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1章 悲剧的唐少新

第十一章 悲剧的唐少新

走出门口,易清的眉头却忽然微微一皱。

总感觉在刚才离开的那一瞬间,有人正在暗中观察自己等人。

可惜这种感应极为的短暂,根本就不能抓住要点,就仿佛这莫名出现的感应只是自己的幻觉一般。

微微有些摇头,却是懒得再去猜想徒费心神。若真有什么,到时候自然会自己蹦出来,正好可以一起收拾了。

“萧逸,你不用跟在我身边了。后天跟春田社的交易你到场就行。”

此时宁玉的脚下忽然一顿,望着眼前的萧逸,到现在这人先前对自己的奚落还是在耳边挥之不去。每想起一遍,似乎心底的火气都会再次忍不住蹿出来。当即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冰冷地说道。

“我的任务是保护这次交易,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到场。”

既然跟这女人彻底闹开了,萧逸也懒得再对她像先前那般客气,直接淡淡回道。

“哼!”闻言宁玉直接冷哼一声,很是恼火的瞪了萧逸一眼,迈动步子就准备独自离开。

“呵呵,这不是我们的宁大小姐嘛,今天倒是好兴致。”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从前方传来。来人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语气却有一种淡淡的戏谑。

“唐少新,我没工夫跟你扯皮,让开!”又是一个讨厌的人!宁玉的秀眉忍不住深深皱起,眉角有股深深的厌恶之情,直接就是向着眼前的唐少新一声冷喝。

“咦,居然是你们,这世界可还真小啊。”

听到宁玉的冷喝,唐少新嘴角的那抹笑意也是瞬间敛去,刚想反击一句,目光一转却见到了一旁的易清、苏媚两人。略微一怔,旋即一抹冷笑,瞬间在唐少新的面庞之上浮现而出。

自己这次之所以来这里,可全是因为这两个人。

“哼!你们既然这么熟悉,那你们就好好聊着吧。一丘之貉!”宁玉见此不由再次冷哼一声,话音刚落,旋即再不停留,直接绕过眼前的唐少新向着自己停车之处走去。

“小美女,还没吃饭吧,一起去吃个便饭如何?”

对于宁玉的离去,唐少新显得丝毫不在意。这女人,性子太傲,不是自己的口味。

只是可惜了这张漂亮的脸蛋。而等到再次目光落在眼前的苏媚身上时,心底的那最后一丝可以说是可惜的东西也被迅速抛开。

“走吧,这世道就是野狗多,哪有那么多闲功夫理会。”

虽然不知道易清跟苏媚的关系,但此时唐少新明显的挖墙脚之举,当即就令得萧逸本就有些不舒服的心情更加不爽起来。

闻言易清也是微微一笑,流露出一种很是赞同萧逸话语的表情。本是好好的叙旧,大快人心之事,前后却凭空多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易清的心底自然也有些不舒服。

不过此时萧逸摆明要以东道主的身份招待自己两人,所以先前大多时候易清并不好如何动作。

“哼!野狗?等下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丧家之犬了。”

闻言唐少新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一抹浓重的阴沉之色在脸上浮现而出,“一个保镖,一个不知道从那里进城的穷小子,也该我唐少新面前耍横。”

“小美女。我先进去见几个人,等下我请你吃饭。”

脸上露出一抹的笑意,语气中却有着一抹威胁之意。而等目光从苏媚的身上移开时,顿时变的更加阴沉起来,隐隐带着一抹狰狞。旋即竟不再理会易清、萧逸两人,抬步就向着酒吧内走去。

“哼!敢跟我作对,等下就请虎哥带人出来把你们收拾回去。”喃喃一声,唐少新脚下的步子不觉又快了几分,眸中的阴狠之色一闪而没。

虎哥?

也许唐少新认为刚才自己一句声音极低,就算有人站在自己面前估计都不可能听见。可惜他却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类绝对不普通的人,因此唐少新的自语之声很是清晰地被易清三人听在耳里。

而听清楚之后,三人不由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笑意。找虎哥?那他来的还真巧,看来自己三人是该等等他了。

“你们说她还会不会出来请我吃饭?”

苏媚忍住笑意忽然出声问道,脸上的表情很有些期待的意味。

“我猜应该不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萧逸的脸上也顿时浮现出一抹笑意,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唐少新当然不知道此刻外面易清三人虽然没有等他,但都满心期待,此时正快步地向着酒吧里面走去。想到即将要见到的虎哥,脸上忽然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激动之色。

虎哥,可是苏杭市内这一片的地头蛇。说来自己能够认识虎哥还是因为上次出来玩的时候被虎哥带着手下勒索了一些钱财。

也许是虎哥跟自己有缘,以后隔三差五的都能够被虎哥带人堵住交出钱财。这一来二去,到得最后自己也算是在虎哥面前混了个脸熟了。

后来有一次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得罪了自己,自己无意中在虎哥面前一提,虎哥立即就带人把这小子打的抬回了乡下。虽然事后虎哥向自己征收了不少的“劳务费”。

对唐少新来说,钱什么都不算,面子才是最重要的。知道虎哥最喜欢带着小弟来这件酒吧消遣,唐少新在那商场出来之后就打定了注意这次还要请虎哥出手。那穷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样的小美女是他能够沾染的吗!

从酒吧门口到里面,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心里想的得意,唐少新这时却似乎想到了什么。

脚下一顿,忽然用双手在脸上狠狠抹了几下,让自己极力表现出一种谦恭、恭敬的态度,然后脚下才陡然加快,真正迈入了酒吧之内。

“咦,虎哥他们人呢?”激动地扫视了一圈,唐少新一直保持着恭敬的脸色中忽然闪过一丝惊讶。

以往每次来找虎哥他们都是第一眼就能够找到,因为虎哥永远是处在酒吧最中间,最嚣张的一伙。这次连扫了好几眼,居然都没有找到!

“唐少新你个王八蛋,别像你裤裆里的傻鸟一样杵在那里不动,赶紧过来把老子扶起来。哎呦,那娘们下手真狠。”

正在这时,一声怒骂声突然传到唐少新的耳朵里。只是出声之人骂到最后突然就变成了痛苦的嚎叫。

声音有点熟悉,貌似是虎哥的?

唐少新一愣,下一刻立即拿着眼光四扫,想要找到虎哥的位置所在。心里倒是有些纳闷,不知道虎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低调了,居然不占着酒吧的最中间区域了。

“你他妈的傻看什么,老子在地上,还不赶紧过来扶老子!”

见到这唐少新傻不拉几的一个劲左看右看的,就是不往地上找找,虎哥只觉得一股邪火直蹿脑门。手上下意识握得紧紧的,要是自己能够动弹,早就上去抽这二货了。这傻蛋,当年究竟是谁下下来的呀,真他妈极品了。

几圈扫下来还是没有发现虎哥的身影,这时候虎哥的再次一吼,终于成功将唐少新的注意力引到了地面之上。见到一个个熟悉的身影一脸痛苦之色,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全身就眼珠子还能够转动几下,唐少新猛然就是一声惊呼,

“虎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脸上都感觉有些凝住,那先前可以保持的恭敬神色一时竟然隐不下去。

“奶奶的,刚才踢到铁板了。”搭在唐少新的身子,虎哥脸上一阵愤恨。却似乎也有着一抹难掩的心悸,那娘们,手上真毒啊。

“是不是两男两女,而那两个女的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这一刻唐少新猛然觉得自己智商呈直线上涨,脑海中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刚才在外面遇到的易清等人,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咦,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们?”听唐少新这语气,似乎见过这四人一般,虎哥脸上微微一顿。下一刻混黄的眼珠子立即一转,猛然就盯住了身边的唐少新,脸上的横肉一阵抖动,

“敢情是你叫来的人是吧,让虎哥我吃瘪。不管了,这次的医药费你出!”

“不是,绝对不是。我哪敢啊。”

见到虎哥忽然摆出的凶狠样子,唐少新内心顿时一颤,连忙苦着脸喊道。

“这么说你是不想给兄弟们出医药费了咯?”

虎哥脸上的横肉抖动的幅度一涨,目光变得很是狰狞。就这小子的怂样,量他也没那胆子。只是,送上门来的肥羊,哪有不宰的道理。

“我出!虎哥受伤了,我应该出医药费的。”唐少新脸上此时一阵苦涩,心里最初来找虎哥出去收拾易清的打算瞬间就沉了下去,沉的深不见底。连虎哥都在那些人面前被折腾成这幅样子,自己还嚣张个屁啊。

想起易清,唐少新突然很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那么厉害,可一直在我面前这么低调,干嘛呢。

又听到了噩耗,以前是汶川,现在是雅安。在这一刻,我们能做的只是,为雅安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