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古怪举动

第六章 古怪举动

为配合丰都鬼城的建筑样貌,此处的屋舍也建造的颇为古典。

因此房间窗户并没有现代的那种铁栏杆,易清身子一跃,脚下连动,眨眼间身子已是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屋顶之上。

目光向着鬼门关前望去,当看清眼前场景之时,易清的瞳孔忍不住微微一缩。

一个略显虚幻的身影,穿着一件白色寿衣。手里则是拿着一条漆黑的长长锁链,双脚并不沾地,就这般直直地向前飘去。

叮当、叮当......

锁链一端垂落在地上,与坚硬的地面撞击,发出一阵阵清脆却诡异的敲击之声。

“是阴兵。”

漠然的声音,从身后忽然传来。不知何时,鬼手同样跃上了屋顶,正无声地站在易清不远处。此时那微眯的双目之中,同样有着一层深邃的光晕跃动,目光丝毫不受黑夜的阻隔。

“好敏锐的感知。”

瞥见不远处才刚跃上屋顶的洛辰、魔瞳两人,再看着眼前几乎是跟自己不分先后发现异常出现在此的鬼手,易清的眼中蓦然掠过一抹精芒。

“我只是因为功法的原因,对阴魂一类有特殊的感应。”

似乎看出了易清的心思,鬼手淡淡解释了一句。旋即目光停留在易清身上,有种不知名的意味在其中流转,

“你实力很强,比我们都强!周哥这次找了个好帮手。”

语气很是肯定,脸庞之上在下一刻却忽然微微有着一丝的**。

虽然瞬间即逝,但是易清仍旧清晰捕捉到了鬼手刚才流露出的那一丝笑意。似乎,因为自己的实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对方的认同,散发出一种善意的信息。

“生死兄弟。”

感受到鬼手的善意,易清的脸上也下意识的浮现出一抹柔和的笑意,轻轻吐出四个字眼。

“嗯。”

听出了易清这四个字中的含义,鬼手一向冰冷森厉的脸上蓦的就有些舒缓柔和起来。旋即不再言语,只凝目盯着那个阴兵,目中隐约有些莫名的火热。

“这就是阴兵?”

同样跃上屋顶的魔瞳、洛辰两人快步来到易清、鬼手两人身旁。四人聚在一起,魔瞳忽然就轻声出口,语气中有种诧异。

小时候谁都听说过一两个关于阴司地府的传说故事,自然也会在脑海中勾勒阴兵的模样。此时看上去,这阴兵竟是跟流传下来的故事中描述的相差不多。

“鬼神之事的传说,大多都有些凭据,不是空穴来风。”

闻言易清淡淡一笑,轻声解释道。眼见此时再没有人发觉异常从房间内出来,心中有些了然。诸如赵炎、周山两人更擅长的是物理攻击,役使火焰大地之力。

其他林衍等却是修为未到这一步,感知力并没有如洛辰跟自己这般敏锐。

“这阴兵的举动,有些古怪。”

此时一旁的洛辰忽然出声说道,声音中显得有些诧异。

闻言众人也是瞬间再次将目光落在眼前的阴兵身上。夜里的黑暗,在此刻却并不能对他们产生一丝的阻碍。

“他似乎是在搜寻探索着什么。”

眼中的阴兵并没有发现众人,手里拖着锁链,看似漫步目的的飘荡着。只是那一张毫无血色的惨白鬼脸,会时不时抬起头来四下扫视着。

此时这阴兵已经走出鬼门关有百丈多的距离,一路直直飘荡。而那般动作,真仿佛是在探寻什么一般。

鬼目当中,有着智慧的光泽跃动。黑暗当中,阴兵似乎在喃喃自语。隐约可以听见一些诸如“天庭”、“灵气”、“奉命”的模糊字眼。却又似是而非,让人不敢确定。

尽管如此,听在易清的耳里,却仍旧令得易清心中猛然一动,若有所思。心地深处似乎有种悸动喷薄欲出,却仿佛又被一种神秘的伟力生生卡住,抓不住那一丝飘渺的踪迹。

脸上不知不觉中已是严肃起来,易清此时忽然有种强烈的感觉。这鬼门关的诡异变化,并不简单。

或许,牵扯到地府!

是地府隐遁百多年后再次出世重判轮回的先机?还是......

想起后一种可能,易清的瞳孔深处陡然一阵紧缩,瞬间涌动出一抹不易觉察的惊骇。

“要不,我们把他抓过来询问一番吧。实在不行我就把他炼化了,我感觉到阴兵对我的神通有很大的补益。”

蓦然,一直表现漠然脸上不动声色的鬼手突然冷冷开口说道。冷酷的声音当中,有着一抹毫不掩饰的炽热。

“你这家伙,恐怕就是为了炼化那阴兵修炼《噬魂手》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作态了,说话还带着拐弯的。”

众人之中也就魔瞳最为了解鬼手了,听着鬼手这突然的提议,额间顿时就垂下几条黑线,满脸戏谑无语地望着鬼手。

自己的心思被魔瞳一眼道破,鬼手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反而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供认不讳。双目盯着逐渐靠近的阴兵,顿时掠过一抹冷酷之色。

闻言易清心里也是猛然一惊,忍不住拿目光再次细细打量着身边这个一身冷厉森然气质的男子。心中突然很是有些无语。

果然是狠人啊。居然连地府的阴兵也想着炼化用来修来自己的神通。

阴兵,既然称之为兵,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地府这个机构的正式编制。试想若是有人妄图杀害如今政府中的警察等公务人员,会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先不要动手,再看看吧。”

易清的眉头不自觉的有些微皱,显得对于鬼手的心思有些排斥。虽然知道在鬼手等人心中阴兵跟那些鬼物是一样的性质东西,本能的易清却有些反感。

似乎,这是对无形中有种存在的挑衅忤逆。而这种行为,易清下意识的十分不喜,甚至是莫名的有些愤怒。

感觉,仿佛是自己受到了挑衅一般。

“正一法剑,诛杀阴兵。”

陡然,一声大喝,在这寂静的夜里忽然炸起。

旋即便可见一抹璀璨至极的金光剑影,猛然跃入眼帘,呼啸着从天际疾斩而来。巨大剑身之上,萦绕着一种赤阳而诛邪灭阴的强大气息。目标,赫然正是眼前那仍旧在探查着什么的阴兵。

见此,易清的脸色猛然一沉。一抹愠怒,在眼中顿时掠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