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6章 秦广王

第十六章 秦广王

黑暗消失,光线重现。不知昼夜,却是一种略显阴沉压抑的光芒。

易清下意识的四下环视,当望见眼前那浩大巍峨的城楼之时,一抹惊愕,猛地就在脸上浮现。

鬼门关!居然是跟丰都鬼城中一样的鬼门关!

静默矗立在易清眼前,吞吐着一种比前者更加森然却威严的气息。

“阿弥陀佛。这里就是阴司吗,怎么还有一座鬼门关?”

一旁的小小也走上眼前,仰着小小的脑袋望着眼前气势无比的鬼门关,脸上闪过一丝的疑惑。

易清眉宇不经意间也是微微皱起,不明白缘由。

而正在这时,原本紧闭的鬼门关城门之上,突然泛起一阵浓郁的黑芒。

“郁垒,神荼,拜见帝尊!”

沉闷似瓮鸣的声音,忽然就从眼前的鬼门关城门之上诡异地传出。

旋即在易清、小小两人震惊的目光当中,两道魁梧高大的身影,忽然就从城门之上浮现出来。仿佛是镂刻在这两扇城门上的门神一般,一边一个。

左边那道身影身着斑斓战甲,面容威严,姿态神武,手执金色战戢。

而右边门扇上的身影却是一袭黑色战袍,神情显得闲自适,两手并无神兵或利器。只是其脚下,坐立着一只巨大的金眼白虎。此人正探出一掌,轻抚着这金眼白虎的虎头。

刚才的声音,分明是从眼前这两道“门神”镂刻口中传出!

再看此时,浓郁的黑芒从这两个“门神”上迸发而出。透过黑芒,这两道身影仿佛瞬间活过来了一般。目光转动,神情却莫名激动异常地望着面前的易清。

“你们是......郁垒跟神荼?”

这突然的变故当即令得易清两人心底一惊,忍不住后退了数步。见到并无危险临身,易清才稍稍定神。此时再想及刚才传到耳里的话语,顿时心底就有些惊涛骇浪的感觉。

郁垒、神荼,可是天庭敕封五方鬼帝中的东方鬼帝。虽然只是鬼帝,却也是天庭正神,有着无边法力。

相传这两人被授命永世镇守鬼门关,想不到竟是真的。难怪阳间会将这两人画像贴在门上,一直供奉。竟然真是“门神”般的存在。

“原来还有帝尊行走在此界,果然天不亡我等神祇!”

左边的乃是神荼,此时正一脸激动之色的盯着易清。右边的郁垒虽未言语,面庞之上却也没有了一向的从容闲适。

有种欣喜欲狂的意味,右掌不断地摩挲着座下白虎的虎头。

坐立的那只金睛白虎,此时似乎也感应到了主人的心意。一双虎目圆睁扑闪,其中却是闪过一丝的疑虑好奇之色。

此时最惊疑的若论起来却应当属易清无疑。

帝尊?

脸上布满疑惑,为何这等传说中的东方鬼帝,会满脸激动地称呼自己为帝尊?

易清可不相信这两人会认错人,显然有着凭据。

无由的,易清便是想到了身上这神秘道图幻化出来的帝袍。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处处透露着一丝的诡异。

是因为这身帝袍让两人误会?还是......

“想来也是,帝尊既然以这副面貌出现,想必并没有恢复前世的记忆。”

似乎是看出了易清心底的疑惑,郁垒这时忽然就幽幽一叹。抚摸着座下虎额的右掌顿时一止,一时神色莫名。

“却总还是有着一线生机,不用再像以往那般绝望地等待着,不知哪一天会像其他同僚那样无声消泯。”

反倒是神荼反应过来后淡淡一笑,虽是也有着一丝的失望,气势无形中却猛增起来。

“两位尊神?可否为易清解惑?”

前世?易清身躯陡然一震,此时居然牵扯到了自己的前世轮回!忽然就极其恭敬地向着眼前门上的两人一稽,略显急切的问道。

“当不得帝尊如此大礼!此时却非我两人能解,亦是不敢道破天机。”

见到易清这般作态,郁垒、神荼两人都是下意识地一惊,连忙说道,

“我两人已经通知了秦广王殿下,或许殿下可为帝尊解惑。”

秦广王?十殿阎罗第一殿的秦广王?

听得两人所说,易清心神再次一震,居然将要见到秦广王!

一旁的小小早就在刚才郁垒、神荼两人出现时候陷入震撼当中。此时听到秦广王的名号,脸上却没有什么反应。

是,那念诵佛号经文的语速分明再次快了好多。

“秦广王蒋,参见帝尊!”

震惊之中,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就从鬼门关内响起。下一刻,一道颀长威严的身影,身穿黑色帝袍,忽然就从鬼门关内出来。

一脸正气,不怒自威,正是秦广王。

“郁垒、神荼,参见秦广王殿下!”

见到秦广王出现,郁垒、神荼两人立即就躬身行了一礼。

“哎,现在何必还用这些虚礼。如今整个地府也唯有你我几人仍旧在坚守了。”

见到城门上的郁垒、神荼两人身影,秦广王却是一脸神色复杂,不由幽幽一叹。

“属下二人神力也快耗尽了,如今几乎是困在这鬼门关的城门之上,不得出入。”

闻言两人顿时也是神色幽幽,蓦然长声一叹,旋即却是不再言语。

“易清见过殿下。”

三人的对话易清虽未听懂,仅凭这其中流露出的一丝丝意思,心底不由仍是猛然一震。

这阴司地府当中,看来真如自己先前猜测的那般,亦是发生了巨变。

只是目前易清的心思全然放在刚才郁垒、神荼所言的关于自己前世之语中,压下心中的震骇,连忙向着眼前的秦广王行了一礼。

“如今帝尊叫做易清吗?”

见到易清行礼,秦广王却并未如先前安然接受郁垒、神荼两人那般。脚下忽然移开数步,似乎是不敢承受易清的这一礼。

双目却是霍霍盯着眼前的易清,神色忽喜忽忧,不知所想,一脸的复杂之色。

“不知帝尊之言何处?易清还请殿下解惑。”

见到秦广王未受自己这一礼,易清也未矫情坚持,却是立即向着秦广王问出心中的疑惑。

“呵呵,帝尊,既然来此,地府虽然残破,可愿同秦某一游?”

对于易清的话语秦广王含笑不语,亦仍旧称呼易清为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