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一眉道长

第四章 一眉道长

“哼!狐狸精!”

眼前这一幕,洛辰等人看在眼里自然不好说些什么。一旁看在眼里的洛真却忽然暗暗瞪了旁边的苏媚一眼,颇显愤愤的嘟囔了一句。

而听到洛真的低骂,苏媚顿时也向着洛真望去。仿佛是成心气洛真一般,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笑颜,极尽妩媚惑人。

对于眼前这两人女人忽然就展开的战争,易清、洛辰两人只能是相视一声苦笑,眼中隐约可见一抹无奈之色。只是旋即,一抹古怪之色,忽然就在两人的脸上浮起。

以两人的修为,方圆十丈之内的说话声音,大多听得清楚。

此时厨房之内,文才、秋生两人正在快速将做好的菜肴装入盘中。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留下来做饭,而你是去叫洛道长他们回来。”手上速度不变,文才却突然向着身旁的秋生埋怨了一句。

“切,我们不是商量好的吗,中饭归你,晚饭归我。怎么,想反悔啊。”秋生一边将干净的盘子递给文才,嘴上却迅速反驳起来。

“嘿嘿,早就看出你对那洛姑娘有意思了。”挥动着锅勺,文才一脸戏谑的表情,忽然却是声音一低,

“现在你兄弟我也有目标了,刚来的那个女孩你看见了吗,好漂亮。见到的第一眼我都差点走不动了。”憨实的脸上此时尽是得意之色。

厨房之外,易清两人满脸古怪。忽然易清就偏头向着小狐狸望去,脸上露出一股笑意。没想到啊,这小狐狸第一眼就被人家看上了。

易清忽然有些恶趣味的猜想起来,若是让那文才知道了小狐狸的底细,不知道那小子还会不会是这种表情语气。

自然,易清那古怪的脸色瞬间惹来了苏媚一抹极限恼怒的目光。易清能够清晰度的听清厨房中文才、秋生两人的对话,以苏媚的法力,自然不会比易清差。

毕竟,千年的狐狸,不是闹着玩的。

“九叔公,不好了,不好了!”众人纷纷围着石桌坐下来吃饭。一边吃着自然随意的聊着一些话题。就在众人吃到八分饱之际,庭院之外忽然传来一声显得极为焦急的呼声。

话音刚落,一道中年身影已经飞快地迈进庭院,出现在众人眼前,

“我弟弟被鬼迷了,九叔公快去救救我弟弟!”

一跑进门,这人便从众人之中寻到了九叔公的身影,立即叫出声来。而神色之间,一片的惊慌急切之色。

被鬼迷?

闻言易清不由的跟洛辰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瞬间的愣怔。这大白天的,有鬼物出来作祟?莫不是这人故意来这里开玩笑的吧?

“二顺子,发生了什么事?”

九叔公听到眼前之人的话,神色间也是微微一愣,不过旋即便脸色一正。放下碗筷,沉着脸出声问道。

“哎呀,九叔公。这一下子我也说不清楚,您还是跟我回去看看吧。反正我弟弟肯定是被鬼迷了。”被九叔公称作二顺子的中年男子略显的有些语无伦次,顾不得喘口气,一脸急切的向着九叔公解释道。

“也好,我们这就去看看。文才,你留下收拾碗筷。秋生,你跟我去。”

听着二顺子这么一说,九叔公只沉吟了片刻,旋即一点头同意了二顺子的建议,又向着同在桌上的文才二人沉声吩咐道。

“啊?又是我留下来啊!”一旁的文才一听,下意识的就嘀咕了一句,只是在自己师傅忽然望过来的目光之下,声音瞬间就小了下去。

“嘿嘿,谁叫你功夫不行。真要遇上厉害的鬼,你连逃跑都跑不还来。还是安心坐镇家里吧。”秋生听着师傅的话立即兴奋地应了一声。见到文才苦着脸的样子,顿时幸灾乐祸般的嘿嘿一笑,拍着文才的肩膀“安慰”起来。

“几位道长,可愿意一同前去看一下?”

九叔公懒得理会秋生两人的反应。自从自己收了这两个徒弟,两人就没有一天不打闹互相拆台作弄的。目光一瞥,落在眼前的易清等人身上,含笑问道。

“哈哈,难得遇上一件有趣的事情。就算九叔公不说,我们也打算去看看。”闻言洛辰立即笑着回道,当即已是站起来,一副随时准备出发的样子。

见此九叔公自然不再多说,由着二顺子领路,一行人快步向着二顺子所在家中走去。

二顺子居住的地方在镇上的一头,也是像九叔公一般的单独庭院。

此时随在九叔公、二顺子两人身后走进这座庭院,易清的目光打量着这座庭院,不觉得暗自有些点头。庭院的布置是南方的一贯风格,四周植满了苍翠的植物。有些墙角石块之上,更长着一层细细的青苔,颇显的清幽。

二顺子脚下极快,显然极为的担忧自己弟弟的情况。向着庭院里处走去,片刻间便是到了一处房间门口。

住处有些古旧,却也无端流露出一种悠久的气息。而正门窗前一角的位置,栽种着数株芭蕉树。那几株芭蕉树,一眼望去便可见有着不少的年头。蕉叶细密层叠,而主干粗壮布满纹路。

只是目光甫一落在这几株兀自在微风中摇曳的芭蕉树,易清的眉头下意识的就微微一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忽然在心头浮现而出,却又说不出一种明细。

“怎么,这几株芭蕉树有问题?”

注意到易清忽然皱起的双眉,洛辰眼神当中有些微愣。顺着易清的目光望去,看到那几株平平无奇的芭蕉树,语气中有些疑惑之意。

“突然就有种奇怪的感觉。”

对于洛辰,易清并没有隐瞒。修道之人灵觉强盛,有些感觉并非空穴来风一般简单。最常见的体现便是所谓的心血**,往往有着隐晦的征兆。

“芭蕉不仅有着药用价值,而且在炎夏中顿生阴凉之感。这一带的气候条件又尤为适合芭蕉树的生存,因此这里的人多喜欢在庭院的一角或窗前栽种几株芭蕉。”

听着易清的话,洛辰有些意外。目光不由再次细细打量眼前的芭蕉树起来,只是无论如何打量都觉得这几株芭蕉普通至极。不明所以的摇摇头,解释着这里出现芭蕉树的原因。

“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因为那种忽然升起的古怪感觉,脚下不觉停了下来。随着易清的止住身形,身边的苏媚等人自然也是停下了步伐。看着已迈入房间的九叔公诸人,易清按下心中的疑惑,向着众人说道。

一行人迈动步子,苏媚却是落在了最后面。目光在那几株芭蕉树上一扫而过,明眸中忽然也如先前的易清一般,划过一抹疑惑。白玉般的琼鼻微微耸动,却懒得探究下去,赶紧追着前面易清的脚步而去。

“神魂萎靡,一身精气失了大半。”

走进房间,便见得九叔公正一脸肃然的站在一张床前。而**正躺着一个一脸惨白之色、昏迷毫无知觉的年轻男子。这年轻男子长得颇为得精壮,只是此时浑身却透出一种虚弱之感,仿佛全身力量被抽干了一般,

“二顺子,什么时候发现你弟弟这幅样子的?”

听得九叔公的问话,二顺子急忙说了起来:“我弟弟一直都是单独住这房间,今早发现弟弟居然老晚还没起,我就过来叫叫。

哪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的弟弟这幅样子,怎么叫都没反应。这段时间本来是打算给我弟弟说个媳妇的,现在可是怎么办才好哟。”

说到最后,二顺子已经一脸的惶急凄苦之色,“九叔公,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弟弟啊。父母去得早,我这做大哥的一手将弟弟拉扯到大,可不能就这么没了呀。”

“看来是昨晚出了一些事了。”

二顺子家里的情况九叔公自然清楚,此时查看着**二顺子弟弟的情况,脸色有些凝重,

“身上没有阴气,不是遇到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可偏偏一身的精气又被吸走大半,喜欢这样做的除了那些阴鬼之外,便只有......”

说到这里,九叔公的语气微微一顿。忽然就撇下众人走出了房间,一双目光显得十分严厉的在门外四周一寸寸的扫过。下一刻脸上那斜插入鬓的正气眉陡然一扬,

“这房间外面,有东西成精了。”

“那几株芭蕉有问题!”

霍然,九叔公的双目一紧,顿时就盯住了窗前的那几株芭蕉树,神色间极为的笃定。

而一旁同样随着九叔公出来的易清众人,听到九叔公这突然的判断之语,皆是脸上一怔。那些芭蕉树有问题?

唯有易清的目中猛然闪过一道精光,目光瞬间也盯紧了那几株仍旧在随风摇曳的芭蕉树。果然有问题!

这是旋即,一抹浓浓的好奇之色,便是忽然落在了身前的九叔公身上。就连自己都只是隐隐生出一丝的感觉,而洛辰这样的正宗茅山传人更是丝毫觉察不到。

这九叔公,竟然如此的笃定,是这芭蕉树成精!

PS 五一假期开始了,在这里青丘祝大家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