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0章 召唤之力

第二十章 召唤之力

“五行之中,火克木。”

无数暗绿色青藤狂舞,似乎虬龙來袭,充斥着一种极致的蛮横之力,

易清却视若未见一般,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危机之色,淡淡的轻笑一句,面色平静至极,

就在那些粗壮的青藤即将抽到易清身上之际,易清才终于是一动,

准确的说,只是动了一根手指,

易清手指蓦然微曲,指尖之上,突兀的就出现一团赤红的火焰,

这赤红火焰不过仅仅是一小簇,甫一出现,却猛然散发出一种极致的高温,易清指端附近,便是空气都立即变得扭曲模糊起來,

正是易清修炼的三阳真火,

此时再次施展出來这上古的火系无上神通,其威能比之当初已是强盛了数倍,

旋即只见易清漫不经心一般向着眼前笼罩下來的青藤轻轻一弹,

指端那簇三阳真火,立即就是飞掠出去,

而甫一掠出,这簇三阳真火忽的竟是分成了十数股,每一股都是细若游丝,却恍若有灵性一般,瞬间迎上了鞭打过來的每道青藤,

蓬蓬蓬

三阳真火瞬间落在那些藤青藤之上,虽然仅是游丝一般的一点,却似乎是触碰到油物的火星一般,猛然燃烧起來,

那些松井施展出來的青藤,在三阳真火面前,令人诧异的变得脆弱无比,似乎成了干燥异常的柴木,一点就着,

“怎么会这样,你那是什么火焰。”

眼前的场景显然十分的出乎松井的意料,松井顿时就猛地惊叫起來,

眼珠仿佛一下子要从眼眶中瞪出來一般,双目死死盯着半空中无物自燃的三阳真火,一阵的骇然,

松井灵木术所祭出的青藤,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这个支那人突然施展出來的火焰面前,立即就变得不堪一击起來,

易清自然不会很友好的回答松井的问題,听到松井的惊呼,只是不屑的冷笑一声,

华夏神通的玄妙之处,又岂是这些偷学到一些皮毛的家奴可以了解的,

也许赵炎的异能火焰还真奈何不了这些青藤,但是只要是修士的任何一种真火,都可以轻易破去这些东西,

所谓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只是在普通人面前的炫耀罢了,

“八嘎,松井君,我來助你。”

见到松井一出手就是落入下风,石野立即怒吼一声,

“土遁之术,给我遁。”

双手瞬间结印,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错觉,下一呼吸,石野的整个人诡异的就从原地之处消失,不知踪迹,

“土遁术。”

见到凭空消失的石野,易清心中也是立即生出一丝戒备之感,虽然有着灵觉相助,可是并不能延伸到地下,

不说那密致的大地纹理,若是一不小心触发了地下的元磁之力,灵觉瞬间便会遭到重创,

心知施展了土遁之术的石野藏在地面之下的某个地方蓄势待发,易清却也无法确认此人真正的位置,只能凝神以待,小心戒备,

即便是易清,此刻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砰,

陡然之间,地面之下猛然传出一声炸响,而后一道寒光,鬼魅一般瞬间已是來到了易清的脚底之下,

“不好。”

易清立即反应过來,來不及多想,右脚猛然后退一步在地面之上重重一踏,

借着经过右脚从地面之上传过來的庞大反震之力,易清整个人在下一瞬间,已经是犹如一发炮弹一般,猛地就倒射出去,

就在易清脚下移开的同时,一抹寒光突地跃出地面,似乎凶兽的狰狞利齿,潜伏许久,终于准备一击必杀,

杀意在这一瞬间爆发般的汹涌出來,

而一击未果,这股凌厉的杀意,又是犹如潮水一般瞬间退去,随之隐去的还有那抹寒光,似乎之前的一切便是幻觉一般,

“刺杀之道,哼。”

易清重新站定,面色之上一阵的不好看,

左脚微抬,一抹划痕此时赫然出现在鞋底之上,将易清脚上的整只鞋几乎割断,

刚才虽然易清瞬间反应过來,终究是慢了一拍,稍后移动的左脚被那抹从地下探出的寒光接近,

好在易清速度不慢,在那抹寒光靠近的瞬间,整个人已经倒射了出去,

略一细想,易清便能够猜到石野的目的应该是刺穿自己的脚掌,只是由于自己退的迅速,才仅仅划断了自己左脚的鞋底,

“灵木术,全部给我出來。”

心有余悸间,易清的耳边陡然再次传出一阵的破风之声,

却是松井抓住机会,再次施展出灵木术,无数的青藤破地而出,舞动间鞭影重重,再次罩向此刻的易清,

“三阳真火,焚天诛神。”

无尽的寒气,立即就涌上易清的面目,

心中的余悸,此刻全然化成一股森然的暴戾,带着熊熊怒火和发泄般的凶气,既然地下的那只解决不了,就先灭了眼前这家伙,

瞬息之间,体内的三阳真火,全部涌上指尖,足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一团,散发出一股毁灭的狂暴气息,

甫一被易清祭出,立即就再次分成一股股向着那些青藤落去,

而其中最大的一股,似乎火蛇一般,瞬间扑向不远处的松井,

这时突然之间,易清耳侧微动,

一抹若有若无的森笑,下一刻有些诡异的便是攀爬上易清的唇角,

下一瞬间,突兀的,易清的身子猛然再次犹如炮弹一般向着一旁倒射而出,

砰,

也就在同时,一声闷响,陡然就在易清刚离开的脚下地面上响起,

“等的就是你。”

身子还未落定,一抹狞笑,立即就在易清俊朗的面庞之上瞬间浮现出來,右手狠狠向下一甩,猛然大喝起來,

“天师法印,给我镇压,镇,镇,镇。”

易清的整个人,被一种从骨子里泛出的浓浓煞气笼罩,面庞之上,是一种疯狂涌动的杀意,

一直被易清孕养的天师法印,瞬间从袖里乾坤之中掠出,

甫一出现,便是迎风暴涨,升至半空之时,已然成了一方长宽一丈有余的小山丘一般的庞然大印,

下一刻,这般庞大的天师法印,陡然一阵轻颤,震荡的整个虚空嗡嗡作响,旋即猛地向下方易清原來站立的位置落去,

似乎一座小山直接从九天之上掉落下來,沿途的空气气流,全都被蛮横的挤爆,发出轰轰的轰鸣之声,在后方留下一个明显的空白气柱,

镇妖诛邪的天师法印,此刻俨然被暴怒的易清当成了砸人的最佳工具,

轰,

呼吸的时间,这小山般的天师法印,便是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

一股土黄的气浪,立即仿佛洪水一般,汹涌扩散而出,

场中的所有人,顿时就感到脚下狠狠的一震,猝不及防之下,整个身子都是不由自主的轻微向上跳动了一下,

“我个乖乖,老大什么时候时候变得这么凶残了。”

这般巨大的动静,立即就让五岳镇魔大阵下所有的战斗下意识的一停,

望向横亘在眼前的庞大天师法印,赵炎立即就是嚎叫了一声,原本对着日本异能者煞气凛然的面庞之上,有着一股子的不可置信之色,

“忒凶残了。”

一旁的萧逸、冷刀两人偷偷瞥了眼一脸冰冷杀机的易清,猛地也是狂咽下一大口口水,

“啧啧,是谁这么倒霉啊,居然真的惹怒了师傅。”

林衍的面前,悬浮着一面金色圆镜,圆镜正对面,一大团漆黑的鬼雾极尽扭曲挣扎,其中不时有着凄厉的哀嚎声传出,管野虎太郎更是一脸的惊骇之色,全无先前的那种狂气,

“八嘎。”

望向小山一般的天师法印,林衍倒是直接戏谑的笑出声來,而林衍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愤怒异常的咆哮声从地面之下传來,

听那声音,似乎受伤的野兽一般,

“松井,我先送你上路。”

听到石野从地下传來的怒吼,易清就知道自己适才的一击沒有斩杀石野,但受了伤是肯定的了,想來这家伙会消停一会,

易清也不急着再次出手,冰冷的目光,霍然就盯住了在三阳真火面前已经是应接不暇的松井身上,

下一刻,落在地面之上的天师法印,猛地再次升起,留下原先位置半丈有余的硕大而平整深坑,

易清头顶之上悬浮着小山般的天师法印,投下一大片的阴影,

远远看去,易清整个人就仿佛远古神话中擎山掷海的魔神一般,

傲立天地,凶焰滔天,

杀机暴涨,根本不给松井反应的时间,下一瞬间,头顶之上的天师法印,猛然再次落了下去,

巨大的阴影,兜头罩向下方一脸惊骇之色的松井,

砰,

地面之上,再次一阵剧烈的狂颤,沉沉的闷响,掀起无数土黄色浑浊气浪,

“凶残,老大实在是太凶残了。”

松井原先所在的位置,整个人已经凭空消失,只有一方庞然大印稳稳的落在那里,印身之上,莹光泽闪动,莹然如玉,

“不过我喜欢,嘎嘎。”

心里小小的为松井这个小鬼子默哀了一秒钟,下一刻赵炎已经夸张的狼嚎了起來,

手臂之上,缠绕着两道狰狞的炎龙,火魔一般的在围攻自己的神风营异能者当中肆虐起來,

“就剩下这只地老鼠了。”

似乎是发泄出了先前的憋屈怒气,易清的脸色倒是好看了很多,

环顾四周,一抹冷笑,在唇角再次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