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4章 凶焰滔天

第二十四章 凶焰滔天

这九个人,每个人身上所透露出來的气势,都在赵炎等人之上,

此时全部出手,即使以易清如今的修为,也猛然生出一种暴雨來袭,舟毁人亡的强烈危机感,

“五岳镇魔碑、北斗封魔禁、天雷符、三阳真火,全部给我出來。”

在这股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面前,易清的面庞之上,猛然也涌现出一种凶戾,当即身形爆退之间,口中立即就一阵狂吼,

右手的袖口,猛地向外一甩,

顿时就见数十道莹然的流光,从易清修炼的袖里乾坤当中爆射出來,而一道道蕴含不同伟力的气势,瞬间扩散出去,

嗡嗡嗡,

夺夺夺,

五块镇魔碑甫一出现,立即就窜上半空之中,凝现出上古五岳,布下庞大的五岳镇魔大阵,一股浩瀚的封镇之力,降落下來,笼罩住这整个的平台,

而七杆精致的阵旗,瞬间落在其中靠近的三人身周,旗杆插入地面之中,

下一呼吸,一道金光凝聚而成的巨大金网,已是凭空出现,将这三人困在其中,

轰轰轰,

而只相隔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众人头顶之上,晴天霹雳一般,数十道雷霆,凭空炸响,携带着凌厉的雷霆之威,笔直向着这九大上忍的头顶上轰去,

易清陡然出手,立即就是底牌尽出,

似乎天神怒击,又仿佛狂魔降世,在日本的九大上忍联手之下,毫无畏惧,悍然迎击,

与此同时,易清的右掌之上,猛然浮现出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将整只手掌都覆盖在赤炎当中,

三阳真火恣意狂舞,仙家手段的火焰,将附近虚空都灼烧出道道痕迹,模糊扭曲,

此刻易清的右掌之上,赤焰狂舞,顿时就将易清整个人都衬托的威猛不凡,有种不可一世的霸气,

五岳镇魔大阵的封镇之力,只是令得这九个上忍的行动稍微阻滞了一些,实力到了一定的地步,这种封镇之力,已经是影响不到,

便如上一次易清布下这五岳镇魔大阵对付那即将进化成飞将的僵尸王,便是被那僵尸王直接蛮横的打爆大阵,打裂镇魔碑,

反倒是北斗封魔禁之下的三人,被困在了其中,虽然整个北斗封魔禁都在其内三人的狂暴反击之下剧烈颤动起來,但是无疑减轻了此刻易清不少的压力,

适才易清将袖里乾坤中剩下的天雷符一股脑的祭出,此刻数十道丈长的青色雷霆横亘半空,轰杀下去,

九大上忍猝不及防,瞬间就被罩在雷霆之中,前冲攻向易清的身子,立即就是一顿,

这种普通的雷霆之力,并不能给他们造成什么重创,但人体的本能,遇到雷电,仍旧是不自觉的颤抖起來,在那瞬间失去行动之力,

“杀。”

眼前几人在天雷符的突击之下,先前那股凌厉的气势,顿时就为之一泄,而出现一种破绽,

见此情景,易清目中的寒芒杀机猛地一吐,整个身子,都在这瞬间就动弹起來,

似乎猛虎下山一般,口中爆出杀音,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激射而出,瞬间就蹿到一个上忍面前,

三阳真火缭绕的右掌,下一刻已经是狠狠拍出,五指大张,每根手指之上,都有着赤红的火焰缠绕,

吞吐着焚天毁地的恐怖热浪,狠狠罩向此人的面门,

“八嘎。”

在这呼吸不到的时间,九大上忍都已经是从天雷符的轰击中恢复过來,看见易清的行为,高冈等人顿时愤怒的咆哮起來,

“哼,给我死。”

尽管恢复过來,高冈等人却是根本來不及作出丝毫的反应,

瞥见眼前这个日本上忍脸上那变得扭曲起來的恐惧之色,易清直接是爆喝一声,下落的右掌,猛然加速,

砰,

携带着滚滚赤炎,易清的右掌,狠狠拍在这名上忍的面门之上,

仿佛是西瓜被敲碎一般,这上忍的整个脑袋,瞬间被拍爆,而那爆出的血水等物,却根本來不及飞溅,就被易清手掌之上的三阳真火瞬间蒸发焚毁,

易清这连续的动作,可谓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猛然出手,化解危机,再到斩杀一人,

一气呵成,一击必杀,

“八嘎。”

见到刚刚交手,就有一个同伴惨死在易清手中,剩下的八个日本上忍,双目之中,都是冒出熊熊的怒火,

脸上,一阵的悲愤跟杀机,目光仿佛化成了刀剑,森然的刺在易清身上,

砰,

众人当中蓦然响起一阵爆裂之声,是这时被北斗封魔禁困住的三人,彻底打破这套大阵,崩裂阵旗,挣脱了出來,

见此易清面无变化,丝毫不觉得意外,北斗封魔禁,对这种层次的高手來说,已经是形同虚设一般,

不过,易清本就沒想要凭借着这套北斗封魔禁一举解决三个上忍,此刻目的,已然是达到,

“西唔啦哩纳咕哆”

挣脱而出的三个上忍中,其中一个口中蓦然发出一阵古怪的音节,而一股莫名的力量,蕴藏在这每一个音节当中,

“忍术中的五车之术。”

在这阵古怪的声音面前,易清突兀的就感到眼前一幻,似乎体内的喜、怒、哀、乐、恐种种情绪,都被勾动起來,迷惑心智,

若不是易清体内的神秘道图瞬间做出反应,易清猝不及防之下恐怕立即就会沉沦下去,陷入恍惚之中,

清醒过來,易清立即就想到了日本忍术中的一种,五车之术,

五车之术,又细分为喜车之术、怒车之术、哀车之术、乐车之术、恐车之术,眼前的这名上忍,显然将这五车之术修炼到了极致,到了浑然天成的地步,

“诸君,随我杀了这支那的修士。”

就在那上忍发动五车之术的同时,剩下的七个日本上忍,身子同时一动,七道不同的强大忍术,瞬间从七人的手中击出,

刀河、棍影、剑光、寒冰、泥沼、毒雾、金针,

狂风暴雨一般,不分先后,瞬间笼罩向面前的易清,

显然这些上忍有着非比寻常默契,这一下子配合,立即显现出巨大的威势,

“可惜,你们的五车之术,并沒有取得该有的效果。”

看见剩下的七个上忍瞬间出手,易清的眼眸当中,寒气再次翻涌,冷冷瞥向退到后方不断发出古怪音节的那个上忍,发出一声冷笑,

下一刻,易清眼中寒气一吐,双手之上,也是瞬间结印,

“临。”

九字真言第一字,临,

一字冷冷吐出,易清的面前,顿时凭空生成无数的金光,金光当中,一只硕大的威猛金狮,蓦然凝聚而出,

而金狮甫一出现,立即就是扬头猛然一声怒吼,

“吼。”

无尽的金黄色音波,化成实质,瞬间产生,仿佛水面上的涟漪一般,下一刻猛地就以金狮为中心,迅速扩散出去,

狮子吼,

在这至刚至阳的狮子吼面前,那上忍的五车之术,瞬间被破,金黄色的音波,摧枯拉朽,震荡虚空,眨眼间竟是将那五车之术散发出來的古怪音节尽数逼回,

下一刻,一口鲜血,猛地就从那退到一边催动五车之术的上忍口中吐出,

日本忍术中的五车之术VS华夏九字真言中的一个字,被后者压倒性的镇压,

就是现在,

在那上忍受伤吐血的瞬间,易清的眼中,立即掠起一道精芒,

脚下陡然动了起來,一瞬间竟是幻化出了八道一模一样的虚影,猛地朝着不同方向掠出,

华夏无上武学,八卦游龙,

其余七大上忍的狂暴攻击,顷刻间落下,易清却是在此刻施展出华夏的武学八卦游龙,以一化八,妙到巅峰的从这七道攻击的狭缝间隙中钻过,

“不好,狡猾的支那人。”

轰轰轰,

七道威力强大的忍术落下,立即就爆发出阵阵轰鸣之声,易清原先所站立的位置,瞬间下凹了一大块,成了一个硕大的深坑,

高冈的神色却是猛然一变,口中突然怒吼一声,立即转身,

“给我死來。”

正在这时,一道森然的杀音爆喝,也是忽的响起,

八道虚影尽皆消散,露出易清的真身,却是一脸的狰狞杀意,

右掌之上,被三阳真火覆盖,此刻正故技重施,凶恶的拍向那个先前催动五车之术的日本上忍,

砰,

一掌落下,感受着掌下立即消散的浑厚生机,易清丝毫不做停留,立即就想着一旁倒射出去,

也就在易清倒射而出的瞬间,一股寒气猛然从天而降,将被易清斩杀的上忍那方圆一丈的范围,尽皆笼罩在其中,

下一秒,那上忍的尸体,已然成了一块冰坨,

“支那人,你必须死,你必须死。”

两次交手,自己这一方就接连损失了两位上忍,对方还仅仅只有一个人,高冈心中的怒意跟杀意,已经无法用言语來形容,

只是凶狠的盯着掠到一旁不远处的易清,赤红的双目,口中重复着凛冽的杀意,

其余六人苍老的脸上,也是一阵阵的悲愤,杀意盎然,不过眼神之中,分明谨慎了许多,聚在一起,缓缓向着易清逼近,

“哼,国之战,唯有生死。”

见到眼前情景,易清心知刚才那般近乎取巧的再斩杀这几个上忍已是不可能,

双目之中,也是陡然变得凶戾起來,眼神深处,有着丝丝的疯狂掠起,

“天师法印,给我出來。”

爆吼声中,一方巴掌大小的法印,下一刻猛然从易清的袖中掠出,

在易清体内法力催动之下,顿时迎风暴涨,升至易清头顶之时,俨然成了小山一般的庞然大物,投射下一大片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