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3章 小泽仓井

第十三章 小泽仓井

入目是一个极美的少妇,如瀑的黑发盘成髻。身上穿着绣着金色菊纹的和服,正跪坐在榻上。面前轻烟袅袅,正煮着一壶清茶,逸散出一股幽幽茶香。

一旁还有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却是恭恭敬敬地跪坐在一旁。两人身后则一言不发的立着五个剽悍壮汉,神情木讷,略显得诡异。夸张鼓起的肌肉,却彰显出一种极致的力量。

“贵客来临,不胜欣喜。”

少妇摆弄着面前小桌上的紫砂茶具,神情一片专注。玉手轻提之下,小巧的紫砂壶壶嘴顿时有着一股幽香的清流泻出,汩汩落入小桌上的茶杯之中。

而性感圆润的红唇之中,字正腔圆仿佛珠玉轻击般吐出一连窜的华夏语言,

“不过我现在有个手下说跟你们是旧时,正好可以借此叙旧一下。”

少妇的话音刚落,身后木讷站立的五人当中顿时就走出一人。而当看清来到跟前之人的样貌之时,一道略显惊讶的声音,也顿时从一直保持着淡然神色的宁玉口中冒出,“是你!”

闻言一旁的萧逸下意识的也向着此时走上前的壮汉看去,神色间旋即露出一抹惊讶。眼前之人居然就是先前在酒吧遇到要调戏宁玉的虎哥,最后直接被跆拳道黑带五段的宁玉打的趴在了地上。

只是随着观察,萧逸原先只有些惊讶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虽然酒吧里灯光昏暗,两人也只是匆匆见过一面,但萧逸清晰记得这虎哥的体型偏向矮小敦实。

眼前的虎哥不仅体型上高出许多,浑身肌肉更是十分夸张的鼓荡起来。可以说若不是那张脸面没有变化,任谁也不会将其跟几天前见过的虎哥联系在一起。

“小心,这虎哥有些诡异。”

望着眼前脸上毫无表情神采的虎哥,萧逸顿时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与宁玉挨得近了一些。与此同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也在宁玉的耳边悄然响起。

“我知道。”此时宁玉也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听到萧逸的提醒,顿时轻轻点了点头,却是忽然抓紧了手中包里原本用来商业交易的一些文件资料。

一直跟自己接触的都是此时跪坐在这个少妇身边的那中年男子,春田织野。此时处于首位的居然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宁玉顿时就感到这次的交易有些诡异了起来。

“看来你们果真认识我这手下。既然这样,不如就先让我这手下招待诸君一番如何?”

不知何时,那跪坐在榻上的和服少妇已经将手中的紫砂茶壶重新放在了小炉之上。此时手里捏着一枝金质的菊花,正低首把玩着。

蓦然手中的金色菊花突兀的旋转起来,旋转当中,那花瓣之上似乎落下一片。瞬间化作一道金光,没入了那虎哥的额头之内。

“吼!”

金光入体,虎哥原本毫无神采的双眼当中顿时浮现出菊花的虚影。一抹狞色,在虎哥的脸上涌现而出。下一刻突然一声沉沉怒吼,竟猛的向着眼前宁玉抓去。

“春田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这突然的变化,当即令得宁玉脸色一变。脚下灵巧的一躲,瞬间躲开眼前虎哥抓来的双手。停住身形,一边戒备着虎哥,一边却是猛然对旁边的春田织野呵斥起来。

“鄙人小泽仓井,欣闻宁玉小姐居然是跆拳道黑带五段,我这手下不才,想要较量一下。”

听到宁玉的怒斥,小泽仓井只是淡淡一笑,玉手优雅的拿起一只紫砂茶具,轻啜着杯中的清茶。

“哼!既然春田社没有交易的想法,那恕我们不能久陪了。”

听到小泽仓井的话,宁玉原本皱起的眉毛再次一挑,脸上瞬间冰冷一片。盯着一旁的春田织野,眼眶之中此刻更是有着熊熊的怒火汹涌而出,

“这次春田社之举,我们明远集团记下了。下一次必然全数奉还!”

“哈哈哈,既然来了,你们还以为能够走得掉吗?”

一直保持沉默的春田织野听到宁玉所说,这时候忽然就大笑起来。盯着眼前的宁玉,全无先前几次接触时的彬彬有礼,“一个愚蠢的支那女人。居然真的以为我们春田社会跟你进行一次商业交易。”

“春田织野,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春田织野显得极为猖狂的笑声,宁玉的脸上忽然气的一阵煞白。隐隐意识到了一些事,脸上那种干练,镇定的神采忽然就快速褪去,一抹慌张之色,顿时涌上面庞。

“我们春田社,不,更准确的说,是我们伟大的大日本帝国,只是想在庞大的华夏内陆能源科技市场打开一道缺口罢了。你们明远集团,一直是华夏能源科技市场上的领头羊,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既然暴露了本性,春田织野再无一点隐瞒,洋洋得意的在宁玉面前炫耀起来。那矮胖的身子,此时弥漫着一种属于日本人的张狂。细小的眼珠子定在宁玉的身上,流露出一种浓浓的不屑跟轻视,

“而你,更是明远集团内最好的选择。愚蠢,自傲,自以为是,又是明远集团的千金。”

“你,混蛋!”

愚蠢,自傲,自以为是?

听到春田织野的话语,宁玉整个身子都气的微微轻颤起来。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自己,不对,先前有一个。这样想着,宁玉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一旁萧逸的身上,却又瞬间返回。相比起来,这日本冬瓜说的更恶毒,更气人。

”嘿嘿,你就骂吧。等到小泽小姐将你变成了傀儡,看你还怎么骂。到时候我一定求小泽小姐将你赏赐给我一个晚上。”

紧紧盯在宁玉那因为生气愈加鼓胀挺俏的酥胸之上,春田织野细小的眼珠当中顿时弥漫出一股浓浓的邪欲。

矮胖的身子**,隐约可见一个丑陋的小帐篷被撑起。只是貌似自身本钱不足,这小帐篷只被撑起了一点点高度。但看春田织野神色坦然,想来这是他们大日本帝国的特色短处了,并不感到不安跟羞愧。

“傀儡?你们什么意思!”听到春田织野口中莫名蹦出这样一个词,宁玉顾不得这日本冬瓜嘴里的猥琐,眉头再次一紧,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妙。

目光却下意识的望向了正座上轻啜茶水的小泽仓井,突然感觉这个女人无比的神秘诡异起来。

“傀儡,原来你们小日本打的是这个主意。”正在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萧逸终于沉声出口。双目仿佛利剑一般霍然直接盯在小泽仓井的身上,一抹森厉的冷笑,在嘴角缓缓升起,

“可是你们别忘了,这里是华夏!一点小小岛国的鬼蜮心思,真以为藏得很好不成。”

“呵呵,萧逸君。虽然以前没有见过阁下,但是对于贵组织的赵炎君,鄙人可是闻名已久。”感受到萧逸冷厉的目光,小泽仓井目光微抬,脸上仍旧是一抹柔和的笑意。

“嗯?”闻言萧逸陡然脸色一沉。赵炎也是国安六处中人,有着御使火焰的异能,凶悍程度远远在自己之上。而此刻小泽仓井说出了赵炎的名字,显然对于自己的身份已经一目了然。

“还记得那时候是在日本,正是樱花开得最美丽的季节。赵炎君在我们的靖国神社里大发神威,漫天都是通红的火焰,将整座靖国神社都笼罩在了其中。

我师傅冲了进去,好多前辈大师都冲了进去。最后赵炎君退走了,可我师傅也没有出来......”

小泽仓井一直微笑述说着,仿佛在讲的就是一个不相干的故事。只是手中的那枝金色菊花,旋转中蓦然散出片片金色的花瓣虚影。

PS 小泽,仓井。嘿嘿,你们懂得。容许青丘小小的邪恶一下,召唤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