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拿点利息

第五章 拿点利息

“啊......”

庞大的通天雷柱罩下,其中雷霆闪耀。仿佛形成雷浆一般,瞬间狂暴的雷力将张一虚整个身形淹没其中。

虽然雷柱的目标随着易清的心念仅仅是张一虚,但是倒霉的还有青木。谁让他要向张一虚极力表现亲近,从随着张一虚出现开始,整个身形都快要贴到张一虚的身上了。

此时雷柱落下,逸散而出的狂暴雷力瞬间扑向青木。

一声极为短促凄厉的哀嚎之声,陡然就从青木的嘴中冒出,隐约夹杂着些许的青烟。

可这声惨叫还未彻底从青木的口中完全吐出,下一刻青木的整个身躯已经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轻飘飘的就双脚离地,向着后方抛起。

砰!

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极显优美的弧度,旋即众人耳边立即就是传来一声重重的落地沉闷声响。

等再次将目光落在跌落于地的青木之时,不仅是易清、鬼手众人,便连随在青木身后的那些龙虎山同门师兄弟,眼角突然都是狠狠的一抽。

惨!太惨了!

这一刻众人心中只能够想到这个字眼,来形容这位遭了池鱼之殃的青木。

甫一落地,一大口带着点点黑淤的鲜血,便是控制不住的从青木的口中喷出。溅在面前的地面之上,仿佛点点梅花,好不凄艳。

再看此时的青木,刚才狂暴的雷力之下,原先穿在外面的道袍,早已经支离破碎,化作一块块的布片零碎地挂在身上。

面庞之上,更是焦黑一片。保养很好的黑发,此时坚挺的一根根竖起,颇有时下时髦的爆炸头样式,却悄然散发出一丝丝的糊味。

而那头顶不断升腾出来的青烟,也只能用炊烟袅袅来形容,偶尔蹿起几道细小的银白色电弧。

“青木师兄......”

愣住片刻过后,终于有龙虎山中人反应过来。悲呼一声,立即一脸哀戚的跑上前去扶起青木。

“一......一虚师叔......”

青木嘴巴一张,立即再次蹿起一阵青烟。此时满面的焦黑之状,嘴巴张开却是一口雪白牙齿,又有红艳的血迹。

三者混搭在一起,竟是陡然就给人一种滑稽小丑的感觉。

只是此时围在青木身边的龙虎山众人,却丝毫没有想笑的心情。

随着青木一提醒,他们才猛然想起。这道雷柱要攻击的正主,可不是自己的这位青木师兄。

青木仅仅只是受到一点余波,就被轰成这副惨状。那被这雷柱完全笼罩住的张一虚,岂不是......

这些人皆是被自己心底忽然蹿起的念头吓了一跳,彼此对视了一眼,连忙强压下心头的骇然,将目光落在眼前的雷柱之上。

一双双眼睛此时极力瞪得老大,当看清雷柱中还存在的那隐约人形之时,这些人心里却是不由得松了口气。

没有尸骨无存,没有魂飞魄散!这就好......

“咦?”

龙虎山那些人只是凭借着单纯的目力看到雷柱内张一虚的情况,易清却是与眼前的通天雷柱心意相连,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此时张一虚的情形。

正因如此,易清才忍不住轻咦一声出来。冷然的双目当中,忽然泛起一丝丝的惊奇之意。

分明可以感觉到,雷柱落下的瞬间,在这张一虚身上,蓦然竟是再次爆发出一阵雄厚的抵抗之力,将张一虚整个人包裹在一股无形的力量当中,隔开雷霆的灭杀之力。

“易清小儿,贫道誓要斩杀了你!”

这由九天普化真雷衍化出来的通天雷柱,毕竟只是一道雷法神通。虽然适才易清施展催动到了极致,却并不能让这神通长存。

因此从雷柱轰下到如今,也不过仅仅是百来息的时间。此时其上的雷霆之力正在快速的散去,便连这雷柱,也逐渐变得虚幻起来,其中威力骤减。

正在此时,似乎是感应到了雷柱威能的消散。雷柱中一处地方,猛然就被强横撕裂,旋即冲出一道人影。

这人影一身上下,也是焦黑一片。衣衫破损零碎,显得极为狼狈。最为夸张的是此人头顶之上,此时赫然竖起半米左右的长发。

那般模样,像极了一根天线......

“一虚师叔?”

若不是知道那雷柱之内只有张一虚一个人,龙虎山众人此时决然不会把眼前之人跟印象中那仙风道骨,威严端正的一虚师叔联系在一起。

甫一冲出雷柱,气急攻心之下,张一虚便是盯着易清一声大骂。只是话音刚落,张一虚立即就是一大口污血喷了出来。

下一刻再也坚持不住,狼狈至极的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

“原来还有件法器。不愧为道家祖庭,财大气粗。”

此人居然在这种强度的九天普化真雷攻击之下逃离而出,虽然看上去也受创颇深,不将养个几年是再也回复不了了。

但是与先前易清预料的尸骨无存而魂飞魄散的结果,相差的何止是一筹。

易清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张一虚穿在身上的那件道袍之上,神色间立即就有些了然。

这件道袍竟然也是一件法器!

虽然此时这件道袍破损严重,但是仍旧焕发出一阵淡淡微弱的光芒,极力护卫住张一虚周身各处。

“呵呵,既然你命大,此事便作罢。不过有些利息,却是要付的。”

其实在刚才狠下杀手之后的瞬间,易清心中就微微有些后悔。

虽然厌恶龙虎山之人,但是易清也不得不承认目前龙虎山的地位跟实力。决然不是如今的飞云观跟自己可以抗衡的!

若是真的一怒之下斩杀了这张一虚,不论这人张家血脉的身份,便是其在龙虎山长老的地位,也定然会引来龙虎山的倾力报复。

因为这已经是在打龙虎山的脸了,再也不是一些意气之争,而是摆在全天下修士眼前的真正打脸!

此时见到张一虚居然凭借着身上所穿的法器道袍侥幸逃过杀劫,易清愕然之后心中却也是下意识的一松。

只是不能杀人,却不妨易清做些其它的事情。

尤其是今日才知道御使这天师法印,居然还有相应的天师印诀。易清焉能错过这送上门来的大礼,

“将那天师印诀交出来,我可以让你们安然离去。”

心中虽有不杀之意,此时易清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陡然冷厉下来。眼瞳当中翻涌起无尽的狠辣凶戾之色,直直盯向地上的张一虚。

“小贼!休想!”

这么一会时间,张一虚总算是缓回了一口气。听得易清的打算,想也不想立即就是一脸凶狠的拒绝。

“呵呵,连你都敢下杀手,莫非你们还以为我会怕了龙虎山。交出天师印诀,我饶你们一命!”

见到张一虚直接拒绝,易清并不觉得意外。易地而处,若是会轻易的交出来才怪呢。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凭借硬气就可以的。想到这里,易清不由轻声一笑。目光却似刀剑一般,愈加冰寒的注视着张一虚,杀机毕露。

果然,就在易清话落之际,张一虚的脸色猛然就是一变,变得难看无比。

想起刚才自己所经历的危机,眼眸当中,下意识的一阵闪烁犹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