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4章 易清出手

第十四章 易清出手(第三更)

ps 补昨天第三更.

林衍眉心处的阴阳眼甫一出现.立即就流露出一种威严浩荡的气息.

而林衍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刻也陡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威严、正气、浩大.

那是一种群魔辟易的无上威势.恍若在这一刻.林衍便真的是化成了那镇压三界妖魔的二郎显圣真君.

“啊.好恐怖的气势.”

“这是什么眼睛.为什么看上一眼我就有种要魂飞魄散的感觉.”

在林衍阴阳眼显现出來的瞬间.接连两声惨叫.忽的就从织田跟浅井这两个式神的口中发出.

两鬼凶恶扑向林衍的鬼躯猛然停止在半空中.再也不敢上前半步.高大的漆黑鬼躯.突然就无风飘忽起來.

黑雾阴气翻涌.似乎在下一瞬间.这副鬼躯.便要散去一般.

“快走.这个支那人也是阴阳师.好危险.好恐怖.”

下一刻.两鬼的口中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叫.在他们看來.能够克制自己这类式神的.只有那最神秘莫测的阴阳师.

几乎是想也不想.鬼躯猛然就向着后方掠去.

看那样子.竟是直接打算钻进仓木和真跟北田大的体内再次潜藏起來.

“嘿嘿.既然來了.这么急的走干嘛.”

眼见这两只日本厉鬼见到自己就仿佛是老鼠见到猫一般.林衍不由得嘿嘿一笑.

星目之中.一抹寒光却在瞬间暴掠而出.

“阴阳化镜.万鬼诛绝.”

冷然一喝.瞬间只见林衍眉心的阴阳眼之内.蓦然焕发出阵阵浓郁的金光.而那种诛鬼的意境气势.陡然激增起來.

下一刻.一束束的金光.猛地就从阴阳眼中扩散出來.激射到半空之中.金光扭曲.竟是直接幻化成了一面金色的圆镜.

圆镜甫一出现.立即就嗡嗡作响.似乎有所感应.整个镜面.瞬间就对准了织田跟浅井这两只厉鬼.

下一刻.一束浓缩至极的金光.陡然从瓮鸣的镜面中心激射而出.

“啊.不要.不要的过來.”

尽管两鬼已经抢先一步逃回.但是又如何能够比得过金光的速度.

感受着身后那种令鬼物恐惧仿佛随时要魂飞魄散的金光不断追近.两鬼顿时惊叫连连.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惊恐.急切.

“仓木和真.你们还不赶紧來救我们.本式神要是完蛋了.你们也会立即被打成原形.”

两鬼飞掠的速度都已经提升到了极致.瞥见面前不远处不知所措的仓木和真、北田大两人.更是一阵的怒吼.

尖叫怒吼当中.蓦然两鬼竟是直接抛弃了高大的鬼躯.再次化成刚出现时呈现出來的一团黑雾模样.

化成黑雾之后.两鬼的速度再次激增起來.

只是比起身后的金光.却仍旧是远远不如.

“八嘎.怎么会这样.伟大的式神怎么可能会怕这个支那人.”

眼前的这一幕.顿时就令得仓木和真跟北田大两人一阵瞠目结舌.反应过來之后.忍不住就气的从地面之上跳起來.

但是眼见自己的式神情况危急.两人脸上下一刻也立即浮现出一种急切惶恐.

他们的一切实力、强大.都來源于自己的式神.如果式神沒有了.他们也会瞬间变成最弱的存在.

“这个支那人.掌握了一种克制式神的力量.”

白发白眉的乙羽和树.从双方动手开始便只是静静的看着.沒有出手.似乎眼前的这五个龙组成员.并不值得自己出手一般.

“难道这个支那人也是像您一样的阴阳师.”

听到乙羽和树的解释.仓木和真两人顿时就是一惊.阴阳师.是全日本最高贵.也是最神秘跟强大的一种人.

“他们并不称呼自己为阴阳师.华夏人.掌握了无数种御使强大力量的方法.这也是我们阴阳师一脉极力赞同帝国再次侵入华夏的原因所在.我们需要那些修炼的办法.”

乙羽和树始终半眯的双眼.在这一刻.陡然睁开.

望向额头上呈现出阴阳眼的林衍.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眸中.忽然就有着一种贪婪一闪而逝.

这种贪婪.丝毫不弱于先前那两只厉鬼对于纯净灵魂的渴望.

“啊.尊贵的阴阳师大人.救救我们.”

那束金光.此刻已然追上了稍落后的浅井.接触到浅井幻化的黑雾.立即就仿佛烈焰触到了冰雪一般.响起阵阵“滋滋”的轻响.

而浅井的口中.立即就是发出一声声凄惨至极的惨叫哀嚎声.

可以预料到.等到金光彻底追上浅井.浅井瞬间便会被这金光净化.

“咚咚咚......”

却在这时.整个镇灵社的大五行结界当中.突兀的响起一阵木鱼的清脆敲击声.

此时的乙羽和树.不知何时已是静静的盘坐在地上.身前.摆放着一只较为精致的木鱼.乙羽和树的手中握着木槌.正一下下的敲在沐浴之上.

而响起的木鱼敲击声.瞬间便充斥在整个大五行结界的空间之内.似乎并不是由耳朵听进去.而是直接在每个人的内心最深处响起.

“滋滋......”

这声音传开.只见虚空之中.诡异的竟是晃荡起來.

原本激射向织田两只厉鬼的金光.这一刻仿佛突然就受到了一种莫名力量的阻拦.整束金光竟是变得有些扭曲弯折起來.

似乎空间已经被折断.金光无论如何都到达不了前方.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眼前的这一幕.两只厉鬼自然知道是乙羽和树出手相救.望向身后再也延伸不了的金光.两鬼顿时就有种绝地逢生的狂喜.

只是对于身后的金光仍旧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说完一句过后.速度一点不变.竟是直接向着仓木和真两人体内钻去.再也不想出來.

“老大......”

此时镇灵社中的这五人都已经出手.龙组中易清跟萧逸仍旧是站在一旁.

“这声音好诡异.我怎么有种想睡觉的yuwang.”

此时萧逸却是一脸的骇然之色.直接拿手去捂住双耳.那声音却仿佛直接是从心里最深处钻出的一般.一点效果都沒有.

“咦.居然能够将音攻之道修炼到这个地步.震断一小片虚空.这个乙羽和树.倒是有些不凡.”

易清口中也是忍不住有些诧异地轻咦出声來.

望着林衍施展出的金光再也不得寸进半分.易清目光又向着旁边一扫.却不仅是自己身边的萧逸受到这声音的蛊惑.便是激斗中的赵炎、冷刀.手上的动作竟然也有些迟滞起來.

就这片刻的时间.两人已是有些险象环生.

尤其是冷刀.与丸山琥太郎手中的妖刀村正直接短兵相接.一个疏忽便是生死立判的结局.

“可惜.修炼的法门太垃圾.”

见此情景.易清的面色.逐渐的也是冷清下來.

下一刻.嘴唇微动.一个个浩大的字音.缓缓吐出: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