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4章 自取其辱

第二十四章 自取其辱

鬼门关前,黑色的业火依旧舞动。

只是声势已经小了许多,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一簇簇。

因为随着恶鬼的湮灭,他们鬼躯上的业火也会随之消散。此时那寥寥无几的业火,正代表着还有一些的恶鬼未被消融。

至此,鬼门关内百万恶鬼齐出之事,可算完美解决落幕。

片刻过后,随着最后一只恶鬼在那黑色业火之下魂飞魄散,整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孽台境蓦然微微颤动起来。

无数的混沌色光华仿佛乳燕归巢一般,纷纷向着孽台境之上收回。一时之间,整面孽台境闪耀起愈加浓郁的玄秘光泽。

而孽台境震颤之间,其四周的空间,突然就仿佛水纹一般轻微地波荡起来。

“这是......”

见此变化易清略显愣怔,旋即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孽台境本就是地府重宝,玄异非凡,此时应当是要返回地府了。

也难怪秦广王那般轻易地就将这孽台境借予出来,原来这石镜竟是能够自己穿越阴阳两界,回到阴司中去。

果然,随着孽台境四周的空间愈加震颤波动,其附近陡然就裂开一道几尺长的裂缝。裂缝漆黑深邃,甫一显现,就立即流露出一种玄奥的空间气息。

再次一声颤鸣,下一刻孽台境猛然一动,直接就掠向那道漆黑的空间裂缝,旋即没入其中不见踪迹。

“易兄弟,这是......”

鬼手、魔瞳等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易清身边,双目惊疑地望着没入空间裂缝不见的孽台境,一脸的疑惑。

“呵呵,向地府中那位秦广王借的一件重宝,此间事了,这东西自当回去了。”

随手撤掉四周的北斗封魔禁之后,易清才淡淡解释了一句,却是不欲多说。

不过就易清这短短一句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立即就让得四周听见的众人猛然一阵惊骇。

十殿阎王之一的秦广王?还借了一件重宝给易清?

鬼手等人的目光顿时唰唰唰地就定在了易清的脸上,震骇当中满眼的好奇之色。

自己这位易兄弟,刚才去了地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秦广王就这般好说话?

“小小还未回来,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我在此等候即可。”

地府之行,易清如今自己都是有些惊疑不定,自然不会随意说讲出来。当即看了眼仍旧元神离体盘坐在地的小小的躯壳,才缓缓说道。

“无妨,反正恶鬼已经尽数除去,我们便跟易兄弟一起等这位大师即可。”

见到易清不欲多言,众人自然不会再不识趣地去追问详情。当即将这件事暗暗压在心底,也将目光落在了一旁小小的身上,眼中闪现着阵阵精芒。

“哼!算你命大,私闯阴司还能够活着逃回来。这小和尚无知,跟你去寻死,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正在这时,一道阴沉的冷哼之声,忽然就遥遥传来。

易清闻言眉毛立即一皱,透露出一种不喜。目光微抬,就见一群道士缓步而来。为首的正是那青木,此时青木嘴角噙着一缕冷笑,目中却是一片闪烁,

“先前大事为重,暂缓你辱我祖庭之行径。此时事了,易清,你可知罪?!”

说到最后一句,青木的音量猛然拔高。语气当中,顿时透露出一种浓浓的呵斥问责之意。

而随着青木喝声一起,其后的龙虎山众人,更是立即齐齐向着易清怒目视去。

一时间,场中气势再次一凝。

“知罪?”

听着青木的喝问之声,易清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珠一翻,直接将目光移开,懒得理会眼前这帮人。

狂犬乱吠!理他作甚!

“易清,切莫自误。只要你认罪,我祖庭大度,不会计较你过往行径。”

见到易清这般作态,青木的眼神之中当即就是一厉,掠过一抹狠辣。只是嘴中说出的话,却显得有些诡异的语气一缓。

“青木道长,两位的恩怨皆是因为国事而起,不知道可否看在国家的面上就此搁住?”

见到情形为妙,周山等人心里也是一顿。当即周山斟酌片刻,便是缓缓向着眼前的青木劝道。

“辱我龙虎山祖庭之事,焉能就此放下!周组长的要求,恕青木难以从命。再者言之,此时国事已了,现在乃是我道门之事。”

轻视!甚至可以说是轻视!

虽然面色平静,但是青木望向周山等人的目光,却是毫不掩饰其中的傲意。显得高高在上,仿佛是在看着蝼蚁一般。

而其所说的话语,更是丝毫不给周山面子。

“哼!”

闻言周山沉稳的面色之上也是罕见的露出一抹恼怒之色,暗暗冷哼一声。

“违逆了你龙虎山的意思,便是有罪?呵呵,你龙虎山好大的威风!”

对于龙虎山之人,从先前的莫虚莫妄两师兄弟开始,易清就决然没有一丝的好感。

本来不欲理会,此时见得周山为了自己被落了面子,易清当即眉宇一挑,冷冷喝了一声。

“我龙虎山乃是天下道门公认的道家祖庭之地,自当有此威风。易清,实话跟你说了,若是你交出身上的天师法印,并将你那个身怀阴阳眼的徒弟送入祖庭,此前之事,我等可以不追究于你。”

青木眼中蓦然闪过一丝不耐之色,突然就直接冷声开口说道。

说到最后,阴鹜的眼神当中那抹精芒猛然暴涨,透出一股贪婪跟阴狠。

“天师法印?阴阳眼?”

听得青木话语,易清眉间骤然冷了下来。双目霍然盯住面前的青木,眼眸当中,瞬间掠起一阵厉色。

不仅想要自己的天师法印,居然把注意都打到了林衍的身上。

倒是好算盘!

“林衍,眼前这几人说想要收你为徒。呵呵,你意下如何?”

虽是笑出声来,任谁都听得出来,其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笑意。易清的双目当中,更是冰冷一片。

“龙虎山?没听说过。算什么东西,很了不起吗?”

对于眼前这群鼻子哄哄的家伙,林衍早就看得不爽了。此时听得易清的发问,立即就是不屑地撇撇嘴,脸上满是讥笑。

“你!哼,不识抬举!”

听得林衍丝毫不掩饰的奚落嘲讽之语,青木脸上猛然就阴沉下来。目光当中,有着愤怒汹涌。

只是当望及一旁不动声色的易清之时,却有着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

魂入地府安全而反,更是能够借来地府重宝孽台境。青木自问,自己等人决然做不到。

眼前这年轻人,绝对不能够小觑半分!若不然自己早就动手了,龙虎山祖庭众人,何曾需要讲道理!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