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镇尸符

第六章 镇尸符

“易兄,情况不对!”

见到那僵尸的瞬间,洛辰先是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脸上猛然就一沉,双目涌现出一丝慎重。

“先不用打扰他们,我们去会会这东西。”

双目紧紧落在黑夜中那快步跳跃前进的僵硬身影之上,易清的神色也微微一沉。想不到刚在讨论明日进山之事,就出现了一头僵尸。沉吟片刻,易清忽然偏头向着一旁的洛辰说道。

“也好,我们下去看看。这东西至阴至秽,因此才喜欢吸食血液。尽力阻止这东西进入清风镇,不然会有很大的麻烦。”

闻言洛辰也是立即点头同意。随着话音,身形已轻轻从院墙上一跃,瞬间落在院落之外的地上。

血液乃是至阳之物。而僵尸吸食人血,被咬之人必定尸毒入侵,演变成僵尸。就仿佛病毒一般,真要有僵尸为祸,造成的威胁可见一斑。因此听得洛辰一说,易清的眸中也立即有着些许凝重之色浮现而出。

脚尖在地上轻点,顿时化去了从高空而落的冲击之力。紧接着易清身形一蹿,并不停留,快速跟在洛辰身后,向着前面不远处僵尸所在的位置赶去。

吼!

两人都是道门真修,身形展开仅仅片刻之间便拦在了这头僵尸的面前。而见到这突然拦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人类,这头僵尸身形也是陡然一停,忽然仰天一阵厉吼。一股至阴之气顿时从其身上爆发出来。

“还好,只是最低等的紫僵!”

打量着眼前这忽然出现的僵尸,洛辰脸上原本的凝重之色忽然一缓,反而略显轻松的松了口气。

“紫僵?僵尸之间还有分别吗?”

这头僵尸全身干枯,身上零零碎碎挂着一些入殓时候所穿的衣物,逸散出一股浓郁的尸气。而暗青色面目之上,已经腐烂的模糊一片,尸斑密布,看上去极为的恐怖狰。

此时忽然听到一旁洛辰的话音,易清的眸中闪过一丝的好奇之色,不禁开口问道。

“当然有区别。”

听得易清的发问,洛辰不由淡淡一笑,接着才开始解释起来,“尸体经过极其偶然的特殊条件形成僵尸之后,便有了妖力。而随妖力的增长,我们一般将它们划分为四种形态:游尸、伏尸、不化骨以及真正的僵尸。

前三种严格意义上说起来并不算真正的僵尸,只是尸体演化得不彻底产生的异类,法力有限,不足为虑。

其中游尸,只会呆呆傻傻地在夜晚到处游走,对人畜的攻击力有限。而伏尸更差些,连活动能力都有限,只会伏在原地守株待兔,吸食经过的人畜。

至于最低等的不化骨,却是连基本的活动能力都没有。只是尸体不腐,略有些灵气,能吸食经过小动物的鲜血罢了。”

“真正厉害的是那些演化彻底、有着庞大妖力的僵尸!”说到这里,洛辰的语气微微一顿,脸色上不觉中已是有些肃然,“由低到高,我们将这些僵尸划分为五种不同的等级: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

紫僵一如其名,全身长有紫色细密长毛。虽然是最低级了,却已经达到了铜皮铁骨的境界。刀枪难伤,且诞生了一定的智力。

而之后的白僵、绿僵、毛僵,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智力也一个比一个聪明。当然,再聪明的僵尸也没有真正的智慧。因为僵尸是没有三魂七魄的可以将其看成是一种类似动物天然的本能。”

“至于最厉害的飞僵,已经是达到了仙神一流的层次,根本就不是我们凡人可以对抗的。”说到最后的飞僵,洛辰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惊惧之色。

虽然茅山派中关于飞僵的记述只有一些零散的只言片语,但就是通过这些零零散散的描写,洛辰瞬间就被飞僵的恐怖能力所震骇,“易兄,你可听说过旱魃?”

旱魃?正听着津津有味的易清听到洛辰这忽然的发问不禁微微一怔,旋即脑海中却下意识地浮现出曾经看过的一些古籍记载。

《神异经·南荒经》云:“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

“飞僵,古籍又称魃,或是旱魃。虽然也没有真正的智慧,但可以上天入地,杀龙吞云。而所过之处,赤地千里!神话传说中当年黄帝与蚩尤大战时,便曾驱使过一个叫‘女魃’的大神,战败蚩尤一方的雨神,才取得了胜利。”

不等易清回答,洛辰已是继续说了起来。说到最后,洛辰忽然变得神色幽幽,总结了一句,“飞僵,是僵尸的极致,就犹如我们修士修成正果,位列仙班一般!谓之僵神!”

听着洛辰的话语,易清的脸上猛然间也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飞僵,居然如此厉害!

“其实倒不用如此,”见得易清这副骇然的表情,洛辰不由轻笑出声道,“僵尸能够进化成为飞僵旱魃之躯的存在,千古以来屈指可数。

每一头的出世都能够引起三界震动,天下大难,以至于上古天庭每次都要派遣兴师动众无数天兵神将下凡除魔。可这种进化,又是何其之难。”

说到这里,洛辰的目光再次落到了眼前的这头僵尸身上。眸中没有丝毫的慌张之色,反而淡淡笑道,“这头僵尸,全身发紫,长满紫色长毛,是最低等的紫僵,要对付起来不难。”

吼!

见到面前这两个人类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丝毫不畏惧的样子,紫僵猛然再次凄厉一吼。

吼声一落,僵尸那暗青色的嘴唇当中两颗森白的獠牙竟是瞬间再次变长了一些。双目盯着眼前这两个浑身散发着浓烈阳气的人类,一股贪婪而嗜血的欲望从狠戾的目中暴掠而出。

下一刻身形仿佛弹簧一般,忽然高高跃起。

双臂僵硬地向前伸展着,最前端失去血液干枯的手掌之上,布满暗青色的尸斑。而那堪比手指长度的锋锐指甲,在半空中陡然划起一阵尖啸,向着易清两人暴露在外的脖颈处插去。

“小小孽畜,焉敢张狂!”

见到猛扑过来的紫僵,洛辰眼眸当中顿时爆发出一抹寒芒。当即冷冷一笑,右手忽然在怀中一抹。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镇!”

一声大喝,再看洛辰的手中,已是瞬间出现了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之上,用赤红色的朱砂绘制着一道玄奥的符箓。随着喝音一落,洛辰手中猛然向前探出,迅疾似箭,在半空中带起一道虚影。

紫僵呼吸之间已是跳跃到了两人身前,嘴巴猛然大张,森白粗长的獠牙显露无疑,显得愈加的狰狞可怖。洛辰却脸色不变,就在紫僵指甲即将触及自身的瞬间,陡然出手,手中灵符数骤然贴在了紫僵额头之上。

灵符落下,顿时符面之上焕发出一阵璀璨至极的金色豪芒。

而紫僵的动作,戛然而止。就仿佛被定住了身形一般,忽然就停顿在原地不再动弹。

“洛兄,这可是茅山的镇尸符?”

见到那张灵符上“大将军在此”五个龙飞凤舞的赤红色符文,易清眼中精芒一闪。

“的确是这道灵符。我茅山派驱邪捉鬼,千年来也降服过不少的紫僵,这镇尸符功不可没。”闻言洛辰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解释了一声。

不愧是道门大宗,底蕴不是一般可比!易清心里着实有些艳羡。千里传音符、牵机符,又有这镇尸符。自己飞云观不知何时才能够积累到这种底蕴。

吼!吼!吼......

心里有些火热的想着,正想说些什么。陡然,前方黑夜之中,再次传来了颇为凄厉的吼声。不是单独的一声,而是连绵不绝的一阵......

易清两人瞬间对视了一眼,顿时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那抹骇然。

PS 五一小长假结束,从明天开始,青丘还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