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7章 缩地成寸

第二十七章 缩地成寸

轰轰轰,

百丈之巨的神龙,直接从剑峰的内部破峰而出,直冲天际,

一时之间,地动山摇,

整个剑峰,都是传出不断的轰鸣之声,巨大的山体,直接裂开,无数大小不一的山石,从剑峰上脱落,碾压山体表面的林木,轰然滚落下來,

“不好,快走,这剑峰要倒了。”

林衍猛然大喝出声,惊醒望着眼前这一幕陷入呆滞状态的赵炎三人,此刻林衍看向天际那百丈神龙,也是满脸的骇然之色,

双手却是猛地一拉眼前的赵炎,身形开动,立即就向着远处快速掠去,

而被林衍这般一喝,所有人也是瞬间反应过來,自己等人就在这剑峰的山脚之下,剑峰崩塌,若是不避开,自己等人定然会受到冲击,

立即也是展开身形,向着远处不要命般的蹿去,

赵炎被林衍一把拉着,回头望向剑峰上空那百丈神龙,一道悲愤至极的喊声,遥遥传出:

“老大,你忒凶残。”

百丈的神龙,笔直的冲天而起,这时才发现,这百丈神龙并沒有实质的身形,而是通体由无数的乳白色气体凝聚而成,化成百丈大小的神龙模样,

甫一出现在半空之中,滚滚的龙吟之声,立即就从那狰狞的龙口中吐出,音波化成实质,以剑峰的上空为中心,瞬间向着四面八方传播而去,震撼整个日本全岛,

“哈哈,青州鼎,你如今是挣得铁匣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百丈神龙的龙首位置,被无数的乳白色气流环绕、衬托,有着一道略显瘦削的年轻身影,凭空虚立,双手举鼎,霸气无边,阵阵大笑声从这年轻身影的口中传出,

不是易清又是何人,

适才在山腹之中,凭借着青州鼎之威,易清悍然将剩下的五名日本上忍统统砸死,

只是当砸死最后一名上忍之时,易清所立身的那处平台,接连承受青州鼎的霸道力量,也已经是支离破碎,

若是再不离开,易清连人带鼎都会直接从这岩壁的半空跌落下去,

易清正想从先前进來的山腹甬道中原路退回,不料手中举起的青州鼎蓦然竟是剧烈的颤鸣起來,

下一刻,无数的乳白色气流,陡然就从巨大的青州鼎鼎口位置冒出,瞬间将易清连人带鼎都包裹了起來,

是青州鼎数千年时间汇聚的华夏国运,

青州鼎中的国运气流似乎源源不断,片刻之间竟是将易清所在的整个山洞都笼罩在了其中,

旋即这无数国运气流,蓦然快速的汇聚在一起,在易清震骇的眼神当中,凝缩成一条栩栩如生的百丈神龙,

易清跟青州鼎所在的位置,赫然是这百丈神龙的龙首所在,

不待易清反应,整个被易清举起的鼎身陡然再次剧烈的一震,下一瞬间,这条凝聚出的百丈神龙直接就向着这山洞头顶处的那洞口掠去,

那洞口只有一丈多块,瞬间被这百丈神龙蛮横的冲爆,破峰而出,

其后才有下方赵炎见到的那震撼性的一幕,

“青州鼎,我们去这小日本的‘圣岳’玩玩如何。”

先前种种,易清已经浑然不敢再把手中举起的青州鼎当成死物看待,易清猜测,这青州鼎,定然已经早早的就衍生出了鼎灵,

被百丈神龙衬托,虚立在半空之中,易清的双目,霍然就望向了这剑峰后面那高耸的雪山,一种狠辣、凶戾,在易清的眼眸中猛然掠起,

似乎听懂了易清所言,青州鼎轻轻颤动起來,

下一刻,包裹住易清的百丈神龙,仰天长鸣,蓦然就是一个甩尾,向着富士山的方向飞去,

“听说这富士山是一座休眠火山,天地造物果然神奇,火山之上,居然覆盖着皑皑白雪,始终不化。”

百丈神龙的速度十分惊人,片刻之间,就已经是接近了这座日本的圣岳,

一种冰寒之气,扑面而來,

易清的体质早已经修炼的寒暑不侵,这点冰寒之气,自然不会对易清造成任何影响,

立在这富士山面前,即使凝聚出的神龙身躯已是百丈之巨,却仍旧显得异常渺小,仿佛蝼蚁之于巨人一般,若是常人,心神都要被这种天地亘古的浩瀚神伟之感所慑,

“你说,若是小日本这圣岳之上,突然发生了雪崩,会怎么样。”

打量着眼前的富士山良久,易清突然低声自语了一句,声音之中,有着一抹深深的森寒,

“走,我们去山顶。”

“老大他想干什么。”

这时赵炎四人已经远远跑出剑峰的覆盖范围,重新立定身子,遥遥望见那百丈神龙的动静,四人突然就有种不妙的感觉,

“我感觉师傅应该是想毁了这富士山。”

盯着此时向富士山山顶掠去的百丈神龙,再偏头看了一眼已经是面目全非,一片狼藉的剑峰,即使是最了解易清的林衍,此刻也忍不住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而林衍的话音刚落,耳边立即就传出接连的吞咽口水之声,

“我很期待,日本富士山的雪崩。”

富士山的山顶之上,寒气明显凛冽了数倍,

此刻易清距离富士山那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山顶,不过数百丈的距离,

双目之中看着这被整个日本人誉为圣洁象征的富士山,唇角之上,却是缓缓的掀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

在这瞬间,易清整个人似乎变成了邪魔,化身成了凶兽,滔天的凶焰、煞气,从易清的身上源源不断的扩散而出,

“青州鼎,给我撞。”

下一刻,易清的口中,猛然就发出一声爆喝,

双手举着庞大的青州鼎,倾尽全力,狠狠向着眼前的富士山山顶处扔去,

顿时之间,身下的百丈神龙爆发出惊天的阵阵龙吟,随着龙首位置的青州鼎蓦然一颤,立即就化作一道流光,凶悍的向着这富士山的山顶撞去,

与此同时,被扔在原地的易清脚下,陡然发出一声嘹亮的鹰鸣,

一只硕大的金鹰,恰好出现在易清脚下,载着易清避免他从这半空之中摔下去,

轰轰

轰轰轰

青州鼎携带着百丈神龙,眨眼间就是撞到了那皑皑雪峰之上,

刹那之间,恍若地动山摇了一般,

惊天动地的轰鸣巨响之声,瞬间从富士山的山顶之处滚滚传來,

下一刻,无数堆积沉寂的白雪,忽然就剧烈的颤动起來,簌簌的向下滚落,

似乎是化学反应一般,起初只是个别地方的颤动,到得后來,整个富士山的山顶雪峰,已经是全部狂乱的震颤起來,

一团团的雪球,快速从沉寂的雪层中脱落,快速的形成,然后轰然向着山下滚去,到得半山腰的位置,已经是汇聚成了庞然大物一般,声势骇人,

“不好,失算了。”

见到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易清的面庞之上,立即就有着一抹笑意快速浮现而出,只是这抹笑意还未彻底浮现,易清的神情,忽然就是一顿,

下一刻,一抹苦涩之色,忽然就迅速的覆盖其上,

“该死,离得太近了,这种威力的雪崩,恐怕立即就要被卷进去。”

几乎想也不想,易清猛地就将体内残余的法力灌入脚下的金鹰之中,催动着金鹰快速离开这雪崩覆盖的范围,

顿时之间,金鹰恍若化成了一道金光,疯狂的向着远离富士山的地方飞去,

只是正在这时,一道青铜色的流光,蓦然就从天际快速追上,到得易清头顶的位置,流光散去,正是先前去撞击富士山的青州鼎,

青州鼎已然通灵,正是如此,易清才直接拿青州鼎去撞那富士山,而不虞青州鼎会丢失,

青州鼎显露形体,下一刻在易清惊骇的眼神当中,直接收敛光辉,向着易清头顶之上落去,

半空中硕大的金鹰,突然悲鸣一声,下一瞬间,丈长的身形,猛然就向着下方直接坠去,

砰,

幸好下方是积雪,易清立即就从雪层中钻出,颇为狼狈的吐出口中残雪,

而望着滚落一旁的那巨大青州鼎,神色之中,忽的就变成满脸的幽怨,

若论法器等级,自己的金鹰又岂能与这禹王亲铸的镇国神器相比,鼎镇山河社稷,聚拢镇压国运,刚才青州鼎落下,并未刻意散发威势,金鹰就已经是受不了,直接坠落下去,

“幸好修炼了袖里乾坤神通,要不然还真的不能将你这东西从日本带回华夏。”

颇为庆幸的自语一声,突兀的,易清直接将袖口对着面前的青州鼎一扬,平平无奇的袖口处,蓦然就焕发出阵阵混沌般的光泽,透露出一股玄奥至极的道韵,

嗡,

下一刻,整个巨大的青州鼎,忽然一震,旋即面对着易清展露的袖口,竟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缩小着体型,向着易清袖口中钻去,

“糟了,來不及了。”

刚一将青州鼎费力的收入袖里乾坤之中,易清的耳边,猛然就传來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

目光所见,一层仿佛海浪一般的白色洪流,汹涌的从山上扑來,眨眼即至,