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霸道祖庭

第七章 霸道祖庭

普化真雷!”

望着越过眼前疾速向着不远处阴兵斩落下去的巨大金色法剑,易清一脸阴沉。

冷冷哼了一声,目光抬向天际。陡然一甩衣袖,仿佛就是在向九天之上的某样东西招手一般。

轰!

没有一点星光的天空之上,下一刻满天乌云陡然被撕开一道庞大的裂口。裂口之处,有着无数刺眼的亮银色光华爆发出来。

旋即只听得天际一声炸响,一道粗如水桶的雷霆猛地刺透层层乌云,降落下来。

雷龙狰狞咆哮,瞬间轰在下方巨大的法剑剑身之上。

砰!

原本凌厉威猛无比的法剑,顿时如遭重击一般。疾斩而下的剑势猛然就一顿,剑身之上璀璨的金光更是一阵黯淡。

随着法剑上传出一声哀鸣,停在半空中摇摇欲坠的法剑瞬间缩小恢复成三尺青锋的大小,下一刻忽的就向着地面之上坠去。

经过如此多的时日闭关参悟,对于九天普化真雷这项神通,易清施展起来无疑更加的得心顺手。至少像如今这般威力的普化真雷无需再繁复地结道印才能牵引雷霆降下。

“易兄弟,你这是?”

这把不知名的金色法剑突然斩向阴兵,再到易清的忽然出手,击落法剑。一切都发生在兔起鹘落之间,直到这时一旁的众人才惊醒过来。

洛真满目惊疑地问出声来。鬼手、魔瞳两人亦是一脸疑惑之色的望向易清,不过更多的倒是对易清刚才挥手间召唤天雷这种手段的惊叹。

“大胆!”

易清闻言正想回答,不料远处突然就传来一声洪亮的怒喝之声。随着一喝而出,无尽的音浪顿时滚滚冲击而来,带着一种压迫的气息,震人心魄。

旋即一道身穿云清道袍的中年身影忽的就出现在不远处的屋顶之上。脚下移动之间,快速向着易清四人站立的位置掠来。其后,接连有着三四道身影略上屋顶,紧随这人而来。

“尔等何人,居然胆敢阻挡我斩杀阴兵诛灭阴邪!”

人还未至,一声厉喝质问之声再次传来。来人满脸怒容,一双鹰目当中仿佛有着一抹与生俱来的狠辣,与道修的气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邪道之士,妄想藏污纳垢!”

“哼!”

听着来人的质问之声,易清脸上的阴沉瞬间彻底转化成一种冰冷之色。顿时一声冷哼再次出口,虽然没有来人的那种滚滚气势,却立即压过了对方的声势。

更刺穿那压迫而来的声浪,将那股蕴藏在其中震慑心神的力量瞬间打散。

“大胆,在我龙虎山面前居然敢放肆!”

见到自己的这份小手段被轻易破去,来人眼中有着些许怔色。旋即一抹更加庞大的怒意,猛然就浮现在脸上。

站定身形,就落在易清四人几丈外的地方。冷厉的目光在眼前易清四人身上一一划过,旋即狠狠刺在易清的脸上,

“看你也穿着道袍,是哪个宗门哪个道观之人!报上名来!”

语气阴冷更带着一种显露无疑的轻蔑。说到最后,已是再次化成了大声的厉喝。那般模样,就仿佛古代的帝王见到自己辖下的臣民一般。轻蔑不屑,高高在上,而懒得废话直接命令喝问。

龙虎山的?

听到这人自报家门,易清的眼眸深处忽然也有些细微的波动。没想到这次周山他们居然是连道家祖庭之人都请下山来帮忙了。

只是脸上毫无变色,冰冷中反而带上了一丝的玩味。

自己跟这龙虎山,可还真是有缘啊。

最开始那龙虎山在俗世中的记名弟子刘明浩被自己断了第三条腿,之后那莫虚莫妄两人更是直接被自己斩杀。

现在,不知道又从哪里蹦出了这么一个货色。

下一刻眼中陡然掠过一抹森厉。道家祖庭,若是不想当了,来日自己必定让齐云山飞云观取而代之!

“这阴兵乃地府兵卒,大道认可在籍之阴魂。你,杀不得!”

易清根本懒着理会这人的喝问,直接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最后四个字,语气骤然一冷。

“大胆!我龙虎山说这这阴兵可以斩杀,那么这阴兵就该被天下正道之士所诛。你是何人,居然敢置喙我龙虎山的决定。”

这次不用那中年道人出口,随在其后的一个道人已经冷冷怒喝出来。说罢仿佛是为了示威一般,手中法剑陡然一甩,升腾起一阵阵诛邪金光。金光将整把法剑都染成了金色,再次向着下方的阴兵疾斩而去。

“我是地府阴兵,你们居然想要斩杀我!”

先前那么大的动静,那一直在探查什么的阴兵自然发觉了众人的存在。此时见到一把法剑再次向着自己斩落下来,惨白的鬼脸顿时一抬。鬼目森森,落在不远处龙虎山一群人身上,有着一抹怒意。

原本托在地上的锁链撞击地面之声截然而止。不带一丝波动的冷冷喝问之声,从阴兵的嘴里吐出。

哗啦啦......

一半缠绕在手臂之上的锁链猛然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随着阴兵用力一甩,瞬间仿佛一条黑色阴龙一般,凌厉地向着头顶上落下的金色法剑撞去。

两者相击,令人意想不到的居然是那法剑落败。哀鸣一声瞬间被打回原形,撞得倒飞而回。

“混账!小小阴兵,也敢违抗我龙虎山的斩杀!”

将倒退而回的法剑再次握入手中,先前出手这人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难堪之色。刚才本以为这阴兵不堪一击,因此并没有尽全力出手。

没想到交手后会是这样截然不同的结果,顿时就向着那阴兵一阵怒喝,眼中冒出凛凛杀机。

“哼!我说过,这阴兵你们杀不得!”

刚才这人的出手猝不及防,此时见到此人还想出手,易清的脸上陡然一寒,眼中也有着一抹怒意。一股庞大的威势,下一刻猛地就从身上汹涌而出,向着眼前这龙虎山众人压去。

“你这是在与我龙虎山为敌,与道家祖庭为敌!”

那股磅礴的压力骤然降临,当先那中年道人顿时脸色一变。身子突然就有些摇晃起来,虽然极力维持着身形不后退,脸上却逐渐变得一阵通红吃力之色。

后面跟随而来的龙虎山众人却没有这中年道人的那份修为,在易清毫无保留的气势压迫之下,不由自主地就是连连向后退了数步。

刚才对阴兵出手那人由于易清的重点关照,更是蹬蹬蹬一路倒退回去。体内运转的法力一乱,顿时就可见其人身子一沉,接连踩碎了屋顶之上数块瓦片。

“回去之后我定然禀告掌门,你所在宗门从此将在天下道门中除名!”

没想到眼前这出手拦下自己正一法剑的道人虽然年轻无比,修为竟是比自己还要深厚一些。中年道人脸上不禁涌现出一抹骇然之色,旋即却由然感到一阵的屈辱。

自己等人身为龙虎山号称道家祖庭的弟子,居然被这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般折辱!目光微扫,不少前些日子来到的同道都已经被惊醒,掠出房间正默默站在一旁观看。

这是在打脸,啪啪响的打在龙虎山的脸面之上。

“天下道门除名?你龙虎山倒是好大的威风,好大的霸气!贫道齐云山飞云观观主,等着你龙虎山的除名。”

闻言易清眼眸深处顿时掠起一抹深深的冷厉,直接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说完也懒得再看这些人,直接将目光打量着四周隐在黑暗中的人影。

刚才的动静,不仅是周山、赵炎他们出来了,四周能够感觉到一道道同道的气息。

“世间居然还有修士维护地府威严。你之作为,我回去后会禀告阎王。”

阴兵不知何时已经再次将那锁链缠绕在了手臂之上,只余下一小半垂落在地上。此时忽然就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易清的身上。

“地府有变......七月半,鬼门开......你小心......”

返身走向鬼门关,阴兵的声音再次透过黑暗远远传来。

而闻听的这阴兵的提醒,不仅是易清,一旁的众人修士,鬼手等人脸上也是猛然再次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