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7章 小小的机缘

第十七章 小小的机缘

游地府?

对于秦广王的笑而未答,易清心中不由的一顿。

微微沉吟过后,易清却也没有拒绝。按捺下心中的疑惑,脸上随即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地府阴司之所,轮回重地。若说不好奇,却是骗人之言了。

目光一转,回头暗暗示意仍旧在一个劲低声念经的小和尚一眼。对于小小的表现,易清只觉一阵好笑。这小和尚,还真是有趣。

“哈哈,既然如此,且请帝尊随秦某前来。”

见此秦广王亦是一声朗笑,手中当即向着眼前的鬼门关一挥。一道黑芒顿时就从秦广王的手上蹿出,落在紧闭的城门之上。

瞬间城门之上,立即也荡起一阵相应的黑芒。不断的波纹当中,忽然呈现出一个小门户。

“鬼门关乃是进入地府雄关,多半时间都是紧闭,由郁垒、神荼二人镇守。我等进出便是凭借地府特殊符引,另开通道。”

秦广王含笑解释一句,旋即抬步迈入眼前出现的通道之中。

见此易清、小小两人自然紧跟而上。

身后传来郁垒、神荼恭敬至极的喝声:“郁垒、神荼,恭送帝尊,殿下!”

“这阴阳两界的鬼门关俱是天庭所立,带有天道之真念。阴司为根本,丰都之鬼门关乃是沟通阴阳之所。一入鬼门,则至阴司。”

秦广王淡淡的声音,再次从前面传来,恰好解释了之前易清甫一见到此处鬼门关那油然而起的疑惑。

一入鬼门,便至阴司。

当望向眼前的景象之时,易清眼中一怔。一抹骇然之色,迅速的扩张到整张脸上。

“天地灵桥被斩断,天庭消失,自然也波及到了地府轮回之所。”

走在前头,秦广王却似乎看到了易清脸上的神色震惊一般,语气幽幽地轻声说道。本是正气威严的脸上,此时也尽是苦笑之色。

盖因此时易清看到的阴司景象,实在过于死寂。不说没有一只鬼魂游荡,偌大的地府,竟无一点音响传出。

仿佛被三界众生遗忘之场所。破败、颓然,而即将倾覆。

“走吧,阳间回魂到的鬼门关前,需经由阴阳界、望乡台、黄泉路、枉死路、奈何桥等地。我等却无需这般麻烦,直接去阎王殿便是。”

再次一叹,望着四周全然不似熟悉的地府之景,秦广王面庞之上苦涩愈重。唯有当望向易清之时,眸中才忽的燃起一抹激动。

按捺下心底的深深惊骇,易清、小小两人再次迈步跟上。

要去阎王殿,中间还需经过枉死城。

甫一靠近这传说中的枉死城,一阵阵凄厉的鬼啸之声就远远传来,夺人心魄。似乎从未间断,鬼气重重当中,扩散出来一种凶戾之气。

只是此时枉死城整座城池四周,无声而诡异地立着十根通天般的黑柱。一根根黑柱都有百丈之大,一眼望不到上方的尽头。

其上黑芒不断涌动,闪耀着一层神秘玄异的亮光。而一种镇压的厚重气势,充斥在这十根通天黑柱之上。

远远看去,这十根黑柱,仿佛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阵法不分昼夜、无声孤寂地运转着,镇压着。

“日游、夜游、黄蜂、豹尾、鸟嘴、鱼鳃、无常、牛头、马面、鬼王。又来看你们了......”

怔怔望着眼前这十根通天黑柱,洪亮的一声,充满缅怀怅惘,忽然就从秦广王的嘴中喊出。

而秦广王的声音刚起,易清分明看到一直静默处理的这十根黑柱,猛然皆是微微颤动起来。其上游走的黑芒不断闪动,仿佛有灵性一般。

“这十根黑柱乃是我地府十大阴帅所化,组成镇魂天阵,日夜镇压枉死城。”

喊声刚落,秦广王便是轻声向着易清、小小两人解释起来,

“地府残破,可是千百年来天道之下阴魂仍旧源源不断涌向地府。枉死之鬼尽数聚与枉死城,以往地府健全自然会等阴司赏善罚恶,进入六道轮回。

如今地府大变,却无法进入轮回。枉死城中的鬼魂又不比一般,身上都有一股不甘、怨恨之气。地府不敢放纵,因此十大阴帅舍身成仁,组成这镇魂大阵,彻底封死整座枉死城,只能进不能出。”

“如今想起,白驹过隙,悠悠已是数百年了。”

最后一声长叹,从秦广王的口中缓缓吐出。

闻言易清、小小两人却是肃然动容。再次望向眼前这十根通天黑柱,下意识的带上了一抹敬服。

十大阴帅,舍身镇守枉死城数百年。其志可敬!

当即易清就向着面前黑柱稽首一拜。一旁的小小亦是双掌合十大念慈悲佛号。

“再等片刻,帝尊已经出现,天地众神将都会迎来转机!”

满脸怅惘地驻足良久,秦广王才几乎是微不可闻地喃喃自语了一声。目光落在一旁易清的身上,那抹激动希冀之色猛然暴涨。

拜别这十大阴帅所化的通天黑柱,秦广王再次领着易清两人向着阎王殿走去。一路上却是无言沉寂,没了交谈的兴致。

“复次地藏,未来世中,若天若人,随业报应,落在恶趣。临堕趣中,或至门首,是诸众生,若能念得一佛名、一菩萨名、一句一偈大乘经典。是诸众生,汝以神力,方便救拔,于是人所,现无边身,为碎地狱,遣令生天,受胜妙乐......”

如此静默许久,一处宏伟**的大殿,已是隐约出现在眼前。

大殿正中上方,方方正正悬着牌匾。匾上横撇竖捺,铁笔银钩,书写着三个浓墨大字:阎王殿!

只是正在这时,一阵阵洪亮的佛唱经文之音,忽的就从阎王殿的背后清晰传来。金色的佛光,似乎是弥漫了整个地府之中。

“哎呀!”

一道惊呼,陡然从身侧传出。

身旁的小小不知为何,那元神之体上忽然就升腾起一阵浓郁的佛光。佛光包裹之中,小小的整个身形,莫名的离地升起,向着阎王殿背后方位掠去。

此时的小小正在那包裹自身的佛光中一阵猛烈挣扎,却没有丝毫效果,只能惊声大呼起来。

“殿下,这......”

这突然的变故,立即就令得易清猛然一惊,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秦广王的身上。

却见秦广王面庞之上亦是一阵愣怔。

半响过后,才见秦广王目光抬起,似乎越过了眼前的阎王殿,望向那不知名的方向。

“那是......阴山.....看来是那一位了......”

“这小和尚却是好机缘!”

最后秦广王却是忽然一叹,只是脸上却无半点担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