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2章 禹王神鼎

第二十二章 禹王神鼎

“这些孩童,会成为今后整个日本的根基。”

想明白这个问題,易清的面庞之上,立即变得一阵阴晴不定起來,

眸光深处,有着些许的犹疑、挣扎之色流动,

“杀。”

几个呼吸过后,突然的,易清的口中,猛然爆出一个杀音,

此刻易清的眸中,再沒有丝毫的顾虑杂念,只有一股凛然而纯粹的杀念,

这股杀念,堂堂正正,浩然冲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易清的双掌之上,蓦然呈现出两团赤红的三阳真火,随着心中杀念涌动,甫一出现,立即就分成无数股,无声的飞掠出去,

细若游丝,恍若火蛇一般,悄然掠到这些孩童跟前,下一刻猛然激射向其眉心,

砰砰砰

一时之间,整个山腹之内,有着接连的倒地沉闷声响起,

那些前一秒还有着勃勃生机、漫身灵气的日本孩童,此刻体内生机猛然消散,眉心之处,皆有着一个焦黑的小洞,

是三阳真火造成的伤口,三阳真火侵入他们的眉心之内,瞬间蒸发脑浆、脑髓等大脑中的一切,令得这些孩童顷刻毙命,

“果然,好重的业力。”

一路悄然潜來,所有易清遇到的日本孩童,皆是被他无声的击杀,而陪护在这些孩童身边的日本异能者,自然更加不会被放过,

此时灵眼之下,易清猛然就发现一股浓浓的黑气从被自己击杀的日本人尸体上冒出,

那些成人尸体上所冒出的黑气,仅有若有若无的一丝丝,甚至有些根本沒有这种黑气冒出,

只是那些孩童的尸体上,每一个却都有着一大股的黑气源源不断的凝聚出來,

而易清的身子,此刻就仿佛成了一块吸铁石一般,那些冒出的黑气甫一出现,立即向着他的体内钻去,

无视易清身上法力的阻拦,一贴近易清的身上,立即就钻进体内,

与此同时,易清陡然就觉得自己的元神似乎被罩上了一层黑雾,有种被束缚、被蒙蔽的感觉,便连那无上道心,都有种隐隐要溃散的迹象,

对于天地大道、灵气的感知,在瞬间变得模糊隐约起來,

易清顿时就明白,这些黑气,应当就是天地间的业力,

众生作孽,冥冥中天道产生感应,便会有业力降下,

易清斩杀如此多的无辜孩童,所造成的杀孽业力,此刻立即就显现出來,缠上易清,

这时若是有同道中人在场,便会骇然的发现,易清此刻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普通人看不见的浓浓黑气,

滚滚的煞气、杀气,弥漫其中,

而一般有这般特征的人,都是邪魔外道,是绝世凶人,

“国之战,唯有生死。”

细细感受着侵入元神当中的滚滚业力,易清也是不由得一阵沉默,

半晌过后,易清的声音忽的从口中缓缓吐出,

“贫道,不后悔。”

语气坚定,执着,充斥着一种大无畏的不悔,

下一刻,一口浊气猛地就从易清的胸腔中吐出,

身上,再次散发出一种强横的气势,脚下一动,停住的身形猛地再次幻成一道模糊的魅影,向着山腹之内悄然蹿去,

此时,心神深处那种传唤的感应,愈來愈加的强烈,似乎,便是在这山腹的尽头,

一路潜进,沿途有着不少日本神风营的异能者,以及被日本政府搜集送到此处的有异能天赋的孩童,

易清皆是瞬间出手,凭借着有一击必杀之威的三阳真火,悄然无声的将这些人斩杀,

自然,易清经过的身后,滚滚普通人看不见的业力黑气,仿佛狼烟一般,紧紧追上易清,沒入其体内,

想來是这神风营的异能精英都在刚才被易清五人斩杀殆尽的缘故,此时沿途所遇,竟是沒有一个战力强横的神风营异能者,

无形中易清的速度便是快上了数分,

“感应更加强烈了,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位置。”

那股神秘的传唤之力在这一刻陡然强盛起來,顿时就令得易清的神情猛然一震,

脚下的速度,再次激增,

片刻之后,转过山腹中甬道一个偏角,一片空旷陡然呈现在易清面前,

比起先前经过的几片用途各异的区域,眼前的这片空旷区域,显得异常安静,似乎是废弃了一般,无人问津,

而最与众不同的,是这处地方头顶之处,竟然毫无岩石阻拦,直接与外界天地连通,

此刻一束束的金阳,从最高处的洞口照射下來,折射的光线,将这片区域映射的颇为迷幻,

四周山壁平滑,而东面的山壁最顶端,却凸出一块平台一般的巨大岩块,

当易清的目光落在这平台之上时,更准确的说,是落在这平台上的一物之上时,易清的整个身子,蓦然就是一震,

一只大鼎,

一只青铜三足大鼎,

在见到这只青铜大足大鼎的瞬间,易清的眼前,瞬间掠过先前元神被拉到九天之上看到的场景:

士子捧卷吟诵,君侯治理国家,渔夫撒网打渔,农民收获五谷,商人流通货物

原來一直传唤自己的神秘感应,竟然是这只青铜三足大鼎发出來,

而看到这大鼎的瞬息之间,易清的心中,莫名的就蹦出几个字眼,

“九州鼎之青州鼎。”

一字一顿的吐出,说不出内心的震撼震惊之色,

传闻禹王平顶九州之后,开铸冀州鼎、兖州鼎、青州鼎、徐州鼎、扬州鼎、荆州鼎、豫州鼎、梁州鼎、雍州鼎这九鼎,分别代表九州,

铸成之后,又将这九鼎分列九州,镇压九州气运,佑我华夏绵延万载,传承不绝,

只是在其后的几千年岁月中,尤其是清朝后期到本朝开国之前这段时期,九州鼎已经大半不见踪迹,

易清决然沒有想到,自己此刻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九州鼎中的青州鼎,而且看这样子,还是神物通灵,将自己传唤到了跟前,

嗡嗡嗡

就在易清陷入震惊当中,平台之上的青州鼎,蓦然硕大的鼎身之上,突兀的就一阵猛颤起來,

发出阵阵浑厚的颤鸣声,听在易清的耳中,立即就多出了一种亲切、激动而盼望许久的意念,

“八嘎,怎么回事,神鼎怎么会自己颤动起來。”

青州鼎的嗡嗡颤鸣声中,忽然传出一声尖锐的怒吼声,瞬间易清就看到在青州鼎的周围,有着九道苍老的身影从岩壁的阴影中浮现出來,

“放心,我这就带你回家,回我们华夏。”

淡淡扫了这突然出现的九个人影一眼,易清的目光,再次落在最中央的青州鼎上,凌厉的目光之中,蓦然的一柔,

刚才这青州鼎嗡鸣中传出的意念,在易清听來,就仿佛是漂流海外而不得落叶归根的老人长辈一般,有着一股别样的心酸,

瞬息之间,易清便是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将眼前的青州鼎带回华夏,

九州鼎,是华夏的镇国神器,镇压华夏气运,国运,

气运强,则人人如龙,国运强,则傲视群雄,

这青州鼎,是华夏的神器,

日本,已经窃据太久,

一句说完,易清再次落在青州鼎四周那九道人影身上的目光,陡然就凌厉起來,

一声长啸,伴着滚滚声浪,下一刻猛然就从易清的口中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