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9章 无上道心

第十九章 无上道心

石镜只有半个脸盆大小,椭圆形状。通体焕发着蒙蒙的黑白之光。

阴阳交错,恍若混沌一般。

甫一出现,立即就透露出一种古朴沧桑的恢宏气息,带有一种玄异的轮回意味。

“这是......”

感受到这股忽然出现的磅礴浩大气势,易清的脸上顿时一阵动容,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这究竟是地府中的什么秘宝,居然能够有着这种隐隐惊天动地般的气势!

自己的天师法印在这面石镜面前,恐怕都不能相提并论一分。

就算飞云观中自己布下的那四相锁灵阵,恐怕就是开启最为凌厉的四相绝杀之术,也没有这般气势散发出来。

双目直直盯着头顶上空出现的这面石镜,易清忽然就愣怔在场不知所措。

“孽台境!”

伸手一招,将这面石镜握在手里,秦广王轻声解释道。

而那孽台境刚一落在秦广王的手里,立即镜面本体就一阵颤鸣,传出嗡嗡的颤音。其上的黑白光芒猛然闪烁暴涨,顿时竟是传出一种欣喜的微弱情绪。

仿佛正是因为再次得见主人,而欣喜不已。

低头摩挲着那在手中颤鸣不断的孽台境,秦广王的神色中蓦地也是划过一抹怀念之色,

“老伙计,将近百年没有让你有用武之地了。今日,就让你助帝尊一臂之力,凝成无上道心!”

孽台境?

易清脸上陡然一惊,原来是地府中这件刑天之器,难怪能够有着这般气势。

阴司有地为孽镜台,上悬孽台境,照见过往阴魂生前种种罪孽。事无巨细大小,悉数呈现。

传闻这孽台境乃是由天地灵气所洁而自然成形。凡人魂魄到此,即可照耀其本身面目,毫不能隐藏。

只因世人自少到老,一生罪孽重重。所做之事,自己明白。正所谓心知肚明,将自己一生的罪孽尽摄于心,不离心之指使。

“帝君可准备好,秦某要让老伙计出手了。”

握住孽台境,秦广王神色一敛,显得略有些凝重,对着易清忽然问道。

“啊?”

闻言易清一愣,不知秦广王意欲何为。虽然此时也明白秦广王是想让自己凝成无上道心,但是究竟何为,易清却是丝毫不知。

“我这老伙计乃是轮回重宝,能够记录下所有生灵的一切过往孽力。到时候帝尊将会化身为其中任何一个生灵,经受种种。”

见得易清听到自己的解释后脸上陡然凝重,秦广王并没有显得有丝毫意外,不过语气却是一缓,

“只要帝尊能够经受其中的孽力冲击,便能够凝成无上道心。到时帝尊的修炼一途再无半点坎坷!”

易清此时的脸色却是彻底凝重起来。虽然秦广王只是寥寥数语,易清却全然明白了秦广王所谓凝聚无上道心的办法。

百炼成钢!

试问若是一个人轮回百世、千世,而后将这千百份轮回感悟总结起来,道心焉能不强横。

只是如果失败,恐怕就是道心永远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了吧。随着岁月而道心崩散,身死道消!

想起这种堪称恐怖的眼中后果,易清的眼中不由得一阵犹疑。心中万般念头不断转换,权衡着是否该去冒这个险。

成功,则凝成无上道心,直冲大道!

失败,身死道消!

“帝尊可是想好?”

易清的这般反应在秦广王的意料之中,静静等着易清的决定,轻声问道。

眸中却是莫名的也有着些许紧张之色。若是帝尊接受这份考验,天地仙神有救!若是帝尊拒绝,恐怕......

看帝尊的这般年纪,想来帝尊轮回转世已经不止一世了。前几世定然未有觉醒悟得真我,否则以帝尊之能,又岂会让得天地间众神沉沦至今。

心里这般想着,秦广王眼眸当中的紧张之色不由更甚。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孽台境,掌心摩挲间似乎有着一层细密的微汗沁出。

那孽台境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此时的心境,忽然就停止了颤鸣,安静待在主人的手中。

易清此时却是处于天人交战当中,眉宇早已在不觉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脸上尽是犹豫不定之色,一片复杂。

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凝固,缓慢流淌,却悄然而逝。

“好,还请殿下出手!”

逐渐的,易清的眼中有着一丝丝隐约的坚定之色流露而出。而终于在此时易清的忽的脸上一定。

下一刻猛地一咬牙,就沉声说道。

说着整个身子立即就是盘坐而下,双手交错结成道印盘在小腹处。双目直接就闭了起来,静待着秦广王的出手。

“帝尊静心凝神。若是不支,只要心念一起,秦某便撤回孽台境。”

闻听得易清的话,秦广王立即就在心底松了一口气,脸上顿时一喜。旋即这抹喜色又是缓缓敛去,重新换上一抹凝重。

轻声提醒了一句,下一刻秦广王手中一动,孽台境瞬间掠到盘坐在地的易清头顶上空三尺之距。

“孽镜轮回,业火锻心!”

蓦然一喝,秦广王手中一道道玄奥的印记打出,没入那孽台境之上。

顿时就见原本悄然悬浮在易清头顶之上的孽台境陡然一颤,旋即其上的黑白光泽立即疯狂的闪烁起来。

一股磅礴的轮回气息,猛地就从镜面之上扩散出去。

而孽台境四周,诡异的浮现出一幅幅黑白的画面。

有挥斥方遒的帝王将相,有直上朝堂的白衣书生,有终日凄苦的贩夫走卒......

杀戮战场阴谋不断,爱恋情仇杀心骤起,恩怨仇杀夜夜不休......

无数的画面不断闪现,又瞬间即逝,换成下一幅截然不同的场景。

众生皆苦!苦!苦!苦!

一切过往尽数摄于孽台境当中。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罪孽之力猛然就从镜中冲出来。

黑白之光交错扭曲在一起,镜面之上立即升腾起一种混沌的色彩。

蓦然,一束混沌之光,猛地就从孽台境上落下,直接将下方的易清笼罩在其内。

而易清的身子,立即一颤。脸上的表情,忽然就是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