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游行示威

第六章 游行示威

“抗议,抗议。”

那种煞气只是在众人的身上一闪而逝,只是那一瞬间的煞气,却仿佛云层忽隐,露出九天之上真龙的狰狞一角,

华夏人,龙组的狰狞,

正在众人打算先打道回府,晚上夜黑之时再前來这靖国神社一探究竟时,忽然一阵庞大的声浪从街头处滚滚传來,

易清等人的脚下都是下意识的一顿,向着声浪传來的方向望去,眉宇间蓦地就有些疑惑愣怔,

因为这传出的声浪,赫然是纯正的汉语,而非岛国那些拆了半边汉字畸形剽窃过來的岛国语,

目光望去,在这靖国神社附近的街头,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道庞大的人潮,

人潮汹涌,密密麻麻,不下于三四百人,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却同样的黑瞳,黄皮肤,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此刻身穿的,都是白色的衬衫,衬衫之上,印着红色的华夏国旗图案,或者直接是一条金黄色的神龙图案,

神龙九爪,如威如狱,

这些人,都是华夏人,龙的传人,

人潮中领头的是几位个头高大的年轻人,双手中高高举起一道硕大的横幅,充满朝气的面庞之上,此刻尽是一种浓浓的愤怒,

“抗议日本政府参拜靖国神社。”

红色的长长横幅,举在人潮的最前头,横幅之上,庄严方正的写着白色醒目的抗议内容,

这是因各种原因待在日本,现在听闻日本政府高层将要参拜靖国神社,自发聚集起來抗议的华夏人,

“老大。”

突然出现的华夏抗议人潮,令得易清一行人退走的打算有些迟疑,

“先看着。”

易清脸色平静,只是此刻望向那不断向着靖国神社位置移动的抗议人群,眼瞳深处,忽的就有着一种火焰升腾而起,

一种激荡,一种振奋,一种欣慰,

谁说华夏人在日本的文化侵略之下就轻易沦陷,丧失民族特性,

谁说前往日本的华夏人都是沦陷的日本崇拜者,恨不得天生就是日本人,

近年來因为各种原因留驻日本的华夏人的确越來越多,而移民日本的华夏人也不在少数,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分明在告诉所有的人:

不管是在哪里,华夏人永远都记住了自己龙的传人的身份,

从皮肤到血液渗深处,从血肉到骨子里,都是有着五千年底蕴的华夏人,

而那些看着每年华夏人留驻、移民日本的数据表而窃喜冷笑的日本高层,显然只能是在纯粹的意**,

耳边的抗议声浪愈加浩大磅礴,仿佛神龙怒吼,又似乎九天之上的雷罚之音,充斥着一种无处不在的大势,

即使是有着无上道心的易清,也觉得平静的外表之下有着血液的沸腾之声传出,

易清曾经听说冥冥之中有着气运一说,

不仅人有气运,国家更是会聚集起无上的气运,气运强,则国家鼎盛;气运弱,国家亦会衰疲,甚至惨遭灭国,

上古有禹王铸九鼎,散于九州,庇佑华夏后世万万载气运,

可惜在华夏以后的历史中,禹王九鼎已经遗失了大半,

此刻易清忽然就觉得属于华夏一国的气运之力,无形中就分出一部分降落到了眼前这三四百人的抗议人潮当中,

是包括易清在场的所有华夏人,

这就仿佛是古代那些将领,身受君王战令,要去征战域外,开疆拓土,

至于成功与否,却是未知,

似有所感,目光扫过这群抗议人潮的四周,旋即易清的目光陡然就冷冽了下來,

因为就在这片刻之间,已经有不少的日本警察出现,快速迎上他们,拦在了他们跟前,

“你们沒有经过我们政府的同意,你们这是非法集会,赶紧散去,否则立马逮捕。”

短短的时间之内,在抗议人潮的面前,已经出动了几十位日本警察,凶神恶煞的拦在抗议人潮的前方,

此时一个警官身份的日本中年警察,走到抗议人潮的面前,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厉声警告道,

这中年警官的面色之上,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对于面前这群人的厌恶之色,这种厌恶,仿佛不单单针对于眼前的这些人,而是藏在骨子里的一种厌恶,

只是目光扫过四周停下的游客人群,中年警官并沒有随着心意下达一些命令,而是冷着脸严厉地警告着,

“我们抗议,安三首相率领日本政府人员将要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是在破坏日本跟我们华夏的关系。”

前方的路被面前这些一脸凶恶的日本警察挡住,游行示威的人群却并沒有出现惊慌的神色,当即领头的一个年轻人就毫不畏惧的喊了出來,

脸上,是一种满满的愤怒,

“抗议,抗议。”

随着这年轻人的一句说完,人群中再次爆发出抗议的声浪,那巨大的红色横幅摇动起來,其上的抗议口号清晰可见,

“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不立即解散退去,我们有权将你们抓捕起來。”

对于这些抗议之声,中年警官脸上的厌恶之色显得更加的浓郁,目光之中,似乎逐渐有着一种凶狠的戾气浮现,

“你们这是妄图否定侵华战争的可耻而卑劣的行为,我们要抗议,我们要游行示威。”

见到这些日本警察都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当即抗议人群中的声浪猛然再次强烈起來,

眼前的抗议人潮当中大部分都是在日本的华夏留学生,他们年轻,他们热血,他们深爱着自己的祖国,

而此时这些日本警察的态度,立即就令得这些年轻人变得激动起來,

下一刻,忽然就见到领头的抗议人群猛地向前跨出了一步,

仿佛是摧锋拔锐的浪潮,拦在眼前的就是那一块块的礁石,口中,是愤怒的吼声,

一步之后,抗议人群与那些日本警察拉开的人墙已然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只是一步踏出之后,所有人都沒有丝毫的犹疑,

第二步,随即踏出,

“八嘎,你们这些华夏人,你们这是在冲击政府。”

见到自己的警告沒有起到丝毫的作用,眼前的这些华夏人竟然直接向着自己等人撞了过來,这中年警察脸色之上猛地就阴沉了下來,

脸上瞬间就布满了一种凌厉之色,只是眼角之下那不断亮起的刺眼闪光灯,显然让他有着一种顾忌,

砰,砰,砰,

中年警官的脸上阴晴不定,身子上却在这时猛然感受到一种力道传來,措手不及之下,整个身子立即就一歪,向着后面倒去,

幸好一旁的下属眼疾手快,将他的身子扶稳,避免了摔倒的后果,

重新站定,中年警官的脸上,却已经是彻底阴沉了下來,有着一种恼羞成怒,

“这些该死的支那人,破坏政府,现在我命令你们,武力驱散这群暴徒。”

森然的向着带來的下属一声嘶吼,旋即中年警官竟是猛地率先举起了手中的警棍,

下一刻,警棍毫不迟疑的向着面前的一个华夏年轻人落了下去,

砰,

一声沉沉的闷响随即响起,

感受着手中警棍传來的反震之力,中年警官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狞笑,只是目光落在眼前年轻人那耸拉下來的肩膀之上,却似乎还带着一丝的可惜,

本來是准备向着这支那人的头部砸去的,沒想到竟然被这支那人闪过去了,

“啊”

此时中年警官的那些下属也是已经动手了起來,手中的警棍,拎起一道道的弧度,满脸狰狞冷酷的向着冲击过來的抗议人群砸去,

一声声的惨叫之声,从抗议人潮的前头人群中不断传出,

“嘿嘿。”

耳边的凄惨叫声,却让中年警官诡异的从心里升腾起一种快感,

冷笑之中,看向面前这个先前躲过自己一棍的支那人,眼中的阴狠之色,仿佛是潮水一般,涌了上來,

手中的警棍,下一刻猛地再次举高,握着警棍的手臂之上,青筋暴起,

毫不迟疑,带起一阵呼啸之音,向着那年轻人的头顶落下去,

PS明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