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4章 短暂交手

第十四章 短暂交手

“来自国安六处的萧逸君,鄙人有礼了!”

小泽仓井向着面前沉着脸的萧逸轻轻点头,一脸温和,居然显得很有礼貌。

“你也是异能者?你们居然敢跨入华夏!”

萧逸的脸色已经彻底凝重了起来,说到后一句,双目中陡然变得森厉一片。周身之上,瞬间出现一股若有若无的凌厉风刃,

“哼,当初赵炎那家伙烧了靖国神社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我们面前吹嘘宰了多少小鬼子。看来今天我萧逸也能够杀鬼子了。”

“八嘎!你们支那人就是卑鄙,居然偷偷摸摸的潜入我们日本烧毁了靖国神社。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复回来的,到时候我们神勇的神风勇士们会来烧了你们的紫禁城。”

一旁的春田织野这时候忍不住咆哮了起来,整个身子因为愤怒不停颤抖着。指着眼前的萧逸,脸上狰狞一片。

国安六处?异能者?

宁玉忽然发现萧逸跟这几个日本人的对话自己居然听不懂了。国安六处是什么地方,异能者又是一些什么人?

还有,前些年靖国神社的烧毁日本政府不是报道是由于不小心失火引起的吗,又怎么会跟那国安六处扯上关系?

瞬间就将目光落在一旁的萧逸身上,宁玉此刻的脸上有着浓浓的惊奇之色。眼前的萧逸在心中忽然变得神秘起来。

他,不是国家派下来的保镖吗?

“哼!本人最讨厌日本冬瓜了,我送你去见你们祖宗!”见到这像抽风一样抖个不停的春田织野,萧逸眼中瞬间杀机一吐,“风刃!”

随着萧逸冷冷的话音,一道月弧形的透明风刃陡然生成。顿时从萧逸身上暴掠而出,呼啸着奔向眼前的春田织野。

砰!

风刃眨眼及至,沉闷的入肉声随即响起。

只是萧逸的脸上没有一点欣喜之色,望着此刻诡异挡在春田织野面前的一个壮汉,不觉更加凝重起来。那壮汉胸前有一道一尺多长的粗大血痕,两侧的血肉翻飞,汩汩的鲜血肆意正流淌而下。

就在刚才那么一瞬间,这壮汉居然能够如此快速的移动到春田织野的面前,替他挡下自己发出的风刃。

这种诡异的速度,顿时令得萧逸内心满是慎重。

而更令萧逸感到头皮有些发麻的是即使这般严重的伤势,这壮汉仍旧面无表情,仿佛身上不断淌下的鲜血不是自己的一般。就这般木讷的挡在春田织野的面前,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他们是,傀儡?!”

萧逸的眼中一紧,盯住不远处的小泽仓井,脸上有些震惊。活生生的一个人,居然被炼制成了毫无知觉的傀儡!旋即只觉得一股怒火直接冲出胸腔,

“你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将我们华夏人炼制成傀儡?”

“啊!”

就在萧逸怒喝之际,一旁的宁玉终于从刚才萧逸的动作中回过神来,红润的小嘴此时下意识张的有些大。她看见了什么!

眼前这个年轻人,自己的保镖,居然能够凭空发出一些无形的攻击!看那壮汉身上的伤口,她毫不怀疑这种程度的攻击能够一下子令人重创。

而且,眼前这壮汉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异能者!难道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异能者吗?

原来,一些电影里演出来的事情都是真的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他们,都有着特异功能,都不是普通人!

“贺军,你们护着宁小姐先撤走!”

萧逸微微深吸了口气,脸上一片凝重。对方这次明显是有意为之,此时虽然对这些人在华夏大地上恣意妄为感到无比的愤怒,可萧逸仍旧记得此次的任务。他们费尽心思,目标在于宁玉。

“嗯,哦!那你呢?”贺军正是陪同宁玉过来的另一位保镖,作为特种部队里的退伍精英被宁家聘请了过来。此时萧逸的一声低喝,终于将这位心志被部队锻炼的远胜于常人的精英惊醒过来。

望向萧逸的目光再也没有以前不服气的战意,满是敬畏之色,丝毫不掩饰目光当中的火热崇仰。

居然是国安六处!是异能者!

身为特种精英,他听说过这个整个华夏最为特殊,最为特权的一个部门,也知道这世上异能者的存在。有好几次部队里的王牌还配合过这些人去完成一些特殊的任务。

他虽然是特种部队里的精英,但精英跟王牌之间还是有着不少的差距的,却没有这个机会跟这些几乎是活在传说里的人接触。没想到,跟自己相处了这么久的萧逸居然就是一位国安六处的异能者!

“他们不是普通人,我来对付。你的任务就是护着宁小姐撤走”

萧逸的眼神丝毫不敢移开面前的小泽仓井,虽然对自己的能力有着不少的信心,但眼前这位日本异能者却丝毫不知道底细。因此萧逸此刻不敢有一丝丝的大意。

“好。那你小心。”

贺军是在部队里呆过的人,更是被称为兵中之兵的特种部队,此刻也明白局势的严重性。

强压下心中对于萧逸的崇拜,恢复冷静过后,猛然拉一旁明显陷入震惊当中的宁玉,向着房间门口退去。至于那个一同来的女秘书,此刻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告而别,在我们日本是很不尊重主人的行为。”

小泽仓井微微叹息,似乎有些遗憾自己请来的客人居然这般的不礼貌。下一刻手中的菊花却蓦然一阵旋转,伴随着这朵菊花的转动,一旁呆立的五个壮汉傀儡猛然再次动作起来。其中三个直奔面前的萧逸,剩余两人却向着宁玉拦去。

“哼!区区傀儡而已,区区两三个居然就妄想能够对付我!”

见到小泽仓井的打算,萧逸脸上顿时冷冷一笑,浮现出一抹不屑。旋即面庞之上陡然变得森厉起来,“全部给我留下来!风刃!”

安静的房间之内,忽然掀起无数细小的旋风。密密麻麻的透明风刃凭空产生,在半空中微微轻颤,下一刻猛地就向眼前的五个傀儡笼罩下去。并且连带着房间内的春田织野,小泽仓井都没有放过。

风刃洪流当中有着两道庞大的风刃分流而出,在半空中刮出一道道虚痕,泛起毫不犹疑的杀机,罩向两人。

砰砰砰!

无数的风刃蛮横的砸在那五道傀儡的身上,划出一道道大小不一的伤口,瞬间鲜血淋漓,碎肉乱飞。只是令得萧逸有些色变的是这等程度的攻击,居然也只是稍稍阻碍了一下傀儡们的身形。

风刃消散,这些满身鲜血流淌的傀儡再次凶狠的向着自己等人扑来。

眼角瞥见一旁的小泽仓井,瞳孔之中更是微微一紧。

此人手中的那朵菊花似乎并不普通,在自己的风刃落下之际,旋转中陡然爆发出一阵柔和的金光。

金光分层,层层展开,一时间就仿佛一朵正在绽放的金色菊花一般。分成两股,一束旋转着迎上头顶之处快速落下的密集风刃,一束却向着一旁的春田织野遁去,将此人也保护了起来。

“哼!区区异道左术,也赶来华夏放肆!”

正在这时,一声爆喝,仿佛洪钟大吕一般,突然就在整个房间之内响起。

可算是来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满脸凝重之色的萧逸脸上蓦然一松,顿时流露出一股欣喜。现在该逃的恐怕是这些小鬼子了。

这般想着,原本凌厉的眼光变得更加森然一片。望向眼前仍旧一脸淡然的小泽仓井,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戏谑。

小鬼子,希望等下再见到那人之前,你还能保持这份煮水喝茶的好心情!

“临!”

那道宏大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仅仅只是简单的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