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僵尸叩门

第五章 僵尸叩门

似乎是感受到了易清落在自己身上疑惑的目光,九叔公眉间一缓:

“世间唯有妖鬼这等阴邪之物喜欢吸食人的精气。既然排除了鬼物的可能,那便只有妖物了。”

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这几株芭蕉树,九叔公继续解释道,“这附近也唯有这几株芭蕉树是上了年份的东西,其余皆是寻常可见的草木,成精的可能性很少。”

“啊,是这些芭蕉树成精了?那怎么办!九叔公,我弟弟还有没有救啊?”

从屋内出来的二顺子闻言脸上猛然一惊,双目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这几株芭蕉树,“这几株东西还是我爷爷那一代造了这庭院的时候顺手栽下的,居然成了祸害。我这就去砍了它们。”

“自古都说芭蕉多灵性,又有这么久的年份了。日日吸收天地日月精华,想来是最近不知何故突破成精的。”

九叔公一把拉住二顺子,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东西既然成精了,除非是一下子找出它的真身所在。要不然贸然行动只会惊跑了它。”

一旁的易清眼中好奇之色稍缓,微微点头。的确,如此排除下来,这几株芭蕉树的嫌疑最大。想起这芭蕉树前几日突然成精,易清的眸中猛地闪过一道精光。

记得洛辰曾对自己说过,前段时间这清风镇附近山林深处,忽然爆发出了一股庞大的阴气......

“你们都退后,这芭蕉精想必就藏在这几株芭蕉树中修炼。等到晚上阳气减弱她必定会主动再次出来为祸,到时候我们找到这芭蕉精的真身之后再动手灭了这东西。”

九叔公的脸上沉吟片刻,旋即对着身后的众人一摆手,沉沉说道,显然心中有了计较。

“不知道九叔公打算怎么办?”

闻听得九叔公这般吩咐下去,易清嘴角挂起一抹笑意,不禁有些好奇这九叔公会怎样对付这芭蕉精。

“这芭蕉精需要阳气,想必会幻化成年轻女子用美**惑这镇上的年轻人。到时候秋生呆在房间内,以红绳绑住脚趾,另一头扔到这几株芭蕉树之前。

再在这芭蕉树前摆上一对龙凤烛为引,必定会引出那芭蕉精魂。那时候我们出现,这个芭蕉精势必逃走。而有红绳为引,只要看红绳掉落在哪一株芭蕉树下,我们就能够找到那东西的真身了。”

“这是?”

听着九叔公的话,不仅是易清,一旁的洛辰、苏媚几人都是同时一愣,脸上闪过一丝的疑惑之色。

“啊!师傅,为什么这种事又是我来做?”

而站在九叔公身后的秋生更是顿时一脸的苦色,满脸不情愿的叫了起来。

“那芭蕉树刚成精不久,灵智肯定未完全开启。我们用龙凤烛作红娘,红绳牵引,仿造人间迎亲情景,那芭蕉精误以为嫁娶,按捺不住必定会出来。”

虎着脸不动声色间镇压了自己徒弟秋生的反对之声,九叔公缓缓解释道,

“只要找到了这东西的真身,自然就好办了许多。只要在中午日头猛烈时,砍掉这成精芭蕉树,然后挖掉树根,并把树根砍烂。这东西自然就不能够再次为祸。”

此时易清也隐隐有些明白过来,芭蕉成精在民间自古就有传说。相传芭蕉树受日月精华后,便能成精,幻化人形。或是身沾人血,尽管只是一滴,也能使芭蕉树成精。

夜阑人静,明月当空,往往就是芭蕉精出没的时候。专找单身男女为目标,若对方已有心上人,芭蕉精便幻化成他们的心上人。若对方没有意中人,它们便幻化成俊男美女。巫山云雨,吸食阳精。

自然九叔公此时所说的对付芭蕉精之法,想必也是多年来流传下来最常用的办法。

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芭蕉精而已,还没有这般资格让自己这等真修浪费时间。想到这里,易清的嘴角当即缓缓升腾起一抹细微的笑意,

“呵呵,何须这般麻烦,还让秋生陷入险境当中。”

“喂,你......”

听到易清居然反驳自己师傅,秋生顿时不高兴了。目光一抬,打量着这个今天才忽然出现的年轻人,嘴里很不客气地就叫出声来。只是听到易清后面一句话,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口不言。

“易道长,你可是有了更好的办法?”

九叔公听得易清这突然的出口,脸上也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眼中顿时一喜。身边就有这么几位高不可测的真正道门高人,自己刚才的土办法,的确有点班门弄斧的味道了。

“再如何成精,终究是草木。草木惧火,一把火下去自然能够见效。”

话音刚落,易清蓦然生出右手并成剑指。“蓬”的一声,下一刻剑指指尖之上,忽然就跃起婴儿拳头般大小的一团赤红色火焰。火焰恣意舞动,流露出一种玄奥的气息。

赫然便是三阳真火。

沙沙沙......

三阳真火一出现,还不待一旁九叔公等人有何反应,眼前那几株芭蕉树率先就异动起来。

仿佛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一般,原本只是随风轻轻摇曳的巨大蕉叶,忽然就剧烈的摇晃起来,叶与叶之间不断摩擦,发出一阵沙沙的噪音。

“藏不下去了吗?”

见到眼前芭蕉树忽然的异动,易清丝毫不以为意,脸上露出一抹轻笑,极为的不屑。下一刻,指尖一弹,那团赤红色的三阳真火顿时就向着眼前的这几株芭蕉树落去。

沙沙沙......

猛然之间,那些蕉叶摇晃的愈加剧烈起来。下一刻,这几株原本栽种在地上的芭蕉树,忽然诡异的移动起来。在一旁秋生等人震惊的眼神当中,竟是开始向着远处退去。

“一个刚成精的草木。若让你逃了,这么多年的修炼岂不是全还给了三清道尊。”

见此易清嘴角的笑意再次一展,云淡风轻的一声,淡淡从嘴中吐出。

话音还未彻底落下,众人就见那团火焰在半空之中蓦然分成同样大小的几团,瞬间落在了眼前每一株芭蕉树上。

三阳真火一落下,便是猛烈燃烧起来。

而易清等人的目光,却在下一刻霍然盯住了其中的一株。看那位置,正是藏在几株芭蕉树之后,离易清等人距离最远的一株。此时三阳真火一落下,便仿佛遇到了油一般,猛然燃烧起来,比之其它的任何一株都要剧烈上几分。

这般异状,众人不用易清多说,瞬间便明白了眼中这株芭蕉树的异常所在。

自然,这肯定就是那株成精的芭蕉真身了!

“易道长居然修炼出了真火,怪不得这般轻而易举。”

见到芭蕉精现行,九叔公却将目光落在了易清身上,眼中有股毫不掩饰的艳羡之意。

“区区小道,不足挂齿。”

闻言易清连忙谦逊了一句,却没有多言吹嘘。三阳真火的确是道门真火,却是连茅山派嫡传的洛辰都要羡慕的一种神通,又岂是一句话能够阐述的。

说话之间,被三阳真火剧烈燃烧的那株芭蕉树上,忽然传出一声痛苦至极的惨叫之声。全部的蕉叶都在瞬间收缩了起来,仿佛一个绿球般将主干包裹在其中。

只是丝毫不能够抵御三阳真火半分,树干之上,忽然诡异的流出一丝丝血红的鲜血......

“易兄,明日我们便上山一探究竟如何?总有种不妙的感觉。”

此时已是几日之后,在连血尸都惧怕无比的三阳真火面前,那芭蕉精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是被三阳真火净化毁去。

九叔公的住处就在镇尾,眼前便是那无尽的深山老林。又抬头望着眼头顶之上那逐渐圆润起来的姣白明月,洛辰却是一脸的担忧之状,扭头对着一旁的易清忽然说道。

“嗯。”

苏媚、洛真这几日仍旧不对付,大概是白天里劲头耗尽了,吃完晚饭早早的便回到房间中休息去了。易清却跟着洛辰跃上院墙,颇为惬意的畅谈着。

吼!

就在易清话音刚落之际,蓦然一声颇为凶厉的大吼之声,忽然就在这略显寂静的夜晚响起。

两人的目力,隐约可见黑夜当中,突然出现一道魁梧的身影。看那样子,竟是从山上下来的。

见到这道身影的瞬间,两人的脸色却是不约而同的一沉。

因为出现在眼中的那道身影,双手向前笔直僵硬的伸展着。最奇异的是双腿并在一起,一步步跳跃的前进。

这种特征......是僵尸!

PS 芭蕉精的说法,青丘也只是根据影视等见缝插针的写写。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