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华夏上将

第七章 华夏上将

小狐狸苏媚,此前周山上山相邀之时,并未让其跟着前去。

当时思量着介时同道众人颇多,若是有修为高深之辈瞧出小狐狸的底细,必定会惹来许多麻烦。因此易清仅是带着林衍前往鬼门关。

此时易清勾动四相锁灵护山大阵,竟是没有发现半点小狐狸那独特的妖族气息。反倒是头顶云层之上的那只野鹤,身上隐隐有些妖气逸散出来。

这扁毛畜生,赖在飞云观之中不走,终日吞吐着愈加浓郁的灵气,此时终于是有着一丝由灵兽化妖的迹象。

只是如今的易清,也没有了当初那种降服这东西的热切心思。便当是养个懒汉了,大不了哪天看不爽了直接抓下来充当护山妖灵。

“去前殿吧。”

一阵搜寻无果之后,易清双眉微拧,颇显的担忧地对着身边的林衍说道。

两人先前金鹰降下,自然不会是在众人眼前,而是降在了后山之处。

“咦,观主!你回来了。”

易清的身影甫一在前殿出现,易虚眼尖,脸色起初一愣,旋即便是欣喜异常的惊呼出声来。

随着易虚唤出声来,同在殿中的刘晨、江盛几人,也是立马回过神来。而反应过来之后,一双双目光,立即便是欣喜地往易清身上落去。

易清不在观中的这些时日,虽然一切观务都是正常运转,但是众人下意识地便是感到心中一阵空落。此时易清的突然出现,不觉间众人只觉神情一振,心气也为之一提。

“可曾见到了苏媚?”

虽然见到众人易清心中亦是泛起一股喜意,但是惦记着小狐狸的下落,易清直接便是向着眼前的易虚问道。

“苏姑娘在观主离开后不久便是独自下山了,当时貌似对于观主......颇为的生气。”

听得易清提起苏媚,易虚亦是瞬间想起,连忙向着易清答道。只是说到最后,语气微微一顿,显得斟酌良久,才用“生气”两字简而概之。

同时望向易清的目光,却是瞬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隐隐,有些暧昧外加八卦的心思。

“独自下山了?”

易清倒是没有注意到易虚此时古怪的目光,闻言脸上顿时一愣,旋即一抹苦笑在嘴角瞬间升起。只是眼眸当中,却也变得松缓下来。

还以为小狐狸是遇到了什么不测,没想到竟是因为自己不将其带在身边负气之下自个儿下山了。

“她可曾说了去什么地方?”

好歹是千年的狐狸,当世之中,能够对其产生威胁的存在还真不多。因此易清立即便放下心来,想想却仍旧是追问了一句。

“苏姑娘这个倒没有多说。”

仔细追忆片刻,易虚才出声回答道,“不过临走前苏姑娘交给我一幅画卷,说是等你回来后交给你。”

听得小狐狸并未说起将去何方,易清眉宇下意识的微微一皱。等到易虚提及“画卷”二字时,易清那略显的有些懊恼的神色才算是稍微一缓。

别人不知,易清却是明白这画卷的玄异之处。

这画卷正是当初藏有道家九字真言封印了苏媚千年的那一幅。不说本身便是材质非凡,若不然也不会被当初钟馗天师选做封印小狐狸之用。

而千年光景下来,虽然被封印在画卷当中,但是莫名的苏媚竟是将这画卷祭炼的跟自己心意相连起来。

此时苏媚将这画卷交由易清,好歹是能够让易清了解她的安危与否。

“既然这般,就随她去吧。反正是闲不下来的性子,整日在山中作怪,也不是个事。”

想通明细,易清只能是无奈地摇摇头,略显苦笑地说道。以往小狐狸在山上,整日仗着狐族天生的魅惑之力,总是闹得一阵鸡飞狗跳。

如今往好的想,倒是难得让眼前清静一会儿。

山中无甲子,而修真无岁月。

自易清回来之后,三日光景便是匆匆而过。

易清终日多半是盘坐于后山小峰之上,或闭目修炼积聚法力,或是手捧道卷参悟道法。

闲观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如此这般,才算是真正的出尘方外之人。”

放下手中古旧的道卷,将目光落入眼前奔腾翻涌的云海之中,易清忽然便是悠悠一叹。神色之间,从容静谧。

一身古朴道袍,刻画阴阳,飘逸长发随意散于背后。出尘之气,恍若得道之仙。

“奈何,世事纠缠,方外亦是避免不了。”

下一刻易清脸上忽然却是浮现出几许苦涩,带着一丝苦恼。目光从面前的云海中移开,转向山道的方向。

眸中深邃一片,间或泛起几缕玄奥精芒。目光仿佛已经穿越空间重重阻隔,看到了此时山道之处的景象。

“还真有不少熟人啊。哎,但愿不是什么为难人的事吧。”

再次颇显无奈地一叹,易清随意的将手中道卷收入道袍袖中,旋即起身向着山门位置漫步走去。

“处长,你说易兄弟会答应吗?”

此时山道之上,正有四五人快步向着山顶道观处行走着。其中一人居然正是刚分别不久的周山,突然低声向着走在最前面那人问道。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想你们口中的这位易兄弟,一定深明大义。”

最前头这人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是一个男人一生中的最巅峰时段。身形瘦削,一张脸却是方方正正。

浓眉虎目, 眼神却犹如鹰隼一般,透着一种侵略十足的锋锐。

尽管穿着普通人的衣饰,可是此人身上那种浓郁的威严铁血气息,却无不无刻不在透露逸散出来。

这是一种常年身居高位,手握大权,而又杀伐果断之人,才能够拥有的气质。

“呵呵,周兄说笑了。处长身为我华夏仅有的几位上将之一,如今却屈尊前来相请,那易清自当会感激涕零,不加犹豫的答应下来此事来。”

周山话音刚落,随行的另外一人立即便是开口反驳道。声音中有种天然的阴冷,即使在笑着,亦是给人一种狠毒的感觉。

“易兄弟非常人,不能以世俗的做法对待。”

鬼手淡淡瞥了这说话之人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之意。虽是在对着此人说话,目光却大多集中在为首的处长身上。

眼眸深处,隐约可见一抹担忧之色。

对于这位处长,整个六处的成员都知道其人行事风格。

雷厉风行,铁血果断!

一生执掌国之利剑,国安六处。华夏上将,华夏鹰派!

方宏!

PS:感谢书友 莫名青懿 5000币的打赏!青丘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