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4章 华夏火魔

第四章 华夏火魔

“有人在监视我们”

听着易清忽然开口冷刀、萧逸等人都是立即一惊

却并沒有夸张的马上就四下观望甚至是步子都沒有明显的停顿唯有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

“这些人隐藏的很好若不是太过直接的将目光落在我身上生出感应我还真沒有发现想來也不是普通人”

说到此处易清的眉宇间也是不自觉的有些微微一皱

“应该是小鬼子的忍者”

闻言赵炎的冷眉当即却是一扬带着确定的语气解释道

“忍者不过是些盗走我华夏五行宗秘籍修炼出來的魑魅魍魉罢了”

对于忍者易清自然也有所闻当初遇到的那个小泽仓井虽然是九菊一派众人但所施展的手段中也有忍术

“呵呵几只小鬼而已无需打草惊蛇先去找地方住下心情好点了再出來热热身”

眼中的厉芒敛沒易清面容之上反而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意当即淡淡的笑道

“老大我怎么感觉情况不对啊一出机场就被小日本的忍者监视不会是我们的身份曝光了吧”

易清执掌龙组其下却仍旧划分成原先六处的七个小组众人自然不好也称呼易清为组长随着萧逸第一个叫出口众人口中也是顿时一变都称呼易清为“老大”起來

这个带有江湖草莽之气的称呼无形中反而让众人愈加与易清亲近起來

“井田君想不到我们居然发现了火魔他身边那些人肯定也是龙组來的异能者”

东京大酒店之内就在易清等人住下的房间隔壁此时正有着三个一身黑衣的日本人面色冷酷的围坐在一起

国安六处改组成为龙组的消息国际上各国知道的并不多但是日本却是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由此更可见这些人窥伺华夏的狼子野心

“火魔的能力在我们之上田一我们不能轻举妄动野原我们就在这监视着火魔等人你赶紧去告知大本营”

被田一称为井田的是一个脸色阴厉的中年人显然是三人中的头目此刻面色凝重的压低声音说道

后一句却是对着身边的另一个黑衣忍者下属吩咐道

“哈依我这就出发”

听到井田的命令野原立即站起身來脸上也是严峻一片显然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小组无意中发现的情况有多么的严重

那可是丧心病狂烧了靖国神社然后安然离去的火魔

而这一次带了这么多支那人过來一定是想破坏首相几日之后参拜靖国神社的事情

一句话说完野原立即就向着紧闭的房门口走去

只是野原还沒有走出几步房间之中陡然传出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

房间一面的白墙之上猛地出现一个一人大小的破洞碎石乱溅而房间之内立即就升腾起一阵呛人的灰尘

突然的变故立即就让得井田三人猛然一惊霍然起身三双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房间这突然破开的打洞满是戒备之色

这面墙后面正是火魔那些支那人所在的房间

本能的井田感到了一种不妙的危机

而当视线之中突然出现的一道身影立即就令得井田心中的这种危机瞬间明显起來

“火魔”

满是惊骇的呼声瞬间打破了因这突然的变故而静下來的气氛

激起的灰尘逐渐的落下去而一道魁梧的身影突然就从那破开的墙洞另一侧走进了井田三人所在的房间

“隔着老远就闻到了你们这些崽子身上的人渣味了”

破开的墙洞四周边缘一片的焦黑之色赵炎漫不经心的收回拳头分明可见此时赵炎的拳头之上兀自包裹着一层赤红的火光

施施然的走近这间房间目光打量着房间内的井田三人下一刻一抹狞笑毫不遮掩的在赵炎的脸上浮现而出

“八嘎火魔早就发现了我们的监视”

此时房间中的三人也从赵炎的突然出现中回过神來感受着眼前这火魔落在自己等人身上戏谑仿佛猫看着老鼠的目光田一猛地就怒吼了起來

骇然的脸庞之上忽然就变得异常愤怒暴躁起來

“我早就说了你们那股人渣味无论隔多远都能闻得到”

目光如刀森寒的落在田一身上只是虽然嘴上说的轻松赵炎的眼眸深处不觉得也是一阵庆幸目光下意识的落在随后出现站在一旁的易清身上

小日本的忍术一向就是以隐藏出名即使实力再强也不见得就能够觉察得到

这一次若不是易清感应到了这三人的监视恐怕一出机场就要被小日本随后派出的异能者围攻了

“赶紧解决了吧毕竟是在对方的地盘之上刚才的动静有点大了”

感受到赵炎的目光易清仍旧是一脸平静望着身后刚才被赵炎一拳破开的墙壁眉宇间却是不觉得微微轻皱旋即又是释然

异能者感受不到暗处这些忍者的监视并不代表真修也不可以

华夏道术玄奇真修手段又岂是区区异能者、忍者可以比拟的

井田三人自从第一次被易清感应到之后其后的位置便是一直在易清的感知之中

以易清原先的打算等到夜里悄悄解决掉这三人便是却沒有想到这三人居然准备着去告知日本的大本营

心知不妙易清立即就吩咐赵炎等人动手

“八嘎就让本人來会会所谓的火魔”

听着易清那轻描淡写的语气一种大日本帝国公民被藐视的巨大愤怒“蓬”的就在田一的胸腔中绽开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的赵炎下一刻田一的双手猛地向着赵炎一甩

两道细小的亮光瞬间从田一的手中挥出在昏暗的房间中快速拉出一道银弧带着凌厉的破风之声窜向不远处赵炎的面门

这一下田一出其不意两者间又仅仅一丈多点的距离呼吸不到的时间那两道亮光已经蹿到了赵炎的面前

而一抹得逞的狞笑不觉中就在田一的嘴角快速泛起有着一种夸张的激动

只是下一刻田一那因为即将杀死华夏火魔的激动兴奋表情瞬间就在脸上凝固小眼珠许是因为太过惊骇猛地就向外凸起仿佛是将死之鱼那种鱼眼一般

“嘿嘿区区下忍敢向我动手真不知道我是不是该夸你勇气可嘉”

刚才就在那两道亮光即将落在赵炎手上之际一只手掌仿佛要揽月摘星一般瞬间将这两道亮光握在手里

看着面前脸色大变的田一赵炎直接轻声一句嗤笑

“就是你们小日本所谓的上忍來了也不会傻到用手里剑來攻击我”

赵炎的手掌之上此时莹然一片赤红的光芒覆盖在整只手掌之上五指松开赫然可见掌心之处有着两枚精致的手里剑

一语落地下一刻赵炎脸上的轻笑瞬间敛沒转化成冰寒一片望向面前的田一星目当中陡然掠起一道寒芒

“这手里剑我还你”

手中一扬原本安静躺在赵炎掌心之中的两枚手里剑猛地再次化作两道流光掠向田一

只是不同于田一所施展的这两枚手里剑在半空中掠过竟是带起两道赤红色的光弧仿佛是穿越了空间一般眨眼的时间已经掠到了田一跟前

“啊”

下一刻一声凄厉的惨叫猛地就在房间之中响起

此时田一的身上赫然多出了两道血窟窿左右胸口各一道贯穿身体前后汩汩的鲜血犹如开闸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透过这两道血窟窿隐约可见田一背后的墙壁之上镶嵌着两枚手里剑此时的手里剑似乎被火焰燃烧过一般已经融化成了两个不规则的小铁球几乎全然沒入墙壁之中

“八嘎支那人该死”

这一刻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田一的尸体倒地剩下的井田、野原两人才惊醒反应过來惊骇的脸色之上有着浓浓的愤怒情绪

“今日我井田作为帝国的精英就跟你们这些支那人玉碎”

愤恨的盯着面前这五个支那人井田的双目之中透露出熊熊的怒火紧咬着牙齿脸面之上都有些扭曲的味道

下一刻井田的双手之上立即快速的翻飞起來结着印诀

与此同时原先准备去大本营报信的野原也是快速的结印起來

那般阵仗似乎这两人已是打算全力一击飞蛾扑火

对此赵炎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仍旧好整以暇的看着结印中的井田、野原两人倒是想看看这小鬼子还有什么样的本事

而见到赵炎这幅表情井田的心中猛地就一阵窃喜脸上却仍旧是一种愤恨狰狞的表情手中结印的速度愈加快速了起來

一两息的时间过后井田的脸上忽然就露出一抹狂喜

“哈哈哈愚蠢的支那人野原我们立即就去大本营让大本营派出高手灭了这些支那蠢猪”

“土遁之术”

这一刻井田猖狂至极的大笑起來旋即口中猛然一喝顿时只见井田结印完成的双手之上诡异的泛起一阵幽青的暗光

这暗光迅速扩大眨眼间已经覆盖到了井田的整个身躯之上

而随着这暗光的覆盖井田原本站在地面之上的双腿突然就下陷到了这地面之下

一旁的野原亦是同样的情况原本惊恐的脸上此刻一片的狂喜之色虽然此刻是在酒店楼层之中而非大地之上

但是只要有土石的地方土遁之术就能有发挥作用

自己两人已经从火魔手中逃了出來

只是这份狂喜还沒有彻底扩散出去一道冷声突然就在井田、野原两人的耳边响起:

“我说过让你们走了吗”让大家久等了,青丘回来了!

第一句话是说对不起,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

第二句话是说谢谢,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