开的竖缝当中。等到光泽散尽,一只与正常一般大小的眼珠,诡异的就出现在了原先竖缝正中。此时看去,就仿佛林衍的眉心之处,突然出现了一只竖起的眼睛一般。

这只眼睛甫一出现,眨动之间,立即就流露出一股莫大的威严。仿佛在这只眼睛的注视之下,一切的阴邪,都将无所遁形,而遭受审判。或送入轮回,或魂飞魄散......

“二郎显圣真君!”

见到突然出现在林衍眉心处竖起的那只眼眸,原本还贴在易清身上戏弄易清的苏媚整个娇躯猛然一颤。一声惊呼,清眸中忽然涌现出无尽的畏惧之意,下意识的后退了数步不止。

二郎显圣真君?易清正欣喜自己这宝贝徒弟终于凝聚出了道门传言中的阴阳眼,被身边苏媚忽然的惊呼也吓了一跳。微微一怔,旋即却是立即反应过来。

二郎显圣真君,不就是传说中的二郎神吗。

道经记载二郎神为天庭敕封的无上神将,为天庭征战八荒,诛杀邪魔妖物。眉心一只天眼识尽天下群妖,在妖族鬼魅中有着无上的凶名。

也难怪小狐狸一见到林衍那样子会忽然一脸的惊惧。此刻与传闻中的二郎显圣真君联系起来,自己这徒弟还真像极了那凶名赫赫的二郎神。

“阴阳眼已经成功凝聚出来了,我们下去吧。”在这阴阳眼流露出的威严之下,易清却奇怪的没有丝毫的不适。

眉目之间,似乎是受到了这股威严的刺激,下意识地变得凌厉起来。一股比之更加浓郁的威严悄然流露出来,不仅是抵御,更仿佛镇压住了阴阳眼中的威严一般。

霸道,杀伐,不容挑衅。是帝道威严!

只是这一切易清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心念一动,驱使着脚下的金鹰就向着下方林衍所在之处落去。眼角瞥见仍旧有些畏惧之色的苏媚,忍不住轻笑地调侃起来,

“哪有你这样胆小的天狐,上古大妖的。”

之前一路上这小狐狸仗着自身的魅惑之力时常捉弄自己,在狐族这股天然魅惑之下,自己的一颗道心都不知晃荡了多少回。如今能够报复回来,一时间倒觉得心中畅快了不少。可谓是念头一阵通畅。

“哼!”见到这小道士的调笑,苏媚琼鼻下意识的一抽,暗暗恼怒的冷哼一声。

心中却是一阵腹诽,当初自己天狐一族的祖宗妲己娘娘也不是在封神一战中吃了那二郎显圣真君的亏吗。自己虽然有天狐血脉,又没有比妲己娘娘还要厉害。

“师傅!”

此时林衍仿佛也从先前那种通玄的修炼状态中摆脱出来,心念一动,眉心竖起的那阴阳眼顿时收敛隐藏起来,只余下一道略显扭曲的细小金纹留在林衍的眉心之处。

看上去不仅没有丝毫尔等突兀,反而隐隐透露出一种神圣的威严。

而随着阴阳眼的闭阖,那股从眼眸中流露出的威严压力,也顿时消失。

倒是让看在眼里的易清又一阵称奇。虽然从道经典籍中知晓阴阳眼,可再深处,却也无从知晓了解。

“你这小子,我不在身边居然就敢独自开启阴阳,凝聚阴阳眼。幸好有我之前布置下的四相锁灵阵在,我又在最后关头及时赶了回来,要不然你就直接去见三清道尊吧。”

见到在自己眼前恭恭敬敬站着,全无先前半点威严模样的林衍,易清却是目光一瞪,直接训了起来。

这小子,几日光景不见,胆子居然涨大这般大了。若是再不加训责几句,不知道下次还敢做出什么不顾后果的事情出来。

“呵呵,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引来天劫。”见到易清一副严厉训责的样子,林衍心中却是蓦地一暖,似乎刚才在自己最绝望之际忽然赶至的景象还在眼前,很是乖觉的摸摸后脑勺。

“阴阳眼虽为天地所赐,但这等强大的神通,一旦完成开启展露,说大了将会扰乱三界实力平衡,又怎么不引来天劫。叫你多看些道经,莫非当成了耳边风。”

听到自己徒弟的“狡辩”,易清的脸上更加虎了起来,开始尽力扮演着严师的角色。不过随着心中呵斥尽数道出,这种表情只维持了一会,瞬间就被一抹笑意所代替,

“不愧是我易清的徒弟,居然连天劫都挡了下来。这阴阳眼丝毫弱于道门其它任何一项神通,虽为天赐,却也仍然需要你今后不断修炼参悟。”

唯有一旁的小狐狸看的暗暗撇嘴,这小道士,明明年纪跟那徒弟差不多,却愣是装出一副严师的样子。

“是,师傅。”虽然心知易清呵斥自己源于关心,但师傅一直虎着脸,林衍自然小心翼翼的。此时见易清露出笑意,顿时大舒了口气,立即应了下来。

“你师弟们心生担忧都跑了过来看你,去见见他们吧。”

扭头偏见还在不远处仍旧一脸震惊之色的江盛、刘晨二人,易清嘴角的笑意不觉更甚。

自己这另外的两个徒弟,心性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