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0章 暗影

第十章 暗影

“宁玉,我想你要清楚,我并不是你的私人保镖。我,只是在完成国家交给我的一次任务罢了。”

说到这里,萧逸嘴角的那抹不屑之意陡然强盛了起来,“所以,把你那大小姐的臭脾气给我收起来。之前对你客气,只不过是想这次任务顺利一点,顺带着看在你是大美女的份上。”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似乎漫不经心的几个字,星目中却猛然掠起一抹冷意。自从觉醒异能,尤其是进入国安六处之后,无形中萧逸身上也多出了一种傲意。

属于异能者的骄傲。也许在同伴当中他可以表现的很谦逊,但是在普通人面前,能够对你客气,那是给你面子!

不要给脸不要脸!这就是萧逸此时清晰表露出的意思。即使你是位美女!

“你......”

听到萧逸这毫不客气的话,宁玉整个娇躯都微微有些颤抖起来,俏脸上隐隐有些泛白。几乎想也不想,下一刻葱白的玉手猛地就向着眼前的萧逸脸上落去。

“哎呦,这位大美女,这小白脸怎么得罪你了,生这么大的气呢?”

只是玉手还未彻底落下,一只粗糙的手掌,忽然就将宁玉的小手握住。与此同时,一道显得极为戏谑的嬉笑声,突然在宁玉的耳边响起,

“要不哥哥好好安慰你一下,说不定你会很快乐哦,只是到时候可别忍不住叫出声来。”

许是先前宁玉闹出的动静有点大,不知何时,易清几人所在的角落,已是围上来了七八个壮汉,都是一脸的蛮横之色。

当先一人正是那握住宁玉手臂的男子,个子不怎么高,体型却异常的敦实,流露出一种凶狠的气息。

此时双目毫不顾忌地盯在宁玉那张毫无瑕疵的玉颜上,目光之中顿时流露出一种邪欲。而所说出来的话,则更加的露骨。

见此场景,易清的眉头忍不住一皱。先前在宁玉说话之时易清并没有出声,虽然对宁玉那种傲娇的态度有些反感,但以易清如今的心性,说句不客气的话,眼前这女人还不值得自己大动肝火。

此时皱眉的却是这突然出现的几个壮汉。看这般样子便知道不是正路出身,身上或多或少笼罩着一层无形的煞气。而这种公然调戏的下流行径,更加令得易清有些厌恶。

目光扫视着几个寻衅之人,在其中两人人身上倒不觉微微顿了下。

貌似,这两人自己有些印象,应该是之前见过的。

易清的目光只是在这两人身上略微顿了下,旋即便移往他处。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看向两人的时候,那两人也瞬间看清楚了易清的样子。当即身子皆是陡然一震,脸上竟在瞬间涌上来一抹深深的畏惧之色。

“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似乎在同时感受到了彼此心底的震惊,不由的暗暗咽下嘴里骤然生出来的口水。

与此同时,脑海深处那段有些模糊的记忆陡然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虎哥,我看还是算了吧。”

再次偷偷地咽下一大口口水,其中一人忽然上前扯了扯那仍抓住宁玉小手不放的男子,压低声音显得十分慌张的出声劝道。

“是啊,虎哥,女人哪里没有,我们先喝酒去。”

另外一人见此连忙也上前小声劝道,目光小心的打量了一眼那个坐在眼前一直不动声色的年轻人,下一刻却又慌忙移开。也许其他人不知道这年轻人的底细,自己两人却是亲眼见识过这年轻人的恐怖手段。

一想起那记忆犹新的场景,这人忽的就打了个寒颤,脸上的畏惧之色猛然间又强盛了几分。

“你妈的没胆的东西,就你们这样还想着跟老子混!”

见到自己这两个小弟忽然抽风一样的居然敢给自己提意见起来,虎哥脸上的横肉顿时一抖。下一刻手臂甩动,一连两个巴掌猛地就抽在了两人脸上,圆睁的大眼中闪过一缕狠色,

“黄毛,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们做小弟的要给老子懂规矩。老子怎么做事还要你们教!”

黄毛?不远处易清听到这虎哥喊起此人的名字,在看及这人那一头染成黄色的形象头发,顿时就想起了眼前这两人是谁。

那还是自己第一次前来苏杭市的时候,在火车上碰到了黄毛一伙人。正偷偷摸摸的准备顺走叶璇的钱包,不料被自己阻止,后来这人干脆动起刀子“威胁”着自己花了一万块钱买了一幅道图。

也就是这幅道图,居然蕴含有无上的大道神通,让自己获得了无上的道缘。

后来到了苏杭市,叶璇直接将这几人抓起来关进了局子里。好巧不巧他们待的那件拘留室居然有着一个凶魂的存在,因此易清施法斩杀凶魂的时候,黄毛一伙也都是全部看在眼里。

居然还能够遇到这这黄毛青年?

想起往事,易清不由得就在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要说起来,这黄毛还是自己的“贵人”,若不然自己又怎么有机缘得到那幅神秘道图。

“是,虎哥,我们知道错了。”

黄毛之外的那一人捂着脸,见到虎哥脸上出现的狠色,顿时后退了数步,怯怯地应了一声。

“虎哥,下次不会了。”

黄毛却并没有去捂那瞬间红起来的半边脸庞,嘴里显得恭敬地沉声缓缓说道。

只是眼神深处,却似乎有着无尽的怒火翻涌,掠起丝丝的狠戾之色。暗暗又是打量了不远处的易清一眼,脚下不着痕迹地向后移了数步。

而望向眼前的虎哥,嘴角忽的就微微弯成了一个弧度,透着隐约的不屑冷意。

居然敢在这年轻人面前挑衅......

砰!

嘴角的弧度还未放下,听着这突然想起的闷声,黄毛却不由地张大了嘴巴。自家老大虎哥此时正一脸痛色的倒在自己面前,这当然不是黄毛吃惊的原因。

因为在认出那个年轻人的第一眼,黄毛就知道自己这个虎哥今天踢到铁板了。

让黄毛吃惊的是将虎哥一肘击的倒地不起的并不是那个会传说中道法的年轻人,而是先前被虎哥抓住小手的那个女人。

见到宁玉突然一个横肘狠狠击在那虎哥的胸口,易清脸上也忽然有些愣住。在那瞬间,自己貌似听到了那虎哥胸口传来的骨骼碎裂声吧。

目光落在正在地上哀嚎的虎哥身上,果然那胸口已是微微凹下了一块。

“萧逸,我也想要你清楚,我之所以让你保护,仅仅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瞬间将那虎哥击开,想起自己居然被眼前这些不三不四的人调戏了!宁玉心底因为先前萧逸奚落的火气猛然间就爆发了出来。

下一刻宁玉左脚驻地,那修长紧绷的右腿陡然一个华丽的侧踢,毫不留情地扫在前面一个小弟的腰上。

那看似娇弱的秀腿,却令人诧异的爆发出强大的力道,直接将这个小弟横扫出去数步之远,然后才见这人一脸疼痛的软软倒下去。

“你,也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想起之前萧逸那冷然的讥讽,宁玉眸中顿时更加汹涌起一股熊熊的怒火。此时一字一句的咬牙说出,是原话奉还!

话音刚落,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一般,宁玉整个娇躯忽然一动,猛地蹿到了眼前还站着的六七个小弟当中。原先都市白领的彬彬气质,瞬间转化成一只凶狠的老虎。

直拳、上截防、推踢、后踢......六七个魁梧大汉,在宁玉娇小的身躯面前,竟显得仿佛弱不禁风一般。翻飞的拳脚之下,不断有人哀嚎着捂着痛处倒下。

黄毛两人还算机灵,本就因为畏惧易清退远了距离,见到这美女这般凶狠,立即假装着就倒了下来。

整间酒吧里虽然还没有到晚间爆满的规模,但此刻也已然有着不少顾客存在。这般剧烈的动静,瞬间引来了所有的目光。倒没有人上前来阻止,酒吧这等场所,这样的场面并不少见,反而一个个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在围观之人一阵阵的惊叹之中,七八个上前来的壮汉,此时已是全部躺在了地上。

“我,跆拳道黑带五段!”捡起跌落在地上的黑框眼镜,宁玉的语气有些傲然。而再次望向萧逸的眼神,尽是挑衅。

听着那浓浓挑衅意味的话语,萧逸却不由得嘴角一撇,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意。在异能者面前,跆拳道黑道九段来了,也不过是扑腾几下的角色而已。

心底突然为这女人的无知感到有些好笑,在自己这一类人面前,世俗的武术有用吗?

望着一脸傲然的宁玉,萧逸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夏虫不可语冰。

“易大哥,我们走吧。”

易清也实在为这女人的想法感到再次无语起来。闻言也是立即一点头,招呼上看的过瘾的小狐狸,起身向着酒吧外面走去。

“春田织野君,这就是你们春田社即将要进行交易的对象吗?”

易清一行人向着酒吧门口走去,却没有注意到此时在酒吧的另一个偏僻角落中,正有两束目光一直紧紧盯着。

两人身后恭敬的站着四个身形剽悍的大汉,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这四个大汉都一脸的冷肃毫无表情。其实若是易清在这里,定然会一眼看出这四个大汉,失了神魂!

“是的,小泽小姐,一个愚蠢的支那女人。”

说话之人身形矮胖,留着浓黑的八字胡。细小的眼珠之中,喝了一口杯中的调制酒之后,闪过一缕浓浓的厌恶,“支那人的东西,永远都比不上我们日本大帝国。”

“要小心他身边的那个保镖。”

“啊?”似乎没有料到自己眼中神通广大的小泽君居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春田织野手上下意识地一顿。

“我在这个人身上闻到了一股讨厌的味道。这股味道,很熟悉,是支那人的国安六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