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1章 返阳间

第二十一章 返阳间

蓬!

此时阎王殿内,易清静静盘坐在地,而秦广王则是凝神守护在一旁。

易清的脸上时喜时悲,时忧时怒......表情瞬间万变,不知心神深处正在经历着多少的轮回新生。

正在这时,易清的身子忽然一声轻响。旋即可见一团幽黑的火焰,猛地就覆盖在易清整个元神之体的体表。

仿佛是从易清的体内蹿出来的一般,黑色的火焰无风自动,诡异地炙烧着易清。易清的脸上表情猛然变得痛苦起来,下意识的一声闷哼。

而易清原本无垢无瑕的元神之体,忽然就被侵染上了一层黑色恍若污秽一般。

“业火!”

一旁的秦广王见此立即一震,惊呼出声。手中下意识地一动,就想撤回孽台境。

业火乃是纯粹由孽力跟业力组成的一种异火,侵人肉身,污人元神,最是毁人道基!世上修真之士无不谈之色变,而畏惧不已。

“这是帝尊坚持不住,迷失沉落的征兆啊。”

喃喃一声,秦广王探出的手掌却是蓦然一顿,脸上忽的闪过一丝的犹疑之色,

“再等等,这业火还不强盛,帝尊还有希望......”

似乎是在自我安慰一般,秦广王伸出的手并未收回,却也没有立即撤回孽台境。凝神满目紧张地盯着面前的易清。

打定主意,若是这业火再强盛上一分,便立刻撤回孽台境,让帝尊从轮回中出来。

秦广王此时隐隐也是有些后悔,自己此举实在有些操之过急,而揠苗助长了。孽台境功效所知者甚多,可是敢如此做之人,又有几个?

盖因这种方法实在太过于凶险,一个不好便是身死道消的凄凉下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秦广王的脸上已是冷峻一片,掌心不觉间已是沁满了细密的一层汗珠。

身为十殿阎王之一,秦广王觉得自己一生当中还从未有这般紧张的时刻。目光始终盯在眼前浅浅覆盖在易清身上的那一层黑色业火,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松懈。

陡然,那层业火猛地一涨,吞吐当中,竟是眨眼间强盛了不少。

“不好!”

一直凝神在此的秦广王见此心中一惊,再也不敢有丝毫的犹疑,手中印诀打出,就想撤下那悬在易清头顶的孽台境。

只是就在这时,易清整个静坐的身体之上,忽然焕发出一阵阵浓郁的玉清色光华。

清光仿佛井喷的泉水一般,不断从易清的体内深处涌动而出。而在易清身体四周,逐渐凝结成一朵朵硕大的青莲,神韵非凡......

大部分的清光,则是直冲易清头顶,瞬间竟显得十分强势地冲开原先位置的孽台境。下一刻蓦然便在易清的头顶上空,幻化成一处玉清色的遮天华盖。

华盖表面,有草木虫鱼,有飞禽走兽,有洪荒异种,有上古大妖......

华盖之下,易清无端便带上了一种华贵的气质。

“帝尊......这是成功了?”

见到突然从易清身上涌现出的异象,秦广王先是一愣,旋即脸上一阵狂喜。犹自显得有些不可置信的颤声说道,一时激动无比。

秦广王的话音刚落,原本紧闭双眸的易清双目便已是霍然睁开。

一股浩瀚的帝威,三界众生不容忤逆。猛地就从易清的眸中倾泻而出,瞬间弥散在整个阎王大殿之中。

“林羽......若男......”

易清睁开眼的瞬间,就是下意识地呢喃了一句。此时细看易清的双眼,仍旧有着一丝的迷惘恍惚之色。

林羽回师洛阳,却遇到层层阻击,等终于杀回洛阳帝宫之外,已是只剩下自己与二牛两人。

一如当年,在珈蓝寺遇到林若男的场景。只是,物是人非。

甘愿求死,双膝跪于帝宫之外,只为入得皇宫见伊人一面。

最终,在帝阙万军包围之中,见到了熟悉的身影。一眼,已是万年,任沧桑不变。

林羽自刎,二牛撞柱从容相陪。而林若男,旋即殉情......

第三世,有书生姓林名羽,而富家小姐林若男,一见倾心......

第四世,道宫小道林羽,救了一只狐妖,为其取名林若男......

“哎,九世情缘,奈何却是孽力滔天!”

回忆当中,易清的双眸逐渐的恢复清明。蓦然幽幽一叹,目光微抬,似乎再次穿越时空,看到了那对九世轮回而不离不弃的情侣。

林羽、林若男两人,一共轮回了九世。仿佛是宿命的安排,必定会在某一个时刻遇到对方,必定会为对方倾心致死无悔。

“九百九十九世轮回,而无上道心,终成!”

轮回成为林羽一共经历了九世,之后又有着九百九十世的轮回。因此说来,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间,易清已经轮回了九百九十九次!

感慨一句,易清却是旋即将林羽、林若男等不同的身份人物放下。因为他知道,这些都不是自己,只不过是心神重入那一人,再次经历一遍罢了。

他是易清,齐云山飞云观观主易清!或者,还是秦广王等人口中的帝尊。

想起帝尊二字,易清的眉宇仍旧是下意思的紧紧一皱。成就无上道心,却是没有丝毫关于帝尊的往昔印记。

“帝尊,可是凝成了无上道心?”

秦广王见易清清醒过来后只是盘坐在地一动不动,心知这是易清在整理思绪感悟,并不打扰。此时才轻声却激动异常地问道。

“嗯!”

闻言易清当即轻轻点头,眼眸之中却也是猛地蹿出一阵喜悦。

虽然无上道心的玄奇还需在今后的修炼当中体现,但此时易清已经分明感觉到了自身本心的纯粹圆润,无垢无瑕。

偶尔想及之前翻阅的道卷经义,平常晦涩之处此刻却是豁然开朗,不断有着感悟涌上心头。

“有小小的消息了吗?”

压下内心的火热,易清不由是问了一句。

“那小和尚机缘造化,却是还没有从阴山中出来。”秦广王自然是知无不言。

“嗯,阳间还有数十万的恶鬼为祸。此次前来,本是想寻找解决之道,没想到却是有了这般机缘。不便多待,我需马上返回阳间。”

想起阳间的那一摊子事,易清脸上也忽然浮现出一丝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