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祸水

第六章 祸水

一辆略显破旧的小型客车,正行驶在窄小的柏油马路之上。

这种连斑马线都没有刻画,只是单单的一条马路,也唯有从齐云山到宁县这样近乎山路的地段才能够见到。

此刻易清就安然坐在这辆小型客车之内,对于车子偶尔的颠簸显得习以为常。身边还有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林衍跟小狐狸苏媚。

在易清的强烈要求之下,苏媚终于是褪去那穿了“千年”的古代宫装,换成了一身极为现代化的牛仔T恤。

只是从这苏媚身上传来的那种魅惑之力丝毫不减,反而因为这身穿着,多出了几分现代女孩的火辣。混着着那张宜真宜幻的容颜,简直彻彻底底成了诱使男人犯罪的祸水。

如今距离林衍凝聚出阴阳眼已是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钟家青蛇蛊之事,虽然数次陷入险境,但到最后也收获颇丰。因此回山数次安排下去,易清直接闭关修炼整理起来。

至于林衍,虽说成功开启了那天地所赐而与生俱来的阴阳眼天赋神通,但在易清虎着脸之下,大半时间也只好耐下心性去参悟打磨。

倒是苏媚这小狐狸在这段时间显得颇为快活。虽已隔了千年,但飞云观中古风依旧,又正是少女心性,整日只顾得嬉耍,全然没有不适之感。

凭着那媚骨天成的魅惑之力,时不时去捉弄观众众人一番,却是为易清惹来无数幽怨。

此次易清等人的目的地正是先前易清下山之际所逗留的苏杭市,需先从齐云山所在的宁县乘坐这种小型客车到江城市,然后方有直达火车到达那古南省的政治经济中心苏杭市。

望着身旁座位之上一脸惊奇欢喜之色的苏媚,易清暗暗一声苦笑。以易清的心性,想来一辈子在山上修炼追寻大道也未尝没有可能。

但奈何这小狐狸在山上大半个月下来天天嚷着玩腻了,一直缠着易清想下山去玩一会儿。

至于山上易虚,刘晨等人,却是巴不得这小魔女能够早点下山,众怒不可犯。恰巧易清也感觉对九字真言的参悟到达了一个瓶颈,下山历练一趟说不得也有些机缘领悟。

到得最后易清只能够妥协了。

说不得还能够去看看聂莹那丫头,想起聂莹,易清的嘴角不觉缓缓勾起一抹柔和笑意。只是旋即似乎心底又不自主地蹿出另一道身影,是个高挑冷艳的女子,仿佛正痴痴望将过来。

叶璇,当初易清下山之时同居之人,逐渐对易清产生了好感乃至后来上山居住的爱意。只是奈何易清一直不敢接受这份爱,到得后来适逢叶家来人,对易清不屑一顾,易清趁势便斩了这段情缘。

而在最后临走之际,易清却留下了自己从小带在身上的玉佩,道了一句“有缘与否,凭天决定”。本意想着叶璇若真坚持这份爱而不顾一切,自己必定给她一个交代。

“易观主,宁县到了。”突然轻轻一声提醒从身边传来,顿时将易清从对往事的沉思中回过神来。

“到了吗,这么快?”感觉车子停了下来,往车窗外一瞧,的确是到宁县了。易清却不由得幽幽一叹,想不到只是念想起一件往事罢了,居然感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将心中的那道身影按捺下去,旋即起身便是准备下车。

“易观主慢走!”

“易观主多谢您观里的那道灵符啊!”

正在这时,满车里的乘客忽然开口向着易清说道。所说的内容不尽相同,却皆是显得极为恭敬感激。隐隐,更有着一丝丝的敬畏。

易清微微一怔,四下环顾几眼,自己并不认识这些开口出声之人。只是略一细想,倒也猜测出了个大概。想必这些都是齐云山附近一带之人,或者直接便去过道观,受过恩惠,因此认得自己。

想明白之后,一抹笑意,顿时就在易清的脸上浮现而出。飞云观之名,如今才算深入人心。

一一含笑称谢过后,易清才带着林衍,苏媚二人下车。只是身后车内的议论之声,似乎因为易清的离去愈加热闹了起来。

“这就是飞云观里的易观主,听说是会画出灵符的仙人呢。我家老头子你们都知道吧,前些年因为摔了一跤一直浑浑噩噩的,后来我去观里求了一道叫做醒神符的灵符,一下子就恢复清醒了起来。”

这是曾经一位去过飞云观求符的老妇发自内心的感激。

“我们村里上次王家那城里回来的小孙子掉进了水里,听说是被水鬼缠上了。后来请来了易观主出手,一下子就灭了那只水鬼。”

这时候一位男子也忽然兴奋的出声说道。他所说的那件事,显然便是年前王华一家所遭遇的经历。当时易清也以为是一只小小水鬼,没想到居然会是厉鬼。幸好当时易虚通知了易清,及时赶到才用天师法印将那厉鬼炼化。

“易观主何止是会画符了,前几次齐云山上的那些异象,你们看见了吗,听说就是易观主施展出来的法术!”

一声声的热闹议论之声,似乎因为需要敬畏恭敬的易清离去,变得愈加火热起来。到站的车子,这时候除了易清三人之外居然没有一个人肯下来。

许是想着易清离去听不见自己所言。却不知易清三人中无论以谁的修为都能够将车内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车内一个个出声言语,易清三人不由的相视一笑。其中易清倒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耳中所听见的到得最后竟都是化成了一片对自己这个易观主的敬仰、崇拜。

只是这种忽然的表情还未流露出来,脸上忽然一滞。下意识的去望向身边的苏媚,却发现小狐狸那白皙的脸上似乎也顿时有着些许异色。

“诶,刚才易观主身边的那个女孩可真漂亮啊,就像画里的仙女似的。”忽然车内一个男子话题一转,满脸痴迷的赞了一句。

“那当然,易观主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在他身边的女孩自然像仙女那样。”

“可是易观主是道士,身边怎么可以有女人呢?”

“这有什么,现在听说和尚都能结婚了。依我看啊,易观主跟刚才那小姑娘蛮般配的......”

听着车内愈加显得八卦精神的议论之声,易清忽然发现小狐狸白皙似玉的俏脸上,似乎悄然爬上了一抹晕红。仿佛那精美的白色瓷器,被晕染上了点点绯红。

这小狐狸,居然还会害羞?

对于这些话,易清自然不会有任何想法,此时盯着苏媚那张俏脸,一脸的古怪之色。这小狐狸天天拿着魅惑之力捉弄别人,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么一句话害羞起来?

这般想着,易清的脸色倒愈加显得古怪了起来。隐隐,有着一抹暗笑。

“哼!看什么看,是天气热的好不好。”似乎也感受到了自己脸上的异样,易清目光落在身上,小狐狸顿时跳了起来,满脸的气愤之色。

只是那乌黑的眸子却貌似微微有些闪烁,一时间竟是不敢与易清直视。

听着苏媚这分明的狡辩之语,易清暗暗有些偷笑。却也不再去挑衅这只小狐狸,辨认着方向,才是含笑说道:“走吧,我们直接去苏杭市。”

苏杭市。

一路下来,零零总总却也是用了一天时间才到达这古南省的省会城市。

“易清,我要这件。这件,还有那件。”此时一家颇大的女式服装商场内,苏媚仿佛一只欢快的百灵鸟一般,穿梭在琳琅满目的各种现代化衣饰当中。一双墨黑眼睛之内,尽是满眶的小星星。

而奇怪的是,此时这商城内,几乎所有的男性,目光都随着这道倩影起起伏伏。女性的场所,从来就不乏男性的出现,甚至有时候男性人数比之女性还要多上几成。其中道理,自然不言自明。

陪老婆,陪女朋友,陪情人。前两者盯着苏媚的目光还有些掩饰,后者却完全没有丝毫的顾忌,目光紧紧追随着苏媚的一举一动。

所有人眼中尽是痴迷一片,满脸惊叹之色。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等绝美的女孩。

清纯、柔媚、娇俏、可人......人间绝色,而倾国倾城!

“易清,赶快付钱,付钱!我就要这么多。”这些天下来,小狐狸自然知道了钱的重要性,捧着满怀挑选出来的衣物,一脸笑意的跑到易清面前。

却不知道这一动作瞬间牵引来了整个商场内所有男性的目光。等看到易清时,虽然一瞬间也有些为易清身上流露出的那种出尘气质惊疑,但下一刻立即换上了滔滔的嫉妒,隐隐都生出了一丝丝的愤怒。

对于这些目光,易清虽然不怎么在意,却着实有些怪怪的感觉,有些后悔带小狐狸来这种大型商场购买衣物了。此时更有些羡慕回去看望一些朋友的林衍。

还真是祸水啊!无声苦笑一句,就准备前去付账。还是赶紧走人吧,要不然易清担心这些目光能够杀了自己。

“付经理,这层商场我包下了,送给这位小姐。里面的衣服,任这位小姐挑选。”

忽然一道声音响起,语气有些傲然,似乎与生俱来般,却并不让人显得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