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5章 统统砸死!

第二十五章 统统砸死!

易清就站在这小山般的天师法印下方,天师法印随心而动,

恍若怒中的佛陀金刚、立地撑天的上古神魔,一种暴戾的气息冲天而起,

“诸君,这支那人手段诡异,我们快快出手斩杀此人。”

见到悬浮在易清头顶的庞然大印,高冈等剩下七人脸上都是勃然变色,隐隐有着一抹骇然之色浮现,

顿时高冈就是爆喝一声,干枯的双手之上,武士刀蓦然幻成一片的寒光,刀气凌厉,猛地斩向面前的易清,

其余六人也是猛然惊醒,身上无尽的气势升腾,先前的种种强大术法异能,再次悍然出手,齐齐攻向易清,

“來得好。”

见到洪流一般的攻击手段,易清猛然一声长啸,声浪滚滚传开,在整个山腹之中激荡、回响,

“天师法印,给我镇,镇,镇。”

这一刻的易清,身上那种修道之人的出尘淡然之气,浑然不见半分踪迹,全身笼罩在一种深深的暴怒戾气之下,透露出一种魔神战天的无边狂气,

心念稍微一动,悬于头顶半空之中的天师法印,小山般的印身立即震颤起來,附近的虚空,都是陡然的轰轰作响,有着阵阵的音爆之声不断响起,

小山般体积的天师法印稍稍动弹,印身四周的空气气流,都立即有些承受不住那股狂暴力量的迹象,虚空震荡,气流爆鸣,

轰轰,

天师法印起初只是微微震颤,恍若那蛮牛冲撞之前的蓄力一般,下一瞬间,似乎星辰下落,又仿佛苍天倾覆,猛地就向着下方直接砸下去,

轰轰轰,

半空之中的空气爆鸣之声,陡然就剧烈起來,

法印砸下,迎面的气流空气立即就被蛮横的挤开、挤爆,而身后,更是留下了一道庞大的空白气柱,恍若虚空被砸开一道竖痕一般,

此刻高冈七人的凶狠攻击,已然临身,凌厉的气机,直接将易清的衣衫吹得飒飒作响,

易清却是目中一狠,小山般的天师法印狠狠砸下,正好与迎面而來的七道狂暴攻击悍然撞上,

砰砰砰,

一连窜的爆响,立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震得耳边都是瞬间的一阵轰鸣,失去听觉,

法印摧枯拉朽,似乎力大无穷的蛮横狂牛,笔直的从上方砸落下來,一阵“噼噼啪啪”的闷响,高冈等人的攻击,竟是全部被法印悍然镇压、打散,

庞大的天师法印,此刻俨然成了易清身前的巨型盾牌,所有的攻击,一丝一毫都沒有落在易清身上,

“杀。”

干脆利落的镇压高冈七人联手的一击之后,易清的眼眸深处,立即就有着刺骨的寒意暴掠而起,

口中再次爆出一声杀音,紧接着就见横亘在易清眼前的庞大法印,忽然再次动弹起來,直接水平的向着前方的高冈七人凶悍撞去,

“八嘎。”

感受着面前呼啸而來的巨大压迫感,高冈的脸上,猛然就变成一片的铁青之色,带着一股狂躁的暴怒,

在易清这种蛮横至极的反击之下,高冈七人,顿时就生出一种无从下手的无奈之感,根本接近不了这个可恶的支那人,却必须防范着这横冲直撞的支那人法器,

虽然多年的修炼,高冈这些上忍的肉身无形中已经被锻炼的远非普通人可比,但是高冈等人决然不敢用自己的身体去跟眼前这小山一样体积的庞然大物比较强横程度,

气怒不已,却也只能怒吼着纷纷闪向一旁避开法印的冲撞,

“天师法印,给我镇。”

见到唯恐躲避不及的高冈七个日本上忍,易清面上寒气笼罩,忽的就泛起一抹冷笑之色,

法力源源不断沒入天师法印之中,而易清心神御使着法印,猛地就向着半空之中升去,升到一定高度,法印立即一顿,

下一刻,在无数空气的爆鸣声中,朝着高冈中聚在一起的几人的头顶之上,悍然下落,

“泥沼术,启。”

望见半空中再次轰然下落的庞大法印,未在法印覆盖范围之内的一个日本上忍,忽的就双手快速交错结印,口中嘶吼起來,

“嗯。”

易清肃杀的面上,冷眉蓦然就是一挑,

目光下落,顿时就见自己站立的脚下地面,竟然诡异的有些凹陷松塌下去,似乎在瞬间变成了一个泥沼一般,地面蠕动,将易清的双脚吐沒,

这可是山壁之上坚硬的石块,上忍施展的术法,果然非比寻常,

易清立即意识到不妙,法力灌注脚下,便想抽身而退,

只是高冈几人在一起镇守青州鼎多年,心意相通,配合默契,易清的身形甫动,一道剑光,一片刀影,已经是不分先后,恍若惊鸿一般,瞬间侵至,

化作点点寒星,直射易清的左右双眼,

如今易清的双脚却是陷入了泥沼当中,使得易清的整个身子,不得动弹半分,

危机,天大的危机,生死危机,

刺骨的杀意笼罩之下,即使是易清,此刻也是骇然变色,眼眸中的瞳仁,陡然就缩成了针状,

不过易清道心坚固,不为危机所惑,却是瞬间反应过來,心知挣脱不掉,下一刻双目之中,猛然就上涌起一种冲天的暴戾之气,

眼眶之中,隐隐掠起一抹赤红,恍若被逼到绝境的凶兽,不退反进,

“给我杀。”

目光直接无视那齐齐杀至的刀光剑影,落在正在凶悍下落的庞大天师法印之下,杀音爆起,下一瞬间,原本砸向下方几人的天师法印蓦然一顿,

旋即陡然转向,挤爆空气,震荡虚空,猛地就砸向一旁正在施展泥沼术的那名上忍,

一印落下,除了正凌厉攻向易清的两人,其余五名上忍,脸上都是齐齐变色,尤其是法印笼罩下的那名日本上忍,苍老的面目之上,立即浮现出一种浓浓的绝望之色,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心念催动天师法印爆发杀机,而面对下一秒时间内便是临身的两道攻击,易清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三阳真火,焚天毁地。”

易清的喉腔之中,爆出沉闷的一声怒吼,两只手掌之上,下一瞬间猛然就燃起熊熊的赤炎,似乎火神之掌一般,五指大张,竟然是凶悍的一把握向眼前的一刀一剑,

砰,砰,

立即就有着沉闷的轰鸣声响起,

下一刻,易清的身形,猛地就倒射而出,

当,

整个身形,直接重重的撞在身后那硕大的青州鼎之上,激起一声浑厚的脆响,

“啊。”

也就在此时,那小山般的天师法印,已是悍然落下,众人只感觉脚下立身的整个地面,都是猛然的一震、一颤,

无数的碎石,从平台之上掉落,滚下岩壁,

而一声高亢的凄厉惨叫陡然响起,却极为的短促,戛然而止,

“八嘎,八嘎。”

天师法印此刻恍若一座小型山岳一般,一动不动的横亘在地面之上,印身之上,光华流转,莹然似玉,透露出一种圣洁、荡魔的意境,

先前那名施展泥沼术的上忍,已经是丝毫不见踪迹,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高冈等人却是猛然发出一阵咆哮,声嘶力竭,望向青州鼎前的易清,眼中的杀意怒火,已经化成了实质,

三次交手,损失的上忍就已经达到了三人,

“呵呵咳咳”

见到剩下的高冈等六名日本上忍眼睛赤红陷入暴怒当中,易清却是忽的轻笑出声來,

只是刚笑到一半,却立即引起口中一阵的咳嗽,

此刻易清的模样,也是颇显得有些狼狈,

衣裳之上,已经满是灰尘污垢,唇角边,兀自有着丝丝的血迹延伸出來,

三阳真火收入体内,露出莹然似玉的两只手掌,却有着两道分明的血痕,位于掌心位置,将整只手掌一分为二、

一滴滴的血迹,汇聚成线,从易清的掌心处流淌跌落地上,

忽然又有着两道轻响传出,旋即有着余烬从易清的手掌之上,

是先前易清拿出的金刚符,能够让人体在瞬间变得固若金刚,这时符箓之力耗尽,自动化成了灰烬,

在刚才瞬间的交手中,易清先后使出金刚符、三阳真火,竟然还是被那一刀一剑攻破防御,斩到了掌心之上,

不得不说,能够成为日本所有忍者中万中无一的上忍,其实力,已经强横到了决定的地步,

先前易清出其不意,接连斩杀两个上忍,如今想起,实在有些侥幸的成分在其中,

便连适才用天师法印生生砸死的那名上忍,恐怕也是沒有料到易清在那般绝命的攻击之下,会选择对自己狠下杀手,

“咳咳今日,我易清疯魔,亦要斩杀你们。”

背贴在庞大的青州鼎鼎身之上,易清的双目,赤红如血,有着无尽的杀机蕴含,似乎真的像他自己所言那般,已然疯魔,

嗡嗡

而就在易清这杀意凛然的一句话刚落,背后的青州鼎,却是陡然轻颤起來,发出不断的嗡鸣之声,

这突然响起的嗡鸣之声,起初还是若不可闻,呼吸时候过后,已经是仿佛洪钟大吕一般,震人耳膜,透露出一种磅礴的气势,镇压山河,

易清须发皆张,浑身透露出一种魔神的气势,撑天立地:“各位兄弟姐妹,疯魔之后,可否打赏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