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2章 傲娇的代价

第十二章 傲娇的代价

房间之内,两道年轻的身影皆是一动不动地盘坐在**闭目静静修炼。

一道自然是易清,另一道却是被易清叫回来的林衍。许是一脉相承的缘故,林衍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息,愈加的与易清接近相似。

“就知道修炼,都不带媚儿出去玩了。哼哼,小道士你就是个大坏蛋。”

也只有小狐狸苏媚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若是在几日之前,苏媚对电视还是痴迷无比,可几天过后就再也没有新鲜感了。

此时那葱白的纤细小手不断按着遥控器上的换台键,一双眼睛却转到了不远处闭目盘坐的易清身上。

对于林衍,小狐狸一直显得有些敬而远之,也许那日林衍阴阳眼的样子是真的吓到她了。那双跟二郎显圣真君一般无二的眼睛,如今想起来似乎还是心有余悸。

不过对于易清这个小道士,小狐狸就觉得好欺负多了。

红嘟嘟的小嘴此时正愤恨的嘀咕着,盯着不打理自己只顾着修炼易清,蓦然眼珠滴溜溜地就快速转了起来,明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意味。

随手将遥控器扔下,小狐狸那娇小的身子忽然就来到了易清的身边。颇为恶狠狠地盯着冷落了自己的这个小道士,一双小眸子下一刻忽的眯了起来。月牙般的眼睛上,流露出一丝捉弄的神色。

“哼哼,看你还敢不敢不理我。”蓦然苏媚小手那润白的手指之上缠住了一缕从发间垂落的青丝。

青丝柔顺无比,散发着一股煞是好闻的清幽香气。此时那缕青丝,在苏媚的指尖之上被绕成了一圈圈。

下一刻,指尖上那十分尖细的发稍,忽然就在小狐狸的驱使之下向着易清的脸颊上轻轻划去。

以小狐狸这种心性,易清自然不敢把护卫自己修炼的任务交给她。只要她不在自己修炼的时候故意捣乱,易清就觉得这小狐狸变得很可爱了。而事实证明,易清对小狐狸的了解,是完全透彻的。

此时刻意留下的那一份心神感受到小狐狸的突然捣乱,易清脸上立即露出一抹苦笑。脸颊之上有些痒痒的感觉,而不时蹿进鼻尖的那一缕幽香,更让易清心底微微有些异样。

好在此次的修炼已是到了尾端。暗暗一声苦笑,下一刻易清的双眼已是陡然睁开。

“啊!”

双目睁开,仿佛不由易清控制般,两束湛湛精芒陡然就从易清的眼眶之中掠出,瞬间落在眼前小狐狸那张宜真宜幻的俏脸上。

而感受到易清的目光,苏媚原本满是捉弄一位的俏脸却是忽然一阵煞白。柔暖的娇躯不由自主的一阵微颤,煞是可爱的小嘴里此时更是猛然发出一声惊呼,莫名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惊惧。

“怎么了?”见到小狐狸这忽然一幅收到极大惊吓的样子,易清的脸上不由得一愣,浮现出一抹诧异的神色。

“你怎么会有......”

浑身法力涌动,此刻苏媚早已蹿出数米之远,离得易清远远的,就恍若易清突然间变成了洪荒猛兽一般。想起刚才易清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小脸上还是一片煞白之色,惊魂未定的样子。

在那目光之中,苏媚忽然就有一种面对那威严上天的感觉。大道无情,清冷深邃无比。

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加具体而霸道的威严落在自己的身上。那种气息,就仿佛天生统御万妖的帝皇一般,不容忤逆,霸道威严!

感受到这缕气息的瞬间,苏媚忽然竟有种变回妖身臣服下来的本能冲动。

“咦,师傅,发生了什么事?”

被苏媚这忽然的一声惊呼,一旁的林衍也从修炼之中退了出来,一脸诧异地问了一句。

而对于林衍的发问,易清只能是无语望向苏媚,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没,没事。”见到这师徒俩隐隐有些幽怨的样子,苏媚下意识的吐了吐那粉嫩的丁香暖舌。感受着易清身上早已消散的威压气息,俏脸上顿时就有了一些回温。虽然此时望向易清的眼神还有些躲闪,心中并没有了多少惧意。

“师傅,你说萧逸现在的交易进行的怎么样了?”

既然被小狐狸闹得结束了修炼,林衍也没有再次进入修炼之中,突然开口向着易清问道。一张脸上倒莫名的流露出一抹兴奋期待之色。

“应该正在跟那什么春田社见面吧。”

听及林衍谈到萧逸,易清的眉头不禁有些微皱。就在不久前林衍便发了短信过来说今日自己将护着宁玉前去跟春田社代表见面谈论交易之事。本来以萧逸的打算是将易清等人介绍个宁玉,然后一同护着宁玉前去交易。

可惜宁玉自以为是,根本就没将萧逸的建议听在耳里,甚至仅有的一次见面都没有给过易清等人好脸色看。既然如此,易清自然不会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反正这次交易跟易清八竿子都打不着一点关系。

“做好准备等小逸的消息吧。我有种预感,这次之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若不是萧逸参与其中,宁玉的商业交易成功与否,甚至安全与否,跟易清一点关系都没有。

此时,在一处颇有日式风格的茶楼之内。

茶楼侍者一身日本和服,正恭敬地引着宁玉一行向着茶楼某处房间走去。这次陪同宁玉前来的除了萧逸跟另一个保镖之外,还有一个专司文案的女秘书。

一行四人很快便在侍者的引导之下,来到了茶楼深处的一出房间之外。

“请!”那侍者为宁玉等人打开房门,微微鞠躬,口里说的亦是日语。

“堂堂华夏人,为小日本做事也就算了,在同胞面前还显摆一嘴的岛国方言。不嫌口臭吗。”

见到侍者这般样子,萧逸墨眉忍不住一挑。突然就出声讥讽道,一脸的冷意。这人虽然穿着日本和服,但样貌特征分明是华夏之人。

话说小日本,也就只有那些号称德艺双馨的女演员还勉勉强强看得过去,样貌靠近华夏人一点。

“你!”那侍者没想到萧逸会突然出言讥讽,微微一怔。反应过来之后,脸上顿时也浮现出一抹怒火。这次说的,倒是华夏母语了。

“忘记日本人的谦和了吗,怎么可以跟客人争辩。还不赶快下去!”

正在这时,房间之内忽然传出一道淡淡的声音,应该是出自一位女人之口。

“是。”那侍者一听到这声音,脸上的怒色立即平复了下去,再次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居然还跟萧逸说了声对不起,才缓缓退了下去。

“汉奸!”见此萧逸嘴角的冷意倒是更加浓厚了几分。

“萧逸君,你们应该充分尊重贵国人民的自由选择。在我们大日本帝国跟华夏之间,贵国人民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那道声音再次从面前的房间之内传出,仍旧没有一丝的愤怒情绪。声音淡淡,仿佛不食烟火一般,却又带着一股傲然。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们是来跟人家进行商业合作的,进去吧。”萧逸闻言顿时就想反驳,不料这时最前方的宁玉忽然一挥手,阻止了萧逸继续出声。宁玉眉目间似乎也有着一丝愤怒,却被强行压了下去。

下一刻猛地就拉开了眼前的房门。

这段时间天师的成绩一直不错,听一些同在这个圈子的朋友说,就是因为青丘前段日子犯抽生懒了,生生失去了上推荐榜的机会。青丘认罪,以后每天玩命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