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章 兴师问罪

第一章 兴师问罪

突兀的佛唱之音,在悄然紧张的气氛当中,忽然响起。

易清的脸上却是随即一喜,立即将目光落在一旁的小小身上。

此时的小小,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眸。一双瞳目当中,佛光闪动,透露出一种无比的深邃沧桑。仿佛是有佛陀在其中端坐一般,泛起一层层细微的柔和金色光晕。

小小忽然就眨了眨眼,竟是显得有些俏皮。

眼瞳中的异象旋即消逝,下一刻立即就是起身。感受到场中这略显压抑的气氛,稚嫩的脸蛋上闪过一抹疑惑,

“咦,易道长,这是怎么回事?”

小小下意识就往易清一方靠去,同时嘴中不禁问出声来。

“呵呵,还以为你可能还要更多一点时间才能够回来呢。”打量着眼前的小小,易清的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这小和尚,看来在地藏王菩萨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

两人却是心照不宣的,对于地府中之事并不说起。

“无他,只是几只疯狗在乱吠而已。”此话说完,易清才淡淡瞥了青木等人一眼,显得颇为漫不经心地说道。

闻言小小却是一愣,下意识地摸着自己那颗光溜溜的小脑袋,大概是搞不懂易清话中意思。不过旋即便不再纠结于此,脸上忽的露出满满的笑意,

“师尊用了入梦大法,在梦中为我讲道千年。刚才醒来,师尊就直接将我送回来了。”

“师尊?”

易清猛然一惊,心底瞬间猜想到了其中含义。却又兀自有些不敢置信,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

“师尊说我慧根深种,赤心无瑕,传承的又是他的道统,因此直接将我收入门墙。”

说到此处,小小的脸蛋之上,蓦地浮现出浓浓的兴奋之色。说着又是连忙向着易清解释了一句,

“是之前小僧没有说清楚,小僧来自九华山。”

九华山?

听得小小此言,易清旋即心中有些恍然。

九华山,正是那一位“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大愿地藏王菩萨道场。与山西五台山、浙江普陀山、四川峨眉山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

小小既然出自九华山,秉承的自然正是那一位当年留下的道统。再结合如今的三界情况,被收为弟子也就显得不那奇怪突兀了。

“哼!小和尚,这乃是我道门之事,劝你还是避开为好。”

见到易清两人随意交谈,青木顿时就感到了一种轻视。

不,已经可以算得上**裸的无视了!

青木的脸上忽的就变成一片铁青之色,双目阴鹜地盯着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和尚,从鼻腔里冷哼出来一声。

只是眼眸深处,隐约可见一抹惊疑不定。

这小和尚,居然也安全的从地府中归来了。而且听这两人的交谈,貌似还得到了颇大的一份机缘。

青木突然就觉得心底深处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嫉妒。凭什么这两人元神进入地府都能够安全而返,凭什么可以在地府中得到机缘造化!

“既然醒了,我们回去吧。”

对青木的冷声易清恍若未闻一般,下一刻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若无其事地对着眼前周山众人含笑说道。

周山等人对于青木这些人自命不凡又目中无人的态度心里早就不爽到了极点。闻言当即也是冷冷一笑,直接调头就走。

“站住!”

见此青木眼中骤然一冷,当即也顾不得什么。右手一探,作成爪状,猛地就抓向离自己最近的林衍。

“阿弥陀佛!”

破风之声骤响,青木那五指爪尖之上,有着凌厉的法力波动泛起。眨眼之间,已是触及措手不及的林衍衣衫。

只是正在这时,一声佛唱,忽的就从反应过来的小小嘴中吐出。

不比寻常的佛唱,此声一出,顿时就见小小的整个身躯上忽然泛起一阵浓郁的金色佛光。仿佛金刚怒吼一般,一种雄浑磅礴的伟力立即生成。

砰!

正在青木爪尖刚要用力抓向林衍的肩头之际,金光就恍若降魔金杵一般,猛的横扫而至。

顿时一声闷响传出,青木的整个身形,竟是在接触的瞬间不由自主地倒退了数步。吼腔中有着隐约的闷哼传出,周身气血一阵鼓荡沸腾。

“竟敢动手,真以为道爷好欺负不成!”

这时候林衍已是反应过来,立即就身形蹿开数步。其后才猛的回头,怒视不远处的青木,目中顿时也掠起一抹戾气。

易清等人的目光也是瞬间盯在青木的身上,冰冷似刀。

“咳咳......好厉害的小和尚......”

催动龙虎山的秘法调息片刻,青木才算堪堪压下脸上的那抹红润。望着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和尚,眼中立即就是涌现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仅仅只是一吼,竟然就迫退了自己的一爪,更是激荡得自己血气沸腾。

“下不为例!”

深深盯住了青木片刻,凛冽的声音,忽然从易清的嘴中清晰吐出。此人乃是龙虎山众人,想来地位更是不低,众目睽睽之下,若是斩杀了定会引来无数麻烦。

压下心中泛起的杀意,易清冷冷警告了一句,才继续转身而去。目光此时却是有些诧异的落在一旁小小的身上。

看来,这得到的好处,可不止一点半点。至少刚才的那种手段,易清就觉得自己未必能够做到。

“青木师兄,就这么算了?”

望着易清等人视若无睹的走远身影,这时随在青木身后的众道人才不甘的问道。

“哼!先让他们得意几天。我这就千里传音给一虚师叔。”

目光阴霾无比的落在易清的背上,青木嘴里忽然就是冷冷一哼。说着手里已是出现了一道灵符,灵符祭起,立即就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掠向天际,不知所踪。

三天过后!

这三天时间之内,国安六处先前请来的那些同道大多已经先后离去。而鬼手等人的伤势,也是尽数恢复。

“易兄弟,这一别又不知何时再见了?”

伤势恢复,周山等人自然也不会再做停留,俱是打算今日各自返回。

“易清,给贫道滚出来!”

正在这时,一声高喝,陡然在屋内众人的耳边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