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2章 自取其辱

第二十二章 自取其辱

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猛然就从那庞大风龙的嘴里传来,却瞬间而止。

眼前的风龙,皆是由锋锐的风刃组成。以易清的目力,分明可以看见那小泽仓井一被吞进巨大的龙嘴,全身的衣物瞬间被那纵横肆虐的风刃绞碎。

仅仅只是匆匆一瞥,却也知道这女人的确是个尤物。凹凸细致,该翘的地方翘,该小的地方小。全身皮肤凝白,水嫩的仿佛一颗能够滴出水来的水蜜桃一般。只是下一眼易清再无丝毫欣赏的心情。

因为前一刻的娇怜水蜜桃,在那无尽的风刃切割之下,早已经鲜血淋漓。一道道大小不一的血痕,瞬间密布在整个娇躯之上。

眉头微微皱起,易清下意识的别过头去。虽然道心坚定,但眼见一个人被无数风刃蛮横切割,仍旧是免不得心底有着一丝的不喜。

旋即转过头去望向眼前一脸残酷的萧逸,这小子,杀个小鬼子而已,用得着弄出这些极其血腥的场面吗。

感受到易清落在身上的目光,再一眼望过去林衍、苏媚都是一脸恶心的样子,萧逸脸上那冰冷的残酷神色立即一滞。

下一刻忍不住讪讪一笑,手中一指面前肆虐狂躁的风龙。顿时在萧逸的意念控制之下,风龙蓦然就消散了开来,跌落下一个满身鲜血的人影。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尸体了。在那样的风刃攻击之下,就是易清都要头皮发麻,更不要说眼前的小泽仓井。好歹是看出了一丝人样,却再无丝毫先前的娇艳动人。

不着一缕的娇躯早已是鲜血模糊,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深浅不一的血痕,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身上。

九菊一派的日本术士,这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人小爷杀了,你还能咬我不成?”

仅仅只是瞥了地上小泽仓井的尸体一眼,萧逸的目光陡然再次盯在了不远处那矮冬瓜驻华大使的身上。浓浓的煞气在体表翻涌,嘴角却尽是不屑之意。一抹森寒的笑意,盯得矮冬瓜心里一阵发慌。

“八格牙路!你们居然真敢杀了小泽小姐,我们日本政府一定会谴责责问的。”

看了地上小泽仓井一眼,似乎也为这副惨状惊吓莫名,矮冬瓜伸出去的眼神猛然就缩了回来。

此时再望向眼前的萧逸,顿时就有些闪烁躲避起来。因为他现在看出来了,眼前着几个华夏人绝不会在乎自己的威胁。

或者说,根本就不鸟自己的威胁,大日本帝国的威胁。

华夏的底气?

想到这里,矮冬瓜心里忽然猛烈的发寒起来。不敢再深入的想下去,因为他忽然发现,在华夏的这份底气面前,自己的大日本帝国真的貌似不怎么“大”。

“赶快给小爷滚,看你那矮冬瓜样,看着就心烦。”

见到这矮冬瓜还这样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萧逸退下去的戾气再次从眼眶中暴掠而出。

要不是顾忌这矮冬瓜驻华大使的身份,自己早就顺手杀了,哪里用着现在看的心烦。只是真要是一国驻华大使在华夏无故死亡,恐怕事情就真闹大了。

自己敢杀小泽仓井,最大原因还是因为有关于异能者不能随意进入他国这条国家公约的存在。因此任这矮冬瓜事后到政府面前扯皮,甚至是国际上乱叫,华夏也不会有多大的麻烦。

不就是扯皮吗,以如今华夏的底气,还会怕一两句指责吗,就当是狗叫了。

“可恶的支那人!总有一天,我大日本帝国的军队还会踏上这片曾经被先祖征服过的土地。”

支那,是从晚清开始的对于华夏的一种蔑称。虽然一直在心底这么称呼华夏人,但作为驻华大使,矮冬瓜平时一直克制着。

此时撕破脸,矮冬瓜忍不住就一脸铁青的叫嚣了起来。反正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几个支那人根本不敢杀自己。

“征服?小爷征服你妹的!”

这矮冬瓜居然还死性不改,萧逸脸色顿时再次冰冷下来。指尖之上瞬间出现一道风刃,紧接着毫不停留,就向着面前的矮冬瓜激射而去。

而目标,赫然是矮冬瓜的裤裆处。

“啊。”透明的风刃穿透裤子,瞬间即没。感受到裤裆下突然间传来的凉飕飕感觉,矮冬瓜顿时一声惨叫,下意识的用手去摸自己的裤裆。

等到那三十多年来熟悉而亲切的感觉通过指端回馈过来之时,心里不由得就大松了一口气。

只是猛然间,他那滚胖的脸上神色忽然就是一凝。手指上,怎么感觉有种湿漉漉的感觉。回想起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情不自禁......

八嘎!

想明白之后,矮冬瓜顿时在心中怒吼一声,双腿却忍不住的微微夹紧。这时候心里忽然倒是感谢起自己这玩意的某些毛病,刚才流出来的并不多,此刻外面的裤子之上并没有显现出来丝毫的水迹。

“再不滚,下一刻小爷可就真的给你割了。”下意识的就要出声咒骂这些卑鄙的支那人,可是随即传到耳边的冰冷话语,却让他心里一颤,到嘴的咒骂硬生生又缩了回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刚才的耻辱令得矮冬瓜此时的脸色都有些扭曲,但一想到惹怒这个可恶的支那人可能造成对自己的眼中后果,矮冬瓜那细小的眼珠子当中忽然就一阵恐惧。毫不犹豫的,立即就向着别墅内的停车场跑去。

那里停着自己开来的轿车,而车上,自己都会习惯性的放上一些内裤。

“易大哥,你说这矮冬瓜走路姿势怎么这么别扭啊,真像只鸭子。不会刚才我手一抖真把那鸟东西切下来了吧。”

盯着扭扭捏捏奔向自己车子的矮冬瓜,萧逸脸上闪过一丝的狐疑。

“反正那东西不值钱。”

鸭子?记得听说这种动物在如今很有市场。忍住笑易清也是随意答了一句,至于一旁的苏媚,脸上早已有些羞得晕红一片。这小狐狸,千年的时间大半倒是在那画轴中被封印的,也难怪了,一点都没有狐狸精的特点。

不值钱?八格牙路!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矮冬瓜脚下顿时一扭,脸上忽然就是铁青铁青的。只是想着刚才那个支那人的警告,却也不敢回过头去,反而脚下的步子更加快了几分。自然,那种鸭子特有的步伐愈加的活灵活现了。

“哈哈,易大哥,这次杀小鬼子杀的还真是爽。”瞥了那急急忙忙跑开的矮冬瓜一眼,萧逸随即就懒得理会。想起这短短时间的激战,顿时就发出一声显得极为享受的大笑。

对此易清只能是无语以对。这小子,太血腥了。

“听说上次被赵炎烧掉大半的小日本靖国神社又已经修好了。易大哥,要不我们找个机会再去烧一回?这次我们烧的彻底点。”

见到易清没有说话,萧逸眼珠子却突然一转,忽然再次说道。说着自己脸上已经是忍不住就浮现出一股深深的激动跟兴奋。

去日本?

没想到萧逸忽然会说起这样的话,易清微微一愣,旋即却猛然也有些意动起来。貌似,这提议不错。这样想着,一抹煞气,也是突然从易清平静下来的眼眸中涌现出来。

只是这抹煞气旋即又被易清隐去,“这里弄成这样,现在怎么办?”自己如今的修为实力,恐怕还没有横行日本的资格,这份意动顿时就被压了下去。

“这里?”环顾一眼狼藉血腥一片的别墅,自然知道易清话中的意思。和平社会之下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场景,死了十几多个人,绝对会造成社会上民众的恐慌。不过萧逸却丝毫不显得担心,闻言立即就掏出了随身的手机,

“嘿嘿,我们国安六处可是号称最特权的部门,小范围调动指挥一下当地武警部队的权利还是有的。”

萧逸的电话放下没多久,一阵的警鸣声顿时就在别墅门外急促响起,紧接着一队队训练有素的武警官兵就全副武装的向着从车上跳了下来。

见到领头的武警军官,萧逸显得极为轻松的走上前,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子递了过去。

见到那个红色小本子,这武警军官神情顿时一肃。有这种红色小本子的人,就绝不会是普通人,当即双手很是恭敬的接了过去。

等到翻开小本子,第一眼看到的是占据了大半页面的一个图案标志。很熟悉的华夏国徽,可在国徽之上,交叉悬挂着两柄细长的战剑,看上去庄重中顿时就多出了一种铁血的气息。

武警军官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的疑惑,以及隐隐的怀疑。在华夏,有这样的标志吗?

可是陡然,一个近乎传说中的部门猛地就从记忆深处浮现了出来,记得那是自己在军队里一份加了权限的档案中看到了......

望着面前这个面色俊朗不凡,却一点没有军人气质的年轻人,一抹震惊、激动以及随之而来的狂热,猛地就蹿上这个武警军官的胸膛。

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