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不见倩影

第六章 不见倩影

场中情形,随着易清杀机凛然的一句话,瞬间冷寂下来。

周山等六处众人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目光在易清跟张一虚的脸上往返穿梭。最终却是暗暗的一叹,不知何故没有出声。

其中鬼手、魔瞳两人,脚下竟是微微接连移动,分散开来。那般模样,不易觉察间隐隐更加靠近眼前的龙虎山一众人等。

眼角瞥见这两人的动作,易清脸上微微一愣,旋即只觉心底泛起一股暖意。

两人的心中打算,易清瞬间就猜出大半。将鬼手几人的身影摄入眼眸,嘴角不觉间嗪上一抹微暖的笑意。

至于龙虎山众人,对于此刻的气氛似乎陡然也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连忙将倒地不起的张一虚、青木两人围在中间护卫起来,一脸的戒惧之色。

只是这些人的目光,倒是大半暗暗落在了此时张一虚的身上。眼神忽的也变得闪烁起来,隐隐有些幽怨的神色。

“易清,你此话当真?”

对于身边这些师侄们的心思,张一虚活了半百之数,哪里还会猜不到。

反正这天师印诀除了张家外姓之人又学不到,此时易清提出只要自己交出天师印诀便能够放自己所有人安然离去。

置身转换,恐怕多半都会生起相同的小心思。

正因如此,张一虚的神色之间蓦然就变得无比悲愤起来。此时自己若是不照做,恐怕连这些师侄的人心都得不到了。

“你没有选择!”

见到张一虚服软,易清却懒得转变语气。反正这仇是结下了,易清直接强横的回了一句,语气坚决而霸道。

“好!好!这天师印诀之法,你拿去便是!”

看着易清这般姿态,张一虚愈加觉得悲愤起来。隐隐已经在向着悲凉的境地转化,自己堂堂龙虎山长老,晚节不保啊。

双目恨恨盯着面前的易清,下一刻张一虚忽然就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简。虽然距离不短,易清却清晰看到这玉简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

将张一虚含恨抛来的玉简轻轻接住,运转目力稍稍查探,旋即一抹欣喜的笑意,也是忽的就在易清的脸上绽放而出。

果然是御使天师法印的相应天师印诀。

“东西你拿到了,我们走!”

天师印诀从自己的手里流传出去,还不知道回去之后会受到怎么的责罚。愤恨地再次打量了易清一眼,张一虚随即便向着身边众多师侄招呼了一声。

“师傅,就这样让他们走了?那龙虎宝鉴,还有那件道袍,可也是了不得的东西。”

见到易清并未阻止张一虚一行此时的离去,一旁林衍下意识的就疑惑出声。目光落在张一虚,更准确的是落在身上那件道袍之上,眼中闪过浓浓的兴趣。

“小贼子!”

林衍的声音并未刻意压制,清晰传入了刚动身的张一虚等人耳中。立即张一虚在心中就是一顿狂骂,却赶忙催着身边众人加快步子,生怕易清真的起意留下自己的龙虎宝鉴跟身上道袍,

“飞云观,易清!尔等就等着我龙虎山的打压报复。贫道此生与你们不死不休!”

背着易清等人的目光,张一虚焦黑的老脸之上,陡然变得狰狞起来......

“吞象之举,非巴蛇不能。我飞云观,还是底蕴太少了。”

将手中玉简收入袖里乾坤当中,望着快速离去的龙虎山众人,易清蓦地却是幽幽一叹。今日此举,是真正的纵虎归山了,却不得不如此为之。

“龙虎山终究是道家祖庭,易兄今后还要小心万分。”

适才茅山天云等人许是有所顾忌,并未出声。此时洛辰方才满脸凝重的向着易清提醒道。一旁的洛真俏脸转向易清,明眸中忽然亦是浮起浓浓的一抹担忧之色。

“哼!早就看龙虎山这帮人不顺眼了,整天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易兄弟,以后我们联合灭了这龙虎山!”

“赵炎,不得胡说!”

赵炎是火爆性子,洛辰话音刚落,立即就是杀意四溢地出声说道。不过赵炎话还未说完,一旁的周山立即就是开口喝住。

“呵呵......”

被周山喝住,赵炎便也不再说什么。捋着自己那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讪讪笑了一声。

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赵炎乃是代表国家最强利剑的国安六处中人,适才的一句话,却是陡然令得一旁的天云道人脸色微微一阵变化。

莫不是国家看不惯龙虎山行径,有了扫除的意思?

便连易清心中也是不由的泛起一阵的心思,眸中精芒闪烁。却识趣的并没有问出声来,反而随口笑后便是转移了话题,

“如今事了,我却是要回山一趟了。众位如何安排?”

“阿弥陀佛,小僧也要回到九华山好好领悟佛法。”

一旁小小闻言双手合十,向着众人团团一稽,脸蛋略显腼腆的说道。地藏王菩萨令小小入梦千年为其讲授精深佛法,恐怕不知道要参悟多久,才能彻底领悟。

“贫道也准备领着洛儿跟真儿回茅山。”

天云道人的打算,洛辰两人并未反驳。出来历练许久,也是该回去静心修炼一阵子了。最重要的是,几次跟易清一起,太受打击了,却也激起了两人的心气。

“哈哈,我们自然是回京复命了。各位今后若是到了京城,一定要联系我们,一尽地主之仪。”

齐云山地界,九天万里之上,蓦然响起一声嘹亮至极的鹰鸣之音。

旋即在山道上的无数香客,只觉得眼帘中陡然蹿进一抹极为亮丽的金光,却是转瞬即逝,不见踪迹。

“哎,还是感觉在山上舒服啊。”

纵身跳下金鹰,林衍夸张的张开双臂,一脸惬意享受的喊了一句。

“废话,你当那四相锁灵阵是摆设不成。世俗凡间早已没有多少灵气,浑浊不堪。”

听得林衍的鬼叫,易清顿时在这家伙头上来了一下。不过此时也是觉得心中陡然舒畅起来,心情大好。

“咦?”

本来还想说教几句,蓦然易清的眉宇却是微微一皱。

猛然细细闭目感应了片刻,旋即脸色忽的阴沉了下来,

“竟然没有小狐狸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