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5章 九菊一派

第十五章 九菊一派

“临!”

一个字音陡然降临在房间之内,却仿佛是在这天地间响起一般。宏大,威严,而荡尽群邪。

听在萧逸耳里,只是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莫名意韵蕴含其中。可是声音落入一边小泽仓井的耳中,当即却令得小泽仓井的整个身躯都猛然一颤。

“不好,来的是个高手。”小泽仓井脸上突兀的显现出一丝的煞白。

刚才那突然降临的神秘字音,虽然仅仅是一个字,却不仅霸道地镇压了自己对几个傀儡的控制,居然还使自己精神受到了一点损伤。

此时再去看原先受自己控制的那五个傀儡,全都呆板的立在了原处不再动弹。

“这就是华夏的高手吗?好厉害!”

小泽仓井的脸上瞬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再没有之前的从容优雅,含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下一刻目光直接盯向门口,感应到那个突然出现的强大华夏高手正在快速接近,脸上浮现出一丝的不甘之色。

旋即却是当机立断,手上忽然就快速的结成了一个印诀。

“遁!”

随着一声低喝,竟是瞬间诡异的消失在房间之内。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小泽仓井遁逃之际,手中的那枝金色菊花,却猛然蹿向一旁宁玉带来的女秘书。本是实物的菊花,此时却仿佛无形一般,瞬间在她的额间一闪而没,再没有动静。

“居然逃了?”

贺军此时右手仍旧紧紧攥着宁玉,两人已是极为靠近这房间的门口。若不是刚才那一下耽搁,恐怕早已将宁玉带着撤出了这里。

此刻见到连萧逸这样国安六处的异能者都似乎有些对付不了的这日本人居然一声不响的就这样逃了,下意识的停下了步子。脸上的表情猛然一凝,满是古怪之色。

“嘿嘿,算这小日本机灵。那一位赶来了,她再不走,等下就走不掉咯。”

此时萧逸却是一脸的轻松之色,走到贺军面前,显然很是满意刚才贺军的表现,不由拍了拍贺军肩膀嘿嘿笑道。

“啊?”被传说中的异能者亲切地拍着肩膀,贺军差点激动地一抖索。只是等到听清萧逸口中的话语,脸上却顿时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

来人到底会是谁,居然这么厉害!人还没有到,只是声音传了进来,竟然就吓跑了一位厉害无比的异能者!

这一刻,贺军眼中的那抹火热之色瞬间大炽起来。以往特种部队里的铮铮铁汉,此刻却仿佛小孩子一般激动的浑身都有些微颤,满面庞的激动期待之色。

“哼!倒是跑的挺快。”

紧紧片刻时间,原本紧闭的房门忽然从外面被打了开来,两位气质极为不凡的年轻人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贺军眼前。

这两人极为的年轻,浑身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给人一种极为舒服宁静的感觉。而等看到这两个年轻人后面的那个女子时,贺军的眼神陡然更是一亮。

好漂亮的女孩!突然之间心底只剩下了这样的一句惊叹。

来人正是易清、林衍以及小狐狸苏媚。

“易大哥,还好你来的及时。要不然我可就麻烦了。”

见到易清的瞬间,萧逸立马就迎了上来。此时面对易清,嘴角却禁不住露出了一抹极深的苦涩之色。想起刚才面对的那个小泽仓井,手段实在是有些诡异。凭借着控制的几个傀儡,竟然就有种让自己束手无策的憋屈感觉。

这不禁让萧逸想起了之前的那自称巫族后裔的巫孟。貌似这日本妞的本事,比身怀湘西赶尸术的巫孟还有厉害一点啊。

“是有些麻烦!”

这些日子易清不断参悟修炼九字真言,到现在对于第一个临字,总算是可以展露出其中的一些玄妙。

本以为九字真言一出,不说留下这未曾谋面的日本修士,至少能拖延几秒的时间等自己赶到。却没有料到居然让得这人逃遁而去。

一进房间,易清的目光似有所感,下意识的就落在了刚才小泽仓井遁走的位置。旋即眉头却微微有些皱起,目中也有着些微的沉色,“林衍,你看出了什么?”

“好精深的土遁之术。不对,应该还混合了木遁,水遁。”

闻言明白这是师傅有心在考校自己,林衍脸上顿时一肃。漆黑的瞳孔当中,很是认真的顺着易清的目光开始打量起来。

与此同时,眉心处那略显扭曲的金色竖纹不易觉察的焕发出一阵细微的金色豪芒,突然地流露一种玄奥的气息。

“五行遁术,金木水火土。相传本是日本从我华夏五行宗学去的秘术加以变化而来,想不到此人居然修炼到了如此精深的地步。”

阴阳眼,乃是道门一脉最为玄奥的灵眼之术,对于林衍能准确看出先前那日本修士所施展的遁术玄妙,易清并不感到多少吃惊,不过嘴角之上仍旧展露出一抹满意欣喜之色。

只是这抹喜色稍及便逝,眼神当中,再次掠过一抹阴霾。

自己老祖宗的东西,居然让人家偷学的这般精妙。作为华夏子孙,易清心里自然十分的不爽,这倒无关乎心性道心的修为。

“你们也都是异能者?”

这时候一直陷于呆滞状态的宁玉终于从先前的震惊中醒过神来,目光猛然落在易清等人身上,不由得讷讷惊呼一声。

一双很是漂亮的眼眸当中此刻尽是不可置信之情,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在自己眼中来历不明,甚至有些“居心否侧”的年轻人,居然是那些传说中异能者的一员。

异能者?算是吧。

闻言易清懒得回答。对于这女人,说不上反感,可那种太过强势的性子,却也让易清微微有些抵触。

脚下移动,直接来到了那五个傀儡其中一个的面前。九字真言,仅仅是易清只参悟出的一些玄妙,一字之威,也以雷霆之势斩断了小泽仓井对于这些傀儡的控制。

此时这些傀儡失去了控制,便犹如死物一般,静立在众人眼前没有丝毫的动静。

见到易清丝毫不理会自己,宁玉微微一滞。旋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贝齿顿时咬紧了娇艳的嘴唇。眸子之中,似乎也有着丝丝的雾气升腾起来。

易清倒没有注意到一旁宁玉的异样,目光细细在这个傀儡的身上扫过。下一刻一抹分明的怒气,不由的就从心底猛然蹿出来。

眼前这人体内的三魂七魄,竟然早已经被某种秘法霸道的抹去,只余下一个空荡荡的肉躯供人驱使。

“好歹毒,竟然是连给这些人投胎的的机会都不给。”人死魂魄出,自然还有着踏入六道轮回转生的机会,这些人却直接被抹去了魂魄。

一丝丝的煞气,也是逐渐的从易清的眼眸深处攀爬出来。

日本人,当诛!

目光继续观察,在看到眼前傀儡的眼珠之时,终于是猛然一顿。

这个傀儡双眼始终睁开,两个眼珠竟是充满死气的灰白一片。易清所注意到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那眼珠瞳仁深处的一点金光。

更准确的说,是一朵极其细微的金色菊花。花有九瓣,皆是明亮至极的金色,层次分明的延展开来。

与毫无生机死寂一片的傀儡相比起来,这朵藏在瞳仁中的金色菊花显得极其鲜活,栩栩如生,却无端有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九菊一派!”

眉头微皱,下一刻,易清只觉得心中一明,嘴里忽然沉声吐出了四个字。

**即将来到,呵呵,求点打赏,赏花赏章赏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