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8章 孽台境

第十八章 孽台境

好机缘?

易清一愣,不明白秦广王所言何意。

“地府颓败,轮回残破,所有不得入轮回转世的鬼魂被镇压在了七处地方。先前的枉死城由十大阴帅镇压,其余六处中之一阴山便由那位大能坐守。”

微微一笑,秦广王轻声解释道。

“不知是哪位地府大能?”

闻言易清心中亦是升起一片好奇之色。看刚才那声势,想必也是上古闻名人物,无上大能。

“呵呵,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秦广王笑而不答,片刻过后才一字一顿悠悠吐出几个字眼。目光当中,却也忽的掠起一抹钦佩。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是那一位!

听着这八个字,易清陡然身子一颤,丝毫未掩饰自己内心的震骇。

居然是那一位!

“地藏王菩萨!”

秦广王见到易清瞬间就猜到了自己口中那一位的身份,一点都不显得意外。

盖因那一位的事迹,实在太过传名。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地藏王菩萨在上古立下要度尽六道中生死流转众生的大愿,故而誓不成佛。甘心留在地府,常居阴山而度尽过往冤魂厉鬼。

“大变发生过后,地藏王菩萨便封印了整个阴山,利用无上佛法牵引地府尽数厉鬼凶魂进入,以身镇压。”

语气微重地说道,望向阴山方向,秦广王此时脸上已是一片敬服之色。

厉鬼凶魂?

易清再次一震,这可是所有鬼物中最为凶残难惹的存在,居然都被地藏王菩萨镇压!

不愧是地藏王菩萨,上古无上大能,所有厉害的都被其一手镇压。如此一来,怪不得数百年来地府未出什么大乱子。

“哎,可惜这数百年下来,地藏王菩萨的佛法威能也逐渐减弱。以前还能够行走地府,及时出手补救一些缺漏。最近百年开始,也只能本体坐镇阴山,全力镇压那些厉鬼凶魂。”

目光一黯,当再说及时,秦广王的脸上顿时就有着一抹忧色闪现。

“那小小这是?”

易清眉宇一皱,对此事就算有心也是无力。这等天地大事,却非自己如今可以撼动更改半分。当即望向阴山方向,如今担心的还是小小。

“刚才想必是地藏王菩萨出手摄走那小和尚了。地藏王菩萨佛法无边,就算传授一些感悟给那小和尚,都能够令得小和尚受益匪浅。”

敛没眼中的黯淡之色,秦广王旋即解释道,话语中倒是有着丝丝艳羡之色,

“若是天地未发生大变,即使是在地藏王座下听得一场讲道,也是佛门中人的大机缘,大造化!立地成佛之事也并非虚妄!”

听得秦广王的解释,易清倒是彻底放下了心来。

看来是那地藏王菩萨准备传授小小一些东西了。果然是一场大造化!

上古之时地藏王菩萨讲道,而群佛咸动,座下无数比丘。如今小小单独被地藏王菩萨摄走,这等无上机缘,就是易清听得也是心动羡慕不已。

“帝尊无需羡慕,天意如此,令得帝尊冥冥中进入地府。我等自当助帝尊一臂之力,早日觉醒真我,挽回大劫。”

见得易清脸上的艳羡之色,秦广王淡淡一笑。下一刻伸手一引,向着易清含笑说道,

“且请随秦某入殿。帝尊的机缘便在这阎王殿当中。”

闻言易清脸上下意识地一怔,旋即露出一抹狂喜之色,隐隐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自己居然也能得到好处?

地府阴司赠送的造化,想来不会是一般可比。

想到此处,易清的心底陡然火热起来。哈哈一笑,当即忙不迭跟在秦广王身后,进入眼前这宏伟大殿之中。

甫一进入,便见到十个巨大坐像一字排开,三丈多高。

皆是头戴金冠,身着蟒袍。腰间围着玉带,秉圭端坐。双目圆睁,显得庄重威严。

正是十殿阎王坐像!

易清一眼便是看到了第一个坐像面目与身边的秦广王有着七八分的的相似,而穿着打扮一致无二,应是秦广王的坐像。

其余九个想必就是十殿阎王中的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

其下塑着四大判官,赏善司、罚恶司、查察司、崔判官,一旁还有十大阴帅。便如在阳间作为盛传的黑白无常,赫然在列。

其中白无常手拿白蒲扇,面带微笑,挺着白白胖胖大肚子。帽子上则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字,乃是负责接待阳间行善积德之鬼魂。

这些坐像亦是一个个身高丈二,排在十殿阎罗之下,威风凛凛。

各尽其长,各带其兵,各惩其恶,各报其功!

只是令得易清诧异的是这些坐像身上皆有着黑芒游走,浑然一片,显得生动无比。

其中自然是十殿中的阎王坐像尤为深邃,端坐在此,无时无刻不在弥散着一股磅礴的气势威压。

唯有易清第一眼看到的秦广王坐像,黯淡一片,显得生涩普通,在这些坐像中反而显得十分显眼。

当即易清就将狐疑不解的目光向着一旁的秦广王望去。

“他们皆已是将真身本体与整个地府化作一片,镇压阴司,便如先前我们见到的十大阴帅一般。因此留下一缕神念在这些坐像之中。”

见得易清的目光,秦广王的神色迅速黯淡下去。嘴角不由地无声一咧,略显凄苦,

“如今也唯有秦某残留到现在了,整日便仿佛那些孤魂野鬼一般,游荡阴司,不知何时也就如这些同僚一般,舍身镇压某处了。”

秦广王的脸上满是怅惘苦涩之色,一时之间显得很是感怀,黯淡无神。

“此等高怀大义,当受易清一拜。”

闻言易清脸上一肃,震撼中有着钦佩之色。当即就身子微屈,向着眼前这些坐像诚心一拜。

嗡嗡嗡......

易清甫一拜下,面前的坐像陡然不约而同的轻微颤动起来。表面的黑芒一阵闪烁,仿佛在刚才易清拜下之后皆是有着冥冥中的感应一般,灵性十足。

“我等当不得帝尊大礼,同僚们这是有所感应了呀。”

一旁秦广王轻轻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知殿下可否告知易清前世究竟是何人,为何地府众人认定我乃是帝尊之身?”

听得秦广王又是一声帝尊称呼自己,再看着眼前这些异象,易清原本被压下的好奇之色再次从心里蹿出,皱着眉头不由问出声来。

“呵呵,帝尊可知我等修炼何谓根本?”

秦广王却是仍旧避而不答,反而忽然说起了一个话题。说着也不待易清回答,自己自顾自接着说了下去,

“道心乃万道之本。便如一棵树一般,神通法力紧紧是枝叶罢了,唯有道心才是主干。主干强盛,方能枝繁叶茂,参天而起。”

说罢秦广王脸上陡然一正,下一刻手中一挥,一道黑芒猛地从手中蹿出,落在眼前那属于自己的坐像之上。

簌簌簌......

黑芒没入,原本毫无动静的秦广王坐像忽然就轻微颤动起来。

而那三丈高大的坐像额头神庭之上,忽然一阵法力波荡。

下一刻,陡然裂开,隐隐约约露出一方古朴的石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