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6章 斗法

第十六章 斗法

“九菊一派?”

萧逸听到易清这突然有些凝重起来的声音,不由有些诧异。

其余宁玉、贺军两人却连忙竖起耳朵想听个究竟。虽然不明白那个世界是如何的精彩,但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那几近于传说中的世界跟群体,有着一种本能的好奇。

“九菊一派,是日本的一个术士流派。大体分为两支,一支为星象堪舆,另一支为异能法术。这金色菊花,便是那异能法术一支的标志,也是他们最为常用的一种法器。”

想着之前所看过的关于日本异能流派中九菊一派的描述,易清缓缓介绍道。说到最后,双目中猛然一凝,有着丝丝的冰冷煞气流露出来,

“九菊一派,曾经在建国初期出现在上海。那时候来的是星象堪舆一支,妄想凭借风水之术斩断我华夏大地龙脉之一的龙头所在。最后却被我华夏修士发现,丢下无数的尸体仓皇逃回国内。

哼!几十年过去,看来是胆子又肥起来了,居然还敢来到华夏兴风作浪。”

“这些杂碎!易大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追踪到那小泽仓井?”

听得易清的介绍,萧逸脸上顿时也流露出一股浓浓的煞气,“我们这就去宰了这些小鬼子杂碎!”

“那人精通五行遁术,又刻意收敛了自身气机。除非她再次出现,否则要找到她并不容易。”

说到这里,易清的脸上也是有些阴沉。既然还敢来华夏,那自当要将这些人彻底留下来。只是若这人一心要潜藏,却也让自己无可奈何。

“哼!我华夏十几亿的人口,想要找个小鬼子还不简单。大不了我这就汇报上去,让他们派遣一些精通搜查的兄弟过来,我还真不相信这个日本妞能够长翅膀飞了。”

萧逸却蓦然露出一抹冷笑。本是俊逸不凡的脸上,此刻显得杀气十足。

“啊,小心。”

萧逸话音未落,一旁宁玉急切的声音忽然响起。听其语气,似乎见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场景一般。

与此同时,易清突然就觉得脑后生风。一股凌厉的杀机,瞬时间落在自己的身上。

脸上一沉,几乎是想也不想,易清脚下瞬间倒踩八卦,身子直接向着一旁避了开来。

“辛月,你干什么?”

宁玉第一个发现了身边带来的那个女秘书的异样。全然不似自己熟悉的辛月,竟在突然间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向着眼前的易清扑过去。因此宁玉下意识的便是一声惊呼。

易清躲过辛月那莫名的攻击,这时候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当即目光皆是齐刷刷的定在一脸诡异的辛月身上。

贺军的动作最快,眼见辛月仍要继续攻击易清,当即雄壮的身子一动。本能的就用上了部队里所学的擒拿技巧,下一刻一双粗大的手掌瞬间抓住了辛月那纤细凝白的手腕。

砰!

抓住辛月手腕的瞬间,一声闷响却也是随即传出。

贺军整个魁梧的身子都不由的向后倒退了数步,甩着被震的发麻的双掌。此时望向挣开自己后又立即继续扑向易清的辛月,一脸的惊骇,以及丝丝的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宁玉身边的这位女秘书,自己之前不是没有接触过。名牌高校毕业,很令贺军羡慕的高等学历,是宁玉很看重的一位商场助手。

只是,她应该没有任何练过功夫的痕迹,是实实在在的弱女子一流。

可刚才那一瞬间的挣脱,却爆发出了一股近乎野蛮的庞大力道。现在自己的手掌还隐隐有些疼痛发抖。

易清瞬间转过身来,没有理会贺军此刻心中对于辛月的震惊。双目盯着快速向自己扑来的辛月,眸子忽然一凝。旋即却忍不住露出一抹冷笑。

区区傀儡驱役之术,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来摆动!

“镇!”

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凌厉爪风,易清脸色却始终平静如常。陡然右手伸出剑指,剑指指尖之上,不知何时已经捏住了一道黄褐色的灵符。而灵符表面,有着一丝丝莫名的意韵流露出来。

剑指迅疾如风,瞬间带着灵符落在了面前辛月的额间之上。而随着易清冷冷一个“镇”字吐出,辛月的整个身子诡异的停止了动作,不再动弹。

“师傅?”

林衍此时眸中精芒闪现,显然看出了一些端倪。

“应该是先前那人逃了回去,现在正通过秘术控制这辛月。”易清眸中也是掠过一抹冷芒,旋即嘴角却缓缓的勾勒起了一抹隐含煞气的冷笑,“现在辛月被我用镇神符暂时控制住,一时半会那人还驱使不了。”

“易大哥你是说,小泽仓井?”

易清的话语萧逸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当即脸色愈加冰冷下来。这日本妞,莫非真以为我华夏无人了不成,这般嚣张!

“有没有一个安静的地方?既然那日本术士想要玩玩,身为东道主,自然不能让客人失望。”

前一句是向萧逸询问而去,说到后一句易清的眼中已是猛然掠起了一抹冷意。

“有,离这不远就有我的一套院子。是以前买下来的,环境十分的安静。”

萧逸还未说话,一旁的宁玉忽然就出声向着易清说道。不愧是在商海闯荡的女强人类型的女人,这时候已经基本镇定了下来。

从易清等人的交谈中也明白自己的这个女秘书是被小泽仓井做了手脚,望着眼前高深莫测的易清,眸中忽然就闪过一丝丝的精芒,却瞬间隐逝。

“马上过去,这镇神符镇不住多久。”瞥了一眼微微有些颤动挣扎的辛月,易清微微一沉吟,立即便是说道。

此时在某处精致的花园类小型别墅当中,小泽仓井仍旧那身金色菊花和服打扮。

跪坐在地板之上,身前的小桌上面却摆着一个小型神坛,插着九枝金黄的菊花。神坛一旁,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金球。

而金球之上,居然有着九个细小的圆孔。此刻这九个小孔当中,分明串着三根细小的红线,一头正连在小泽仓井的双手之上。

“支那高手?看你能不能破了我的傀儡术。”

小泽仓井盯着眼前小桌上的一切,脸庞之上也是忽然有着一抹极为自信的神色浮现而出。

有了神坛金菊等物,这才是九菊一派最完美状态下施展的傀儡秘术!

与此同时,一处安静的院落之内,众人皆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最中间的易清身上。

黄纸、朱砂、上等狼毫符笔......敛气凝神,伏在桌案之上,易清手上运笔如飞,在黄纸之上不断书画着一道道玄奥的轨迹。

都是一些较为低级的灵符,却是傀儡一道之上必不可少的符箓。一来到这处院落之内,匆匆布置一番,易清便快速绘制了起来。

镇神符、封灵符、应魂符......

砰!

手中的符笔随之搁下,此时那原本贴在小月额间的镇神符忽然一声轻响,化作灰烬湮灭消散。

而镇神符一消失,辛月的身形蓦然一颤,旋即猛烈动作起来。

“哼,倒要见识一下九菊一派的傀儡秘术。”

见此易清并没有再次贴上一张镇神符,目光顿时一冷,反而森人一笑。

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