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3章 九大上忍

第二十三章 九大上忍

滚滚的音波声浪,从易清口中源源不断冒出,如龙长吟,似虎狂啸,

在这山腹深处陡然炸响,震得山壁都是簌簌作响,掉落下无数的尘屑,

“什么人。”

顿时平台之上庞大青州鼎的周围,那九个苍老身影霍然惊起,猛地就一声大喝,爆发出的音波丝毫不在易清的啸声之下,蕴含着一种凛冽的杀意,

与此同时,一道道目光,唰的就向着下方易清的位置探去,

目光湛湛,竟是恍若闪电一般,一种磅礴的气势,随着目光的开阖,猛地就在这片区域中扩散出來,说不出的慑人,

“华夏人。”

听到上方平台上九道人影当中传出的喝声,易清猛然再次一声长啸,舌绽春雷一般,

下一刻,易清的脚掌在地面之上狠狠一踏,整个身形立即就犹如上升的火箭一般,快速掠向上方岩壁之处的平台,

双脚在岩壁之上凸起的石块上连连借力,整个身形,恍若神龙升渊,鹏鸟展翼,

砰,

呼吸之间,易清的身形,已经是稳稳的落在那巨大的平台之上,双脚落地之处,发出一阵沉沉的闷响,

“八嘎,你是支那人,,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直到此时,易清先前的那阵长啸之声才缓缓消散,而听到易清的啸声,平台上的九人立即就是一惊,

“当然是杀进來的。”

易清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冰寒,声音清冷如刀,

身形甫一站定,易清的目光便是直接落在了面前那青铜色的三足大鼎上,

华夏九鼎中的青州鼎,

站在面前,这青州鼎愈加显得庞大,是庞然大物,巍然不动,

而一股浑厚、悠久、苍凉,又强盛的磅礴气息,在整个鼎身之上环绕,弥漫,仿佛面前的不再是一只大鼎,而是九州天下,是江山社稷,

厚重如山,厚德如地,带着一种磅礴的大势,

易清灵眼之下,更是分明看见,眼前青州鼎的上方,一道粗如水桶的乳白色气柱,笔直矗立,直贯天际,消失在上方的洞口天际之处,

鼎口位置,乳白色气体剧烈沸腾翻涌,似乎鼎中正在炽烈燃烧一般,

却凝而不散,只是不断的沒入上方连接着的笔直气柱当中,流露出一种鼎盛的意味,

是国运,

更准确的说,是日本人的国运,

在见到这道庞大气柱的瞬间,易清的神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一种暴戾悲愤,在胸腔中积蓄,以致眼眸深处,已然掠起了一抹深深的疯狂,

日本人,是在用这窃据的青州鼎,镇压整个日本的气运、国运,

不对,不仅是镇压,还是在窃取和汇聚冥冥中华夏的国运,增强自身,

青州鼎是镇压华夏国运的神器,跟华夏浑然一体,能够镇压、凝聚华夏气运,此刻虽然被日本窃据,但仍旧会自动的汇聚华夏的国运,

但此刻汇聚过來的国运,已然是成了日本国运的一部分,

这便仿佛是寄生虫一般,

“日本人,该杀。”

眼中的疯狂跟暴戾之色,在眼眶之中不断翻涌,易清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面前丈高的庞大青州鼎上,喉腔之中,猛然有着森寒的杀意涌动,

而望向从鼎口中延伸出去的乳白色笔直国运气柱,易清的眼中,更是浮现种一股浓浓的厌恶之色,

突然的,易清一掌狠狠拍向面前青州鼎,手掌之上,磅礴的法力涌出,有着排山倒海的凶猛力量,

虽然不知道日本修士是如何能够使用华夏的青州鼎,但想來有着很多的讲究,此刻易清一掌拍出,便是想直接打断青州鼎与日本的国运气柱之间的联系,

“八嘎,给我住手。”

下一瞬间,一声暴喝,猛然就从身边炸响,

而喝声刚起,一道寒光,携带着无比匹敌的气势,后发先至,已经是重重斩在了易清拍出的手掌之前,

砰,

见到突然拦在自己掌前的寒光刀影,易清面色立即一沉,眼中却有着一丝无奈之色掠起,下一刻手掌翻飞,瞬间化掌为拳,

法力包裹之下,拳背狠狠的砸在这突然出现的刀影之上,

铛,

一声钝响,蓦然就从两者交击的中心传出,一股无形的气浪,狂暴的逸散出去,

易清身形不动,面前的刀影却瞬间被打散,露出一柄寒光闪闪的日本武士刀,

而在易清这汹涌的拳力之下,这柄武士刀猛地就被打偏倒退过去,竟是突然爆出一阵哀鸣,

“八嘎,你究竟是什么人。”

下一刻,怒吼之声再次响起,含着一种熊熊的愤怒,

易清收拳站立,面无表情,刚才出其不意的一掌被拦下,易清立即便是罢手,不再做无用之功,

心知刚才是自己过于心急了,此刻想得明白,立即就先将这青州鼎暂且放在一边,神目如电,瞬间扫向此刻平台上的九人,

这九人身材不一,却都年纪极大,须发斑白,显得苍老,身上穿着古旧的麻布衣裳,与世隔绝了一般,却有着一种返璞归真的意味,

而此刻这九人盯向易清的目光,皆是满目凶狠,有着凛冽的杀机,须发皆张,个个身上,都有着一种磅礴的力量在体内快速的复苏、汹涌,

“高冈君,基地中所有我大日本帝国的精英跟灵童,全部都死了。”

其中突然就有一人向着九人中明显是首领的一老者低沉说道,声音轻颤,带着一种悲愤,

显然在刚才易清出现的瞬间就已经出去探查情况,沒想到却见到了这山腹中满地的尸体,

而这人刚将情况说出口,其余八人,整个身子就是明显的一震,

“八嘎,毫无人性的支那人,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蓦然,被称为高冈君的那位首领猛然就一声怒吼,极尽悲愤,眼神当中,有着浓浓的痛惜之色,

最令高冈感到心痛的不是那些帝国精英的损失,而是那些帝国倾尽全力搜集出來的灵童,

有着成为异能者或者是修士天赋的孩童,便会被称为灵童,

这些灵童,是整个大日本帝国所有的孩童中最有天赋的那部分,更是,整个帝国的未來,

经过神风营的培养训练,等到这批灵童长大,他们会成为神风营的精英、帝国的支柱,会成为支那人闻风散胆的精锐,

现在,帝国的支柱,帝国的未來,毁在了眼前这个支那人的手中,

一想到这里,不仅是高冈,其余八人的眼眶之中,都是瞬间变得血红一片,一股切骨的杀机,混在狂暴的气机当中,猛地就升腾而已,

而他们不断颤抖的身子,更是在说明着他们心中正在滴血,

对于高冈的怒骂,易清面上仍旧是毫无表情,不可置否,

毫无人性吗,想起外面那些尸横遍地的孩童,易清的道心,却是沒有丝毫的动摇,

只是那笼罩在元神表面的业力黑气,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是猛然就变得狰狞暴动起來,极力想向着易清的元神之内钻去,

而藏在易清泥宫丸内的神秘道图,却是适时的蓦然一震,下一刻,有着无数的玉清色光辉,从这道图之上散发出來,瞬间降落在易清的元神之处,

立即业力黑气就再次变得安分起來,只是易清明白,这却仿佛是枚定时炸弹一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了,令得自己万劫不复,

“不过是讨回点当初你们侵华的利息罢了。”

此时易清却顾不得体内的遗患,望向面前这九人,顿时有着森然的冷笑从嘴角泛出,

从始至终,他都不后悔,

业力加身,万劫不复又何妨,

但教我一人之身,使华夏昌盛万载,

“支那人,你将会明白,你來到这里,是你一生中最大的错误,而你残忍的杀害我大日本帝国的灵童,将是你悲惨的开始。”

“我们将你杀死后,会将你炼制成鬼奴,然后征战你们华夏。”

听得易清淡淡的回话,高冈苍老的面孔之上,顿时就阴沉了下來,凶狠的神色,带着野兽的狰狞,杀机凛凛,毫不掩饰,

“刚好,我也想杀了你们,带回青州鼎,你们九个老不死的死了以后,想來日本再沒有多大的异能力量了。”

听到高冈语气森然的声音,易清直接冷冷一笑,

眼眸之中,寒芒暴涨,一种杀机,也是猛地从眼神深处泛出,面孔之上,登时就变得肃杀一片,

“哼,我们帝国的九大上忍都在这里,狂妄的支那人。”

闻言刚才出去探查情况的那老者立即冷冷的一笑,身子之上的杀机,却是瞬间猛然剧烈涌动起來,

眼前的这个支那人,闯入这里居然是为了带走青州鼎,

青州鼎是帝国在华夏清朝末期发动一切力量找到的唯一一只华夏九鼎,国内的阴阳师更花费了巨大力气才令得这青州鼎为大日本帝国所用,

因此更是派了帝国内仅有的九个上忍镇守在这里,

失去了那些灵童,帝国也许会阵痛、低迷一段时间,但是失去青州鼎,将彻底的沒有未來,

“杀。”

下一刻,九个上忍几乎同时出手,浑身强大的气势再也不做丝毫束留,

在这九个人的共同强大气势,易清的面色,陡然也是一阵凝重,

日本仅有的九大上忍,

忍甲流、忍光流、松田流、武田流、甲阳流、甲贺流、伊贺流、秀乡流、飞鸟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